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用灵识上下扫了扫,林烽大致确定这融火炉的价值。

    看这融火炉的样子明显不是新炼制出来的,不管是从上面的一些纹路还是融火炉中法阵的老化程度,都说明这融火炉存在的年头已经不低了,应该是威海帮从某个遗迹里面弄出来的。

    “有心了。”

    林烽看了司徒波一眼,淡淡开口道。

    司徒波心下一喜,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到林烽继续说着:“把这融火炉撤了,不需要。”

    “嘎?”

    司徒波表情僵硬,脑袋里冒出了诸多问号。

    “我的火焰比较特殊,用不到。”

    林烽留下一句话后,便径自来到了广场中央的蒲团上坐下。

    还别说,就连这蒲团也不是普通的物品,仔细观察下来竟然也是一件法宝。

    林烽一坐下,就感觉灵台清明了一些,以他的灵识强度,这蒲团所能起到的效果非常有限,不过有总比没有强。

    紧接着林烽又扫了一眼面前摆放着的诸多丹炉,大手一挥,除了一枚小巧精致的丹炉之外,其余所有的丹炉都被扫到了一边。

    “都带下去吧。”

    林烽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司徒波,皱了皱眉,说道。

    “哎哎,好的前辈,晚辈这就照办。”

    司徒波心下虽然不解,但还是按照林烽所说的去做。

    就在他准备挪动融火炉时,随着腾的一声轻响,司徒波骤然感觉融火炉的温度迅速降低,里面的法阵也开始摇摇欲准。

    但反而的,这附近的空气却变得愈发灼热。

    “这是……”

    愕然的司徒波目光最终落在了林烽手中跳跃的火苗之上,感受到火苗上传来的灼热温度,司徒波的瞳孔骤然收缩。

    司徒波对炼丹虽然不了解,却对一些特殊的火焰了解不少。

    毕竟这世间除了雷电之外,便属火焰在攻击性上最为刚猛强烈。

    特殊的火焰不但可以炼丹,也可以辅助修士进行攻击,一个拥有特殊火焰的修士,其战斗力在同阶之中至少能够提升三到四成,这绝对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增幅了。

    因而在看到林烽手中的火苗时,司徒波迅速联想到了一种火焰,地心之炎!

    “竟然是地心之炎……”

    司徒波心下一片震撼。

    同时他已明白为什么林烽吩咐他将这融火炉撤走了,因为在有地心之炎的情况下,融火炉根本连陪衬都算不上,完全发挥不出自身的作用,并且还会被地心之炎散发出来的灼热消磨其内部的法阵。

    然而这还没完。

    司徒波将融火炉收入储物袋的空当,另一边的林烽却已经动了起来。

    既然是吕长老率先发出请求,那林烽当然要以炼制他的丹药优先。

    在吕长老送上来的储物袋中,除了大量的灵石灵草之外,还有三幅破伤丹的药材。

    这是吕长老花费了数百年时间,不知道多少灵石才收购而来的三幅药材,就算如此,吕长老心下还有些忐忑。

    考虑到破伤丹炼制的难度,就算是请四品炼丹师出手,炼制出成品破伤丹的可能性也不会超过一成。

    如此可怕的成功率让吕长老不得不多做准备。

    然而司徒波看到的,却是林烽直接将三幅药材一并取了出来,而且并没有使用他所提供的丹炉,反倒是自己摸出了一个看上去灰不溜秋,一点都不起眼的丹炉,继而直接将三幅药材一股脑的全部丢进了丹炉中。

    “哈?”

    不光是司徒波傻了,前来围观的张雄等人,以及威海帮的一众高层也都傻了。

    “祁丹师,这……有这么炼丹的吗?”

    吕长老神色呆滞的说道。

    被称之为祁丹师的也就是威海帮唯一的一名三品炼丹师,而且还只是三品中期,炼制三品丹药的成功率并不高。

    饶是如此,这祁丹师在威海帮之中的地位却仅次于帮主,属于被奉为上宾的存在。

    吕长老平日也看过几次祁丹师炼丹,哪怕是在炼制最低档次的一品丹药时,祁丹师都是一味一味灵药,有条不紊的炼制,当所有的药材被提炼完毕后,才进行最后的融合。

    像如今看到的这种,把所有药材一股脑丢进去的可怕手法,吕长老却从未见到过。

    不光是他,祁丹师也傻眼了。

    发愣了片刻后,祁丹师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不清楚,可能前辈有他自己的用意吧,不过我从炼丹的一些典籍上也没见过这种一次性提炼所有药材的手法,除非是疯子。”

    “嘘,不可妄言。”

    吕长老听闻后吓了一跳,连忙对祁丹师用禁声的手势,同时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后才有些埋怨的说道:“祁丹师,你说话太不小心了。”

    “我确实没有见过,也只是实话实说,三幅破伤丹的药材一同进行炼制,就算是五品丹药师只怕也做不到,炼制丹药不同于其他,绝对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的,前辈有些莽撞了。”

    祁丹师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每一个炼丹师对于自己的炼丹术都有着一种信仰。

    而提炼药材时,一同提炼所有的药草绝对算得上是大忌,这一点当祁丹师刚刚接触炼丹时,其老师便说过,不管是达到了几品炼丹师这一点都是必须要注意的。

    可眼前的林烽明显违背了常理,祁丹师看在眼中,心下却不太是滋味。

    “这……”

    吕长老见祁丹师信誓旦旦的样子,心下难免有些忧虑起来。

    “好快的手法!”

    蓦然间,吕长老听到四周长老们的惊呼声,抬起头看去,却是发现,坐在蒲团上的林烽双手已然舞动成一片影子,仔细盯视片刻就会觉得眼睛酸涩难耐。

    而祁丹师此时也已经被这手法所惊呆了。

    他前来观看,难免会有几分想要偷师的意思。

    然而林烽从炼制丹药的一开始,直到现在,却弄的祁丹师一头雾水,完全看不懂林烽的手法。

    看都看不懂,还怎么偷师?

    蓦然间,众人突然发现林烽一拍丹炉,同时大手一挥,三个玉**同时出现在半空中。

    “这是要干啥?”

    一众威海帮高层纷纷坐直了身子,而祁丹师的身体却是一颤,神色间涌现出一丝不可置信。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