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渡劫后期!”

    这四个字深深的刺痛着几人的耳膜。

    他们神色骇然的看向半空,原本几人以为,在这种荒僻之地所出现的渡劫修士,顶天了也就是个渡劫初期。

    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渡劫后期修士。

    张雄羞愧的想要找个地缝钻下去,现在想来,自己以前所见到并且打过交道的那些渡劫初期的修士,不论在任何方面都没办法和眼前的这位前辈相比,自己方才居然在心中用前辈和那些渡劫修士比较,当真罪大恶极!

    林烽正欲继续将这逼装下去,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却让林烽表情为之一僵。

    “主人,最多还有半柱香的功夫,我身上的灵石就会消耗完毕,我也就只能被迫现身出来了,而您装的这个逼可就泡汤了。”

    千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如果您还想继续装下去,给我三万块上品灵石,您就算装到天昏地暗我也能保证完美的隐藏起来。”

    “卧槽……”

    林烽心下一万头***奔腾而过。

    这就好像正在吃一碗炸鸡腿,本来吃的挺香,结果不小心吃到了里面隐藏着的一块鸡屁股。

    瞬间林烽整个人就不好了。

    装逼虽好,不过这代价实在是有些惨重。

    咬咬牙,林烽轻哼一声说道:“半柱香是吧,足够了。”

    “前辈,您……”

    司徒波正激动的想要说些什么,林烽却直接挥手将之打断,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行了,我今日在这里逗留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我说的心性和目标,你们现在可曾理解了?”

    司徒波和张雄对视一眼,这才蓦然想到,人家可是渡劫后期的大能,平日里忙碌的事情多了去了,为自己等人耽误了这么长宝贵的时间已经够意思了。

    张雄使了个眼色,司徒波点头会意,却是恭敬的又磕了三个响头。

    “这对头下来得有九个了吧?对祖宗的礼仪也就不过如此了。”

    林烽面皮不停的抖动着,不知不觉间自己就多了个徒子徒孙?

    “前辈,弟子实在是驽钝至极,如若前辈忙碌的话,可否容小子在寒舍准备一番,等您忙完了知会一声,小子再率领全部帮众前去迎接您?”

    司徒波此时姿态放的极低,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天空上的林烽是他的祖宗。

    “不必了,我也就简单的说一下而已,至于做客的话,到时候再说吧。”

    听林烽这么一说,司徒波、张雄乃至吕安几人神色间齐齐露出一抹失望。

    不过很快他们便意识到接下来林烽所说的话的珍贵性,一个个分别取出玉简准备记录下来,回头当做传世之宝。

    林烽现了这一点,心中好笑,却是轻咳一声,无比严肃的说道:“修士,本就是逆天而行,所以先,心态一定要摆正,既然成为了一个修士,就要有与天斗争的那一信念。”

    提到这,林烽有感而的轻叹一声:“其实说来,能修炼到合体期还保持本心的修士已经少之又少,长年累月的枯燥修炼,让他们已经被岁月磨平了棱角,没有了当初的血性,一百个修士里面问及九十九人,他们为什么而修真,这九十九个修士的回答将会非常一致,那便是为了长生。”

    司徒波和张雄几人相继沉默,只觉面颊有些烫。

    他们感觉,貌似林烽口中所说的九十九人中,就有他们在内。

    “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修炼的初衷,乃是不断的变强,不断的与天斗,方才是其乐无穷的人生,或者有些人是因为家里的问题,这才成为一名修真者,想要通过增强实力来让自己家人们不受欺负,然而他们修炼过后方才现,修真无岁月。”

    林烽眼眸中透着一抹沧桑,声音在此刻也显得有些嘶哑。

    不过相较而言,林烽感觉自己和无数修士相比都要幸运多了。

    修真这么多年,他还未到百岁,放在所有修真者中,林烽不说是年龄最小的但也差不多,而林烽的父母、家人、朋友们,能修炼的都成为了修真者,正在凭借实力的增强从而提升自己的寿元。

    无法修炼的,诸如自己的父母,林烽会通过各种逆天的丹药强行增加他们的寿元,因而对林烽来说,只要自己都实力不断增强,那么父母亲人朋友们甚至可以一直长长久久的活下去。

    但绝大多数修士都做不到这一点。

    当他们远离家人,意图走出一条不一样的修真大道时,却现现实是多么的残酷。

    当他们小有成就,重新回到家园时,曾经想要守护的家人们已然变成了一捧黄土。

    这个时候,目标也就没有了。

    当然,这只是提及一些资质较差的修士,像是司徒波和张雄这种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天赋维持实力提升的人,他们最初的目标只有一个,褪凡登仙。

    只是恐怖的劫雷,却全让他们打了退堂鼓。

    “前辈,您说的是,之前的话,我总算是明白了。”

    张雄的悟性要比司徒波还好上一些,并且因为他本人心智就十分坚定的缘故,让他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找到了自己应当前进的方向。

    司徒波也面露了然,却是没有说什么,继续默默的听着。

    “你们记住,劫雷并非什么可怕的东西,只要你们心中有着一颗与天斗的执念,定下的目标不是保命,而是要彻底击溃天劫,到那时,你们就会现,渡劫,并非是什么难事,记住我的话,与天斗,其乐无穷。”

    眼见着千泷梭那边又开始催促,林烽的身形渐渐飘飞而出,就在张雄等人回过神来,猛然抬头之时,林烽却已隐没身形。

    凭他目前的灵识强度,几人想要感知到他无异于天方夜谭。

    半空中,仅仅只剩下一个苍老却格外洪亮的声音还回荡着。

    “平身吧小子们……哦,还有一个娘炮。”

    听到这话,任妖整个人都不好了。

    娘炮是什么他没有什么详细的认知,但他却敏锐的感觉到,前辈说的娘炮就是在说他,而且貌似并不是什么好话。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