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丽珍!你说谁的儿子考不上大学当农民工?有种你再说一遍?”

    蹭的一下,怒火四冒,林母面对张丽珍对自己嘲讽和辱骂的时候,为了儿子林烽她忍了。可是这一下,张丽珍明着这样破口大骂,甚至还诅咒林烽考不上大学,以后就是当农民工的命,这就让林母忍无可忍了。

    林母蹭地一下站了起来,猛地一拍桌子,瞪着那张丽珍,虎视眈眈地质问道。

    “怎么了?拍桌子,说话大声就厉害了?哼!张贵珠啊张贵珠!我们俩从小斗到大,你看看现在……你有哪一样比得过我的?我住的房子比你好,我的老公比你老公能赚钱!我儿子比你儿子成绩好!”

    见林母拍桌子瞪眼睛,那张丽珍也丝毫不示弱,一边抚摸安慰自己的儿子,一边冲着林母说道。

    “你老公能赚钱?还不是靠着表妹给人家当小三攀上的关系,你还有脸说?现在老家村里谁不知道啊?不要脸的贱货!”

    林母发威起来,根本不留一丝颜面,直接戳中了张丽珍的痛处。她老公陈旺富之所以可以给矿务局副局长田震东开车,就是因为表妹陈丽丽是田震东的情人小三。

    “你……张贵珠,你就眼红吧你!老实跟你说吧!今天我们来,根本就没打算要给你那垃圾儿子补习。张贵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儿子那成绩,休想考上什么大学!”

    被林母戳中了痛处,张丽珍也是气红了脸。

    “你以为你们家晓东成绩就有多好呀?有什么好得意的?我们家小烽说了,这次要考年级前十!”为了赌这一口气,林母将林烽说的那些话也搬了出来。

    “得了吧!我们家晓东回来都和我说了,你们家林烽在学校里把牛皮吹的这么大,到时候周一成绩公布,就等着丢脸好了!哈哈!我倒是要看看周一的家长会,你张贵珠还有没有脸去……”

    两人就这么在饭桌上大骂了起来,简直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火,你一句我一句,谁也不让谁,互相攻击对方的短处。

    而此时,在市中心的宝来餐厅,门口停着一辆敞篷的宝马跑车,正是美源女子养生会所老板娘李雨彤的那一辆。

    今天一大早,李雨彤就被自己母亲的电话给吵醒了。在电话里,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准时准点到宝来餐厅来相亲。而昨天晚上很晚才睡下的李雨彤,整个人都很没有精神,更何况她根本就不想来相亲,只是拗不过母亲的要求,赶着点十一点多来到了餐厅指定好的包厢里。

    “这都已经十一点半了,人怎么还没来?”

    坐下已经十几分钟,李雨彤看了看表,约定的十一点半已经到了,结果和自己相亲的对象苏文还没有出现,她便更加不耐烦了起来。

    又过了五分钟,李雨彤见还没有人来,正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苏文才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

    他带着黑框眼镜,从楼梯口跑过来,差点摔了一个踉跄,见到约定桌位的李雨彤,赶紧上前抱歉道:“你是李雨彤小姐吧?我是苏文。对不住!对不住!我刚刚一时忙过头了,迟到了……”

    “你就是苏文?在市立医院化验室的副主任医师?”

    迟到不守时的人,从来就不会给人留下什么好印象,再者李雨彤看到苏文这头发乱乱,身上还都穿着工作服白大褂不修边幅的样子,就更是没有任何地好感了。

    “是是是……是我!李雨彤小姐,要吃什么,你点了么?我今天实在是太忙了,你最好点些上得快的菜。”

    书呆子苏文果然是不解风情,为了能尽快赶回去继续研究,竟然对李雨彤这么说。

    于是听到此话的李雨彤,就更是不高兴起来了,直接不客气地将自己的左边脸上的面纱给撩了起来,说道:“苏医生,既然你这么忙的话,那这相亲就免了吧!回去继续工作好了,反正我想你也是看不上我的。”

    本来,李雨彤对脸上的黑色胎记是最敏感的,最怕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下。不过每一次母亲安排相亲的时候,李雨彤却反而最直截了当地撩起了面纱,这黑色的胎记就成为了吓退相亲对象最好的武器了。

    这一次也不例外,李雨彤本来就是为了应付母亲才过来相亲的,既然对方也是这么不耐烦了,李雨彤索性更直接地撩起了面纱,让他看到了自己的黑色胎记。

    可是,让李雨彤没有想到的是,苏文见到她的黑色胎记之后,虽然也被狠狠地吓了一跳,但是却立刻惊讶地说道:“李雨彤小姐!这个胎记?原来……你就是那个半面西施啊!听说你的这个胎记,请了世界级的整容专家都没有办法除掉的,对不对?”

    “是又怎么样?好了!既然你也看到我的样子,这次的相亲结束了!苏医生,你可以回去工作了。”李雨彤如同往常一样站起身来,正准备走,但是苏文却一脸认真地说道:“我知道有一种办法,能够完美地帮你将胎记祛除!”

    “什么?这不可能!虽然你是医生,但是连那些棒子国专门整容的医生都做不到,你能有什么办法?”李雨彤笑了笑,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

    “是真的,我今天在化验室的时候,就无意中发现了一种活性水,可以祛除人皮肤上的胎记。你看我手腕上本来是有一块胎记的,就因为被那几滴活性水沾到,便消失不见了。可惜那活性水我也只有几滴,不然的话,肯定可以帮得到你……”

    苏文伸出了自己的手腕,信誓旦旦地说道。

    “活性水?怎么……怎么这么耳熟?”

    本来不相信的李雨彤,听到“活性水”三个字,猛然间想到了昨晚上林烽给自己的那一**活性水。

    “彤彤姐,我这里有一**活性水,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拿回去洗脸,对你祛除你脸上的胎记有帮助……”

    林烽昨天晚上的话语再次回响在了李雨彤的耳边,加上今天医生苏文的这番话,让李雨彤的心里面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预感,说不定林烽送给自己的那一**,真的是可以祛除脸上胎记的活性水。

    想到这一点,李雨彤再也等不及了,她二话不说,直接抓起包就狂奔下楼,开上自己的敞篷宝马车,飞也似地朝家开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