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烽此话一出,张雄和司徒波瞬间傻眼。

    “前辈如何得知?”

    张雄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

    他现在甚至有些怀疑,眼前这位前辈高人是不是在他们渡劫的时候就在不远处,因此刚好感知到。

    不然的话究竟是凭借什么,能够一语断定他们第一次是在靠海的位置渡劫?这不是扯犊子吗?

    张雄自问以前也曾和渡劫修士打过交道,但在他的印象中,渡劫期修士虽然实力恐怖,对修炼方面的理解也颇深,但他所遇到的渡劫修士对于劫雷却也都抱有敬畏之心,一提起来甚至眼底还带着恐惧。

    可看眼前这位渡劫修士,从言语和谈吐间,似乎对于劫雷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如果他说的理论真的有效,那渡劫修士岂不是烂大街的了?

    司徒波虽然同样疑惑,但却没有表露出来,也没有直接发问,而是静静的在一旁听着,不过看向林烽的目光中同样带着狐疑。

    被几人这般盯视,林烽神色不变,淡定自若的说道:“我问你们二人一个问题,你二人可是蠢货?”

    此话一出,张雄和司徒波表情齐齐一僵。

    “前辈,您……”

    张雄的语气中已经带着些许火气,只是刚一开口,就被林烽毫不客气的打断。

    “你二人可会选择在雷雨天渡劫?”

    林烽语气冷漠。

    “前辈说的是什么话,这当然不会了,谁会傻到选择在雷雨天渡劫?”

    张雄喘着粗气,他的确开始怀疑林烽话语间的真实性了,之所以跪地磕头是因为他想要解决问题,但同样张雄的心情也十分烦躁,见林烽总是问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他理所当然的认为对方只是在戏耍他。

    “你二人可会选择在人数众多的地方渡劫?”

    这一次开口回答的是司徒波,他的态度还算恭敬:“前辈说笑了,在人多的地方渡劫不是找死么?不但有可能被人骚扰,而且劫雷的威力也会随之增加。”

    “嗯,看来你二人并不算蠢,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们,是如何判断出你们处在靠海位置的,渡劫,对一个修士来说,是修炼之路上最重要的一个门槛,一般修士在渡劫之前都会非常认真的准备一番,然后选择一个偏僻,却又十分空旷的地方进行渡劫。”

    林烽悠然说道:“而在这世间中,通俗概括来讲,只分为两种地理位置,一种是海洋,一种是陆地,而陆地中又分为数种,但若是大致概括的话,也分为两大类,一种为开阔平原,一种为山地。”

    两人静静的听着,却尚未听出林烽想要表达什么。

    看着几人懵懂无知的表情,林烽不禁有些蛋疼,暗道这世间上为什么会有这么蠢的人,而且居然还活着?

    轻叹一声,林烽说道:“我说这些其实只是想表述一个道理,除了平原之外,山地和靠海的地方都不适合渡劫,就好比眼前的这一山谷,你之前所在的位置四周都被山峰所包裹,相当于一个大坑,而你就在这大坑的底部,劫雷落下,所有的雷元素以及天地元气都会被强行压缩在这么小的一个空间内,根本没办法想外释放。”

    “所以,你所承受的劫雷威力,也要比寻常大上一些。”

    林烽的这句话犹如一道闪电在张雄的大脑闪过,让张雄整个人僵硬在原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继而林烽扭头看向司徒波:“而我之所以能够猜出你们两人上一次是在靠近海洋的位置渡劫,也是因为,我发现你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蠢。”

    “鸟尚且不会一直在一个地方拉屎,所以我觉得你们上一次不可能是在山谷地形里面渡劫失败的,不然的话这次再次寻找怎么会又找了一个山谷来渡劫?这不是和自己过不去么?而你们的智商应该不可能会选择在海上这种水元素浓郁,能完美发挥雷劫威力的地方渡劫,故此得知,你们必然是在靠海的位置,所以才导致渡劫失败的。”

    林烽这番话说的众人茅塞顿开。

    只是司徒波和张雄两人表情却有些尴尬。

    因为林烽说的这些,他们还真的不了解。

    固然第一次渡劫是因为太过仓促,被迫选择在那里的缘故,但他们对于渡劫地理位置的选择并没有合适的概念。

    司徒波和张雄齐齐在心里问自己,如果第一次真的是选择在山谷渡劫的话,结果失败了,那么第二次他们还会不会选择依旧在山谷渡劫?

    答案是很有可能!

    因为两人根本不知道,总以为山谷人迹罕至,目标小,就算雷劫的声势浩大,也不太容易被发现,因而也不会遭受人的袭击,会觉得安全许多。

    但两人却没想到,这之中竟然有如此之多的弯弯绕。

    虽然内心尴尬,但两人却不敢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害怕丢人。

    见两人不吭声,林烽心下稍稍松了口气,同时给自己这一番忽悠打了个九十分。

    海洋之上,水气十足,的确对劫雷的威力有着助长作用,山谷之中的地形也正如林烽所说的那般,劫雷的威力会因为这一地形的缘故有所加强。

    不过这加强十分有限,没有林烽所说的那般邪乎,不过林烽实在是没办法解释两人渡劫时最终的天地元气突然消失,只能用这个理由来搪塞。

    反正这方圆数千里,乃至辐射到整个东黄国,都没有哪怕一个渡劫期修士的存在,待到司徒波等人回到炎玄大陆的时候等找到明白人询问时,他们之间早就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所以能骗多久是多久。

    然而就是这夸张的答案,却让张雄和司徒波惊为天人,其余三人也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林烽。

    “前辈,之前是晚辈鲁莽了,还望前辈不要与小子计较。”

    张雄深吸一口气,把自己姿态放到最低,同时暗下决心,一定要有耐性,不管林烽说什么他都要洗耳恭听!

    “吾乃渡劫后期修士,又岂会和你一个小辈计较?”

    林烽看都没看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然而司徒波几人却对视一眼,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