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棕灰色的妖气每次抽击,妖气凝结而成的丝线就会随之变细。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每一次妖气和千泷梭的表面相接触时,便会有一缕妖气自动融入到了千泷梭之内。

    这一幕被全神贯注的林烽观察在内,心下的期待愈发浓郁。

    既然不排斥,那未尝没有修复的可能性!

    一个个晦涩难懂的手法在林烽手中不断变换。

    而随着林烽的动作变得愈发复杂,如果有人在就会看到,林烽的额头上已经爬满了细密的汗珠,脸色也变得格外苍白。

    这是灵识消耗严重的迹象。

    身为一个修士,在战斗中经常会因为元气不济导致双方分出胜负。

    但很少会有灵识被耗干的情况。

    但林烽确实如此。

    现在林烽脑海中的灵识仅仅只剩下十之二三,要知道他现在所动用的可是修复仙器的手法,而在林烽的记忆中,还有不少关于各个方面各个领域的玄奥招式或者手段。

    但林烽却从未轻易尝试过。

    不是林烽不想学习,是因为林烽知道,这些招式,都不是他一个尚未飞升的区区修真者所能动用的。

    一旦动用,轻则受到创伤,万一被元气所反噬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试想一下,一个普通的修真者,又怎么能承受得住来自于仙法的反噬呢?

    而林烽目前就正处于一个十分危险的边缘。

    一旦灵识彻底耗尽,而这一套修补手段还没完成的话,那么林烽便有极大的可能会遭受到反噬。

    事实上,林烽现在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结印的速度已经变慢,尽可能的想要让自己的灵识消耗速度慢一点。

    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当林烽最后一个印诀打出时,虚空中骤然出现了一只眼瞳,这眼瞳又迅疾无比的落在了千泷梭之上。

    而在这一刻,还存在的所有妖器都像是受到了什么吸引一般,飞速的向那眼瞳之中涌去。

    短短一个呼吸的功夫,房间内的妖气已经消耗殆尽。

    “总算完成了么?”

    林烽想要站起身,却一个踉跄重新坐会到地上。

    他实在是太累了。

    完成这一套仙法,林烽几乎榨干了自己全身的附和。

    不过最终的成绩,才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林烽在地上坐了好一会这才感觉精神力稍稍恢复了一成。

    一成虽然不算多,但对林烽而言,已经足够他去瞧瞧目前千泷梭的状况了。

    万一这种手段无效的话,那这一波就亏大了。

    林烽用手轻轻抚摸着千泷梭之上的纹路,灵识却已顺着其表层悄然进入其中。

    在这之前,林烽就检查过一次千泷梭身上所损坏的位置到底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因而这一次,林烽轻车熟路的便找到了受损的地方,仔细的探查了起来。

    最终的结果,却让林烽惊喜万分。

    因为千泷梭身上的损伤,的确是被修补了。

    虽然没有一次性修补完毕,但修补的程度却已经让林烽十分满意了,足足有两成左右。

    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林烽肯花费五天的时间,帮助千泷梭完成修补,那么理论上,五天之后,这千泷梭就会以一个相对崭新的面貌面对林烽。

    之所以这么说,还是因为器灵一直都没醒来,谁也不知道这器灵什么时候会醒。

    虽然脸色格外难看,但林烽的心情却出奇的好。

    与此同时,西华城城门处,一个满面白须的老年修士优哉游哉的走了进来。

    四处环顾一番后,老者轻叹一声:“也不知道林道友现如今到底如何了。”

    这突然回到西华城的正是那日在寻欢居内与林烽相谈甚欢的白须老鬼。

    白须老鬼属于散修,修炼府邸并不在西华城内,因而出来采购一些修炼用的丹药,或者贩卖自己在外的收获时,白须老鬼才会主动进入西华城。

    起初白须老鬼还担忧,因为自己那日帮林烽说了一句话的缘故,被威海帮的司徒少峰追查了很长时间。

    最近也是听说,威海帮貌似在举办一场拍卖会,而且相隔了这么长时间,兴许司徒少峰早就忘了也说不定。

    更何况白须老鬼这一次的确是为了采购资源的。

    上次因为帮助林烽说了话,因而白须老鬼在离开寻欢居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出了城。

    修炼府邸囤积下来的丹药等物资已经全部消耗殆尽,虽然还有不少灵石,但按照白须老鬼的天赋,光凭灵石的修炼效果已经不怎么样了,必须要辅助修炼的丹药,配合灵石一起,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外加这一个月来,白须老鬼运气好,在外面弄到了一件上品宝甲,便准备直接拿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拍卖掉。

    就算没有的话,那他身上的灵石也足够购买修炼资源了。

    想要出售上品报价,并非是白须老鬼不需要。

    而是以白须老鬼的年纪,如果再不突破的话,只怕大限又快要降临了。

    这种状况下,哪怕只是突破一个境界,都算是绝地逢生。

    而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再珍贵的法宝又算的了什么?

    能当饭吃吗?

    不能吧!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一旦自己死了的话,这上品法宝就会被路过的人给弄走了。

    白须老鬼进城之后,轻车熟路的向拍卖行所在的方向走去。

    沿途有不少路人道出今天正好是举行拍卖会的日期,白须老鬼听到后先是一愣,继而懊恼不已。

    听路过的修士说,貌似这次拍卖会已经彻底结束了。

    而他,也就自然没有参与拍卖会的资格了。

    “唉,流年不利。”

    白衣老鬼轻叹一声。

    一件上品宝甲,如若只是像平常那般直接丢到拍卖行,让拍卖行帮忙寄售,那么就算最终的成交价格会稍稍高一些,但也绝对高不到哪去。

    但拍卖会就不一般了,只要出现在拍卖会上的东西,意味着都是经过了详细甄选的。

    而最终的成交价格,也会比想象中的多很多。

    不过现在想这些事已经晚了。

    摇了摇头,白衣老鬼无奈的向普通鉴定窗口走去,毕竟该卖还是要卖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