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出场,就火药味十足。

    这傲慢的一家人,从一进门开始,就秀着自己身上的优越感。林烽知道,他们陈家之前也是住在像自己家这样的大院子当中。只不过刚刚去年凑足了首付,在市西北的一个新开发的小区里买了一套九十多平米的商品房罢了。

    可就是这一点,便成为了张丽珍向林母炫耀和比较的最大资本。从去年到现在,林烽也不止一次在家里听到母亲提到这件事。尤其是每一次父母有口角的时候,母亲都会用陈家都买房了这样的语气,来激励和埋怨自己的父亲。

    从小到大,林母和张丽珍就是在不断地比较和斗气当中。小时候比谁长得更漂亮,谁周围围着的男生更多,长大了以后,就比较谁的工作好,谁嫁的老公更会赚钱。生了孩子之后,比的就是家庭的住房,孩子的学习成绩等等!

    之前的十几年还好,两家的经济情况差不多,林父是当兵的出来跑运输,赚的比陈父还多一点。林烽高中之前的学习成绩很不错,比那陈晓东好上不少,当初考上芝安一中的中考分数比陈晓东多了整整十分。

    可是,自从林烽上了高中之后,成绩一落千丈,便被那陈晓东给比下去了。同时,陈父攀上了高枝,本来也是普通的卡车司机的他,后来找了关系,去给矿务局的一个副局长开车,工资收入虽然不多,但是灰色收入却是不少,经济情况便瞬间好了起来。

    而且,更重要的是,陈父可以成天开着单位的别克商务车回家,几乎等同于自己的车,逢年过节开车回老家乡下,也是一件很长脸的事情。

    如此一来,陈家有车有房,孩子的成绩又好,上一本重点大学是*不离十了。这便在各个方面全面超过了林家,所以每一次两家碰面,张丽珍便都是趾高气昂地瞪着林母,张口就是秀着自己的各种优越的条件和生活,每一次都将林母气得不轻,当场就忍不住和她破口对骂起来。

    可以说,两家人已经是到了势头水火的地步。并且是陈家在处处都占了优势,每一次两家碰面,陈家都会以嘲笑和鄙视林家为乐。

    这不才一进入院子,陈母张丽珍就开口对林家居住的老房子开始评头论足起来了,一边说着还一边指着林家外边墙壁表皮的几道裂痕说道:“像这样的破房子,指不定哪天风大一点就塌了!贵珠姐,你有空去我们家看看……现在我们住的那小区的房子,不知道比这破房子好多少倍呢!”

    一听到这张丽珍阿姨说的话,林烽心里面就已经大叫不好了。按照他对自己母亲脾气的认识,被这么鄙视嘲讽了一番,母亲肯定会破口大骂,当场就和张丽珍吵起来的。

    可就在林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接收母亲那高分贝的叫骂声的时候,却不想此时的母亲却根本没有生气和发火,反倒是笑脸盈盈地上前,对张丽珍一家十分客气地说道:“丽珍来了?快快快……大家里面坐,我饭菜都已经做好了。哎!我们家是破了点旧了点,哪里能和你们刚买的小区商品房比呢?”

    林母的这一番话,听到林烽的耳中,简直是稀奇至极。林烽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母亲被她的死敌嘲讽取笑之后,竟然没有反击,反倒是忍气吞声下来,最后还笑脸盈盈地说着自嘲的话?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啊?丽珍阿姨的这些话我听着都生气,妈怎么就一点火气都没有啊?”

    看着爸妈将陈晓东一家人给迎了进去,林烽的心里面充满着疑惑,想不通母亲今天为什么脾气突然变得这么好了。

    而张丽珍似乎早就料到了林母会忍气吞声,所以就更加不客气起来,才走进屋内,就又开始嫌弃起来,看了看林家屋里的摆设,挑刺道:“贵珠姐,你们家这空间也太矮了吧!不过还好你们家人都不高,不会磕着脑袋。还有,这房子太小呀!看起来就是乱,杂七杂八的破烂还这么多。就说这个沙发吧!

    我记得好像是二十年前你结婚的时候买的,都用了二十年,你还不舍得换呀……不过也对,同样是开车的,我家老陈每个月都有七八千拿回家,你们家老林恐怕还是三千不到吧?就这点工资,还是省着点,这些垃圾破烂凑合着用也好……”

    两家人面对面坐在饭桌上,林母烹煮的这些美味菜肴却是丝毫也堵不住那张丽珍的嘴,她一边吃着,一边叽里呱啦地,恨不得将林家所有的东西都好好数落一遍。

    林烽都已经要听不下去了,若不是碍于这张丽珍是长辈,他早就已经开口大骂将他们一家人给赶出去了。可是结果,自己的母亲,平时在街坊四邻出了名火爆脾气热心肠的张大婶,今天竟然一言都不发,一句话都没有反驳,就这么憋红了脸,深吸了几口气,一直在忍气吞声着。

    “爸,这丽珍阿姨说得实在是太过分了,你看妈都气得脸都发红了,可是为什么……妈不发脾气和她理论呢?”

    觉得奇怪非常的林烽,忍不住拉了拉父亲的,小声地问道。

    “小烽!你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你别管,更不要开口说话。你丽珍阿姨喜欢说……就让她说吧!是爸没用呀!让你妈受委屈了……”

    父亲的回答,让林烽更加疑惑了起来。他转头看看坐在对面的陈晓东,见他也是一副趾高气昂高高在上的态势,心里面就更是气不过了,可偏偏今天自己家是主人,他又是晚辈,怎么能发脾气呢?

    于是,心情气愤难平的林烽,只好先下桌假装去卫生间冷静片刻,平复下心情。

    而那陈晓东见林烽去卫生间,也下桌跟了过去,到了卫生间以后,却是冲着林烽轻蔑地笑道:“林烽!好久不见呀!听说最近在学校里这几天,你倒是很嚣张很出风头呀!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就你那垃圾成绩,现在还不是要你妈求着我来给你补课?不过我才没有那个时间浪费在你这种垃圾的身上,今天过来就是意思一下,顺便……看看你们家还是不是那么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