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每次都会遇到稀奇古怪的事情从而导致渡劫失败,我说的可对?”

    林烽双手负于后背,居高临下,淡淡的说道。

    对于张雄这两次渡劫的状况林烽可谓是了若指掌,忽悠他还不是和玩一样?

    “是这样啊前辈,可晚辈实在不知,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前辈,您可要救救我啊!”

    张雄跪倒在地,竟然直接开始磕起头来。

    司徒波等人看到这一幕,起初还愣了愣,他们对张雄的性格有所了解,平日里张雄哪怕是遇到比自己实力强的修士,也只会用基本的礼节相待,是不会这般放下身段的。

    不过转念一想,几人也就释然了。

    连续两次渡劫莫名失败,第一次最终的天地元气直接就消失了,这第二次渡劫渡到一半,莫名其妙从天边飞来一道闪电,难道是老天爷成心和他过不去?

    可老天爷一天天的那么忙,怎么会和他一个籍籍无名的合体修士过不去呢?

    张雄感觉,自己怕是已经中了天道的毒。

    接连两次,让他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什么骨气,在现在的张雄看来已经不重要了。

    当务之急,最关键的是要解毒!不然的话恐怕他真的会疯掉。

    人最怕没有念想。

    九转劫雷,越到后面就越难,但前面还是比较容易度过的,因此实力和渡劫期相姘美的九转修士,在这修真界还是有一些的,基本上只要准备充足,有人帮忙护法渡劫,想要度过劫雷还是有一定机会的。

    张雄现在不算穷,却已经卡在二转突破的关口很久了。

    如若再次失败的话,那他怕是真的要疯掉了。

    看到跪倒在地,不停磕头的张雄,林烽心底莫名生出了一丝不忍。

    算下来,张雄和自己并无恩怨,然而接连两次渡劫都算是他破坏的。

    不过在这修真界中,事实就是这般残酷,张雄只不过是站错了队而已。

    方才林烽完全可以直接把炼妖壶收回,那样一来,劫雷的余波必然能将几人尽数湮没。

    不过那绝非林烽本心。

    林烽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也绝不是嗜杀之人,他的剑,只杀该杀之人,如若道心不正,林烽也不会那般轻而易举的领悟剑的真谛。

    君子剑。

    剑下从不沾染无辜人的鲜血。

    当然,这只是建立在张雄没有对他出手的情况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呼。

    轻叹一口气,林烽沉声道:“你可知渡劫最重要的是什么?”

    张雄闻言微微一怔,下意识的说道:“当然是带上足够的法宝,以求抵挡住劫雷了。”

    听到张雄的回答后,林烽却笑了起来,笑的肆无忌惮,看向张雄的目光中也满是不屑。

    “前辈,晚辈有说错吗?”

    张雄只觉脸庞火辣辣的,不过还是咬咬牙,出疑问。

    “错!大错特错!”

    林烽毫不犹豫的驳斥道。

    看张雄脸色青红的跪在那,林烽冷笑一声:“怎么,小子,你不服?”

    张雄欲言欲止,却直接被林烽不客气的打断:“那老夫今日就告诉你,你错在了哪。”

    大手一挥,林烽冷声说道:“修士渡劫,最重要的几个因素固然有带足护身法宝这一条,但这一条的重要性却是放在最后面的,修士渡劫,先最关键的地方是要确立自己的心态和目标。”

    “心态和目标?”

    张雄神色间闪过一丝茫然。

    不光是张雄,司徒波等人也不知不觉的跪了下来,洗耳恭听。

    他们都未曾渡劫,如今得闻渡劫修士传授经验,欣喜莫名,自然要恭恭敬敬的倾听。

    毕竟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也将面临着渡劫。

    这之中,又以司徒波尤为认真。

    因为激动,他的肩膀都在隐隐颤抖。

    司徒波感觉,自己活了几千年,总算是撞大运了,同时也无比庆幸自己在拍卖行时做出的决定。

    如若不是那时交好了那位前辈,今日与面前这位渡劫修士大能恐怕也就只有一面之缘了。

    看着眼前像乖宝宝一样跪坐在地上的五人,林烽心里一乐,表面上却无比严肃。

    当然,他之所以会说这些,并不是想糊弄几人,既然得了好处,总要留下些什么,关于渡劫方面的经验,定海神珠传承给林烽的记忆中就有不少,只是需要细细挖掘而已。

    在这之前,林烽有打算让自己的灵识先承受雷劫的时候就已经花了很多功夫翻遍了这些记忆,因而对于渡劫所需的一些必要条件有着很深刻的理解。

    “所谓心态,就是在面对劫雷的时候,你心里会想些什么,至于目标,更加简单,想清楚自己,渡劫是为了什么?”

    林烽眼皮微抬,看向天空。

    这一刻的他宛若参悟了一切天道的圣人一般,身上透出一股古老苍茫的气息。

    这气息并非林烽自身拥有,而是林烽在理解那些记忆中的内容时,情绪受到共鸣,所引动的那些记忆主人生前的气息罢了。

    这股气息强大至极,并且有一股特殊然的味道。

    而正是这种味道,却让下方跪坐在地的五人彻底狂。

    五人几乎齐齐叩头,同时齐声说道:“请前辈解惑!”

    林烽淡漠的扫了他们一眼,最终目光定格在了司徒波身上,开口道:“如果我看的没错,你也应该度过一次雷劫,不过却失败了,但你也因祸得福,不但承受了一丝劫雷的锻体,而且还避免了成为一名九转修士,下一次在渡劫的时候,只要按照我说的做,成功并非难事。”

    “求前辈指点我等!”

    司徒波泪流满面,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要不要这么夸张。”

    林烽嘴角一抽,他感觉如果自己现在要求司徒波奉上威海帮的所有财富,司徒波都会毫不犹豫的双手奉上。

    不过他岂是趁人之威之人?

    当然,其实林烽心里想的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现在这种情况要是直接开口要东西,岂不是破坏了自己的高人形象?

    轻咳一声,林烽又瞥了一眼张雄:“如果我所料不错,你们两个第一次渡劫应该都是在一个地方,而且这个地方靠近海域!”

    这是第二更,今日还有三更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