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毕竟这只是一个不太纯熟的剑阵。

    二转劫雷,呆会还会有一道落下,张雄估摸着自己身上携带的这些法宝应该够了,既然这第一道劫雷被什么东西阻挡住了,那么能省下一件法宝是一件。

    然而张雄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附近的某处,正有一人盘膝而坐,脸色苍白至极。

    “这劫雷竟然这么强!”

    林烽操控着灵识苦苦支撑,灵识上不时传来撕裂般的痛楚,让林烽的整个脑袋都失去了知觉。

    并且这股雷霆之力还顺着灵识,传递到林烽的神经之中,以至于目前林烽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任何部位的操控权。

    即便是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林烽依旧没有放弃。

    灵识虽然痛楚万分,但林烽却你能清晰的感受到,一股精纯至极的天地元气正在逐步滋养着自己的神识,在承受痛苦的同时,神识也在一点点逐步壮大。

    只要有好处,而且不至于要了小命,那他不管多强烈的痛楚都能承受!

    劫雷的威力逐渐减弱下来,最终化为一缕闪烁着淡淡雷霆的天地元气悬浮在半空中。

    雷云还没有再次酝酿。

    天道终究还算是有那么一点点人情味,没有赶尽杀绝。

    劫雷与劫雷之间所留下的空档期,足够修士将这一道天地元气吸入体内了。

    先收起来,什么时候炼化掉都可以。

    “怕是又要对不住咯。”

    林烽虽然不能动,但灵识还是可以操控的,看了一眼不远处对这道天地元气垂涎无比的张雄,林烽心下轻叹一声。

    这么好的东西,自己既然遇上了,怎么能放过呢?

    想都不用想,林烽当即祭出炼妖壶。

    而炼妖壶在神水空间内早就按耐不住了,得到了林烽的召唤过后,登时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奔腾而出,壶口滴溜溜的旋转间,宛若鲸吞一般将空中盘踞的那一股精纯天地元气吸入其中。

    “不许全部吞掉!”

    林烽对炼妖壶下达指令。

    炼妖壶没了器灵,终究还是听林烽操控的,壶盖一扣,潇洒的又回到了神水空间内。

    与此同时,千泷梭内。

    “哟,这小子身上好东西真不少,之前我就感觉到了,只是还不敢确定,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小子身上算上我已经有两件妖器了,现在居然还有一件仙器,不得了不得了,看来这小子果然是大气运者。”

    千泷啧啧称奇道。

    然而他一口一个这小子却引起了芊芊强烈的不满。

    “前辈,你再这样叫林大哥的话,等会他回来,我就告诉他。”

    千泷呼吸不由一滞,继而恼怒道:“身为妖族,怎会学来了如此卑鄙的手段,说,是不是那小子教你的?”

    “什么卑鄙啊前辈,我哪有……对了前辈,您之前说林大哥身上有两件妖器?也就是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件了?可是为什么我从来都没见到过?”

    女人天生就会岔开话题。

    千泷在生前的时候就领教过,如今死了已经千万年,他现自己遇到的女人还是没有变。

    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就能把各种自己不想回答的问题扯到其他星球上去。

    看着芊芊那一脸求知欲的小眼神,千泷眼珠一转,嘿嘿笑道:“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了。”

    芊芊点了点头。

    “那我就告诉你一个一石二鸟的好方法,只要你和那小子……嗯,你懂的,这样一来不但可以解除你体内血脉的封印,而且也有了身为他女人的身份,这样一来,他有什么秘密的话肯定会全部告诉你。”

    千泷坏笑道。

    芊芊起初还真不知道千泷说的是什么,不过一听千泷提及体内血脉之时,顿时就明白了。

    合着这转悠一圈过后,把话题又给绕回去了!

    芊芊气急,跺了跺脚却是不再理会千泷。

    就在这时,一声尖利的咆哮却在山谷中响了起来。

    “妈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劫雷呢?天地元气呢?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了?我还没吸收啊!”

    张雄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熟悉的一幕再次出现。

    上一次落下来的第一道雷霆直接被千泷梭全部抵挡,因为当时脱不开身的缘故,张雄便打算等待渡劫完全结束之后,再去吸收。

    可在渡劫结束后,两道雷劫最终所化的天地元气全部都消失了,连根毛都没剩下。

    因而这一次张雄长了记性,就在劫雷威力彻底消失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冲了上去。

    然而越是接近,张雄就现天空中悬浮的天地能量就越稀薄。

    短短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这天地能量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怎么回事,张兄?”

    司徒波从阵法中掠出,继而问道。

    然而还不等张雄回答,司徒波就又钻回了法阵。

    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司徒波苦笑一声说道:“张兄,只怕老弟帮不上什么忙了,我一出去就感觉到被劫雷锁定了,到底生了什么?”

    张雄胸口剧烈的起伏,以显示他内心的不平静,抬头指了指天空,张雄有些失态的叫道:“劫雷又消失了,就如同上次那般诡异的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

    司徒波一怔,而吕安等人也愣了愣。

    “老吕,快检查一下,看看阵法有没有被触动的痕迹!”

    竹竿短暂的呆愣过后,连忙开口说道。

    “好。”

    吕安神色凝重,不过他并不觉得问题是出在自己这边。

    这个阵法他整整三天不眠不休总算布置了出来,期间还吃掉了不少价值不菲用来恢复元力和灵识的丹药,再加上布阵需要的材料,这一次消耗可谓是相当巨大。

    如果这样的阵法都被人冲破的话,那他也就没脸继续混了。

    心里想着,吕安的灵识迅将阵法每一个角落覆盖。

    “这里,没有异常。”

    “这里……天衣无缝。”

    “这里……阵法同样没有被触的痕迹。”

    当所有的阵法全部检查完毕后,吕安松了口气,扭头说道:“法阵中连一只苍蝇都没放进来过,绝对没有外来者进入。”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