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有外来者……”

    司徒波眉头一挑。 .

    他并不怀疑吕安说的话。

    这个组合法阵威力有多强司徒波是有亲身体会的,在吕安将法阵操控仅仅只有一半威力的情况下,他却只能突破三分之一的阵法就被困住,如果不是吕安及时停止法阵的运转,恐怕他会直接被组合阵里面的攻击型法阵击杀。

    要知道这才是一半的威力啊。

    而张雄在尝试之后也由衷感叹,这阵法非渡劫期之下的修士所能闯过去。

    而且当时的张雄可是悄然潜入的,可依旧没能突破到一半的位置就被吕安现,并且操控其他法阵进行围困。

    张雄所潜入的阵群,和司徒波一样,都是仅仅只有一半威力的阵群。

    现如今阵群的威力全开,没有渡劫期如何能进的来?

    “可是到底为什么,难不成真的是张兄自己有毒?”

    一个念头从司徒波脑海中冒了出来。

    “张兄,我觉得那道精纯无比的天地元气很有可能是被劫云短暂的吸走了,或许这第二道劫雷的威力会更大,但若是真能承受下来的话,得到的好处也会越多,这附近绝对没有外来者,张兄可以放心。”

    吕安拍着胸脯说道。

    而他的一番分析也让几欲疯的张雄稍稍冷静了下来,看着空中正不断酝酿着的滚滚劫云,张雄深吸一口气:“好,这第二道劫雷我一定要扛下来!”

    就在张雄盘膝坐下,调整了片刻后,空中涌动的第二道劫雷终于下落。

    轰!咔嚓!

    深红色的雷电夹带着毁灭的气势从天而降。

    这第二道劫雷的威力果然比第一道强太多了。

    “来得好!”

    张雄眼前一亮,这一刻他还真信了吕安说的话。

    不过张雄却忽略了一点。

    他并不确定,上一次自己渡劫的时候,第二道雷电是不是真的比第一道雷电强很多。

    毕竟当时千泷以一己之力,算是轻而易举的抗下了两道劫雷。

    当时的张雄既没有视野能看到劫雷的威力,又不敢动用灵识,因而对这两道劫雷的威力差距很是模糊。

    剑阵呼啸着冲上高空。

    剩余的这五十多柄法宝,清一色全部都是法宝飞剑,因而张雄有绝对的自信可以将劫雷扛下来。

    如之前面对第一道劫雷时那般,剑阵打头的法宝刚刚与劫雷相互接触,就瞬间崩碎开来,法宝中的器灵连惨叫都未能出一声便陨灭在劫雷之下。

    林烽死死盯视着半空中交织的双方,神色间却闪过一丝犹豫。

    有道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之前经过第一道劫雷的淬炼之后,林烽明显感觉自己灵识的力量有了不小的提升。

    正是这般提升,让林烽忘却了之前所承受的痛楚,反而斗志高昂。

    “如果再按照之前的方法,貌似不太够。”

    林烽心里不停的打鼓。

    第一道雷霆在强弩之末的时候已经搞得他苦不堪言了。

    然而凭借直觉,林烽却感觉如若自己在面对这第二道劫雷时和第一道劫雷相同,只是抗住强弩之末的攻击,虽然也会有提升,但并不足以让他的灵识完成突破。

    有道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因而林烽正在心里抉择,自己要不要趁着劫雷威力十足的时候,去搏一搏。

    如果搏赢了,那么获得的好处无疑是巨大的。

    搏输了……恐怕自己也就将小命留在这了。

    一时间,无数道身影从林烽的脑海中宛若过电影一般闪过。

    一股名为不舍的情绪从心底滋生,而正是这一抹不舍,让林烽变得格外犹豫起来。

    咔嚓!

    雷霆再次击碎一柄飞剑,崩裂的残片飞掠而来,好巧不巧的划向林烽。

    危机关头,林烽总算是回过神来,脑袋一偏,那飞剑残片险之又险的在脸庞划过。

    林烽只觉面部传来阵阵刺痛,伸手一摸,却是抹到了鲜血。

    看着手中的鲜血,林烽心底突然生出了些许明悟。

    不论是当初的苍云派,黄龙道人,还是尸阴宗。

    这些都对林烽造成了一定的麻烦。

    如果他没有足够的实力,只怕早就死在了这些人手里。

    而自己的女人,亲人,朋友们,将来势必也会来到这修真界。

    修真界中的艰险,林烽已经充足的领会过了,别看他经常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态度,实际上在面对每一件事情时,林烽都会经过一番详细的深思熟虑方才进行。

    这绝对是一个吃人的世界。

    而他,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又如何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自己亲人,自己朋友们?

    想到这,林烽脑海中轰的一声,宛若浓重的云层被一只巨手拨弄开了一般。

    “不管怎么样,拼了!”

    一咬牙,一跺脚,林烽操控灵识就扑了上去。

    “这小子疯了!”

    千泷注意到这一幕,顿时失声尖叫起来。

    而芊芊的一颗心也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一脸紧张的盯视着半空,同时心中也在为林烽默默祈祷着。

    刺啦!

    终于,灵识与空中的劫雷相互接触。

    触碰的那一霎那,林烽全身巨震,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紧接着林烽双手迅结印,一副强忍着痛楚的姿态。

    劫雷的力量大部分都被灵识所承受了下来,但还是有一小部分传递到了林烽的体内。

    那一瞬间,林烽感觉自己体内的五脏六腑仿佛都被烧焦了。

    他毕竟只有化神期的肉身。

    哪怕是合体期,合体巅峰的修士都不敢用肉身硬抗劫雷,修士的肉身除了特殊的体修之外,本就不怎么强,那些渡劫的修士凭借法宝,再加上自身的元力,才能够勉强抗住劫雷的侵蚀。

    但以林烽目前的境界和实力,在劫雷命中身体的那一刻,体内的元气根本就无法调动,便被劫雷死死的压制在了丹田内。

    “弱,太弱了!”

    这是林烽此时意识中最为直观的一个念头。

    肉身瞬间开始崩坏,还好林烽事先有所准备,大口大口的神水灌了下去,神水强大的药效很快便挥作用,在林烽的操控下游向四肢百骸,缓缓修补着林烽体内的伤势。

    但林烽的灵识却已经处于一种麻痹状态,就连林烽自己都不清楚,他还能坚持多久。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