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数十万年。”

    听到这个数字,林烽并没有多诧异。

    不论是从定海神珠记忆中那微薄的记载,还是从千泷在提及炼妖壶时的态度,都能判断出这炼妖壶的不一般。

    只是这器灵之印,林烽还是第一次听说。

    千泷似乎比较有耐心,缓缓开口解释道:“法宝的品阶越高,形成器灵之印的难度也就越高,当然了,那些低阶的垃圾根本就不可泵形成器灵之印,想要形成器灵之印最根本的前提就是,器灵拥有自主意识,并且智商相当的高,就像我一样。”

    “呵……呵呵。”

    林烽嘴角抽搐了一下,却没有直接点破,毕竟眼下还用得着千泷给他解惑。

    “也就是说,炼妖壶之中已经存在着器灵印记,对吧?这是不是说炼妖壶并非一件全然没有器灵的法宝?”

    林烽想了想,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炼妖壶的确没有器灵,让我估量一下……嗯,等你差不多褪凡成仙之时,也就能感受到炼妖壶之中所存在的器灵印记了,通过这一丝器灵印记,你便能够稍稍感知到炼妖壶器灵所在的位置。”

    “感知的清晰与否,还要取决于你自身的修为。”

    林烽闻言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条件竟然要这般苛刻。

    不过转念一想,好歹如今也有个念想了,以前林烽一直都很头疼,自己宝贝的确不少,但问题在于,这些宝贝全部都没有器灵,而这实力也自然而然的大打折扣了。

    他总不能去随便抓点妖兽的灵魂安插在里面当器灵吧?那样的话估计千泷会把自己掐死。

    “行了,我大致了解了。”

    伸了个懒腰,打了千泷,林烽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

    既然炼妖壶真的给自己留存了一部分天地元气,那么不用白不用了。

    “对了主人。”

    刚刚消失的千泷又突然跳了出来:“我之前观察了一下,炼妖壶的受损程度已经修复了大半,不过接下来这一部分,却不能用劫雷继续修复了。”

    林烽一怔,眉头轻皱:“那要如何才能完成修复?”

    眼下炼妖壶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的修复程度,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本来林烽还打算用同样的方法来进行修补。

    可千泷这话却直接将这一方法给否定了。

    “接下来的修复,就必须要靠主人你自己了,没有精纯的龙气,是不可能将炼妖壶修复到完整的程度。”

    千泷悠然说道:“至于龙气,主人你若是能解开第一道封印,体内的血脉自然而然便会激活一层,到那时,你的周身便会出现龙气,只需要一直把炼妖壶带在身边,让其一直接受龙气的滋养就可以了。”

    “解开第一道封印……”

    林烽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这就要看主人寻找到多少龙族的宝藏了,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十二处宝藏之内,每一处都隐藏着一枚龙晶,而这枚龙晶便是主人你解开自身血脉封印的关键。”

    千泷说完后,便没了声息。

    呼。

    林烽松了口气,目光眺向远方。

    他知道,自己是时候离开西华城了。

    当然了,在离开之前,总归要再捞一笔。

    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林烽盘膝而坐,将自己的各方面状况调整至最佳。

    紧接着林烽伸手一招,悬浮在半空中的那一抹天地元气便没入了体内。

    呼呼呼!

    熟悉的元气充盈之感让林烽心下大呼畅快。

    近些时日林烽一直都没有忽略自己的修炼。

    但随着境界的提升,哪怕是他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再做突破,因而林烽的修为还是化神四层。

    如今有了这两团劫雷所化的天地元气,林烽体内增长缓慢的元气又一次开始坐火箭似得攀升。

    元气顺着林烽的经脉迅运转,呼啸间轻而易举的突破到化神五层,之后又去势不减,成功突破了化神六层。

    不过突破到这,林烽便刻意控制着自己,并没有选择继续突破下去。

    事实上在林烽的感知中,体内还剩余的这一部分天地元气,应该足够自己突破到化神七层。

    之所以没有急于突破,也是因为林烽想要让自己的根基更加稳固。

    劫雷所形成的天地元气精纯至极,他完全不需要担心吸收突破会产生类似于丹毒之类的负面东西。

    不过接连突破的话,会导致境界不稳,这也是真的。

    还剩余的一部分天地元气直接被林烽小心操控,继而储存在了丹田之内,化作一枚闪烁着莹莹光芒的小球在其中游荡。

    劫雷所化的天地元气可欲而不渴求,眼下林烽的修为就算再做提升,实力也不会有太过明显的飞跃。

    因而林烽便打算,这剩下的一部分天地元气,暂时留一留,没准日后还用得到。

    突破到化神六层,林烽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

    全身上下传来噼里啪啦的一阵脆响,舒爽至极的林烽哼着小曲,弄出锅灶,给自己做了一桌丰盛的早餐。

    动筷之前,林烽突然想到,白须老鬼还在神水空间里。

    意念一动,白须老鬼便被放了出来,从表情上看,白须老鬼好像还没搞清楚状况。

    不过很快,白须老鬼便回过神来,起身一礼:“林道友,救命之恩,白须无以为报,以后若是有用得着……”

    “得了得了,客气什么?来,今日我们把酒言欢,也让你尝尝我们家乡的酒。”

    林烽直接打断了白须老鬼的话,笑着说道。

    林烽的洒脱让白须老鬼心下一阵感动,也不矫情,直接坐在了桌旁,看着石桌上摆满的各色珍馐,白须老鬼心下竟然莫名生出了一丝冲动。

    “怎么回事?”

    白须老鬼有点蒙,身为一名修士,他对于饮食方面和其他修士那般并不会太过热衷。

    他倒是个酒鬼,对一些菜品方面却不是很感冒。

    可看到眼前这一桌子,特别是最中间不知名器皿中盛放的那一盆乳白色的汤汁,不停翻滚的汤汁中雪白的鱼肉散着浓郁的香气。

    而正是这股香气,却让白须老鬼差点迷醉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