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居安长老,这包厢里的人只是化神中期,别看他表面上态度强横,实则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

    司徒波用灵识传音道。

    “什么?!”

    居安长老闻言顿时火冒三丈。

    他的确年纪大了,在没有突破之前不太想与人争斗,但这却不代表他没有脾气。

    要是对方是个合体期修士也就罢了,一个小小的化神中期,竟然敢在自己面前放荡不羁。

    而且这化神中期可不是威海帮的人,随他处置!

    一时间居安长老火帽三丈,属于合体六层的气息在大厅中弥漫开来。

    “小子,你……”

    居安长老刚想开口说点狠话,没想到却被里面传来的声音打断。

    而且这声音并不是冲着他的,反倒是冲着司徒波而来。

    “司徒波,你的小心思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我只想问一句话,你授意这糟老头前来试探我,是否已经做好了承担这一切后果的准备?”

    司徒波一怔,对方底气这般充足,让他心底莫名的有些慌。

    不过很快,司徒波便将心底的慌乱驱逐出去,心道自己这边好几个合体巅峰修士,难道还怕你不成?

    想到这,司徒波冷冷一笑:“小子,你可莫要血口喷人,居安长老只不过是想和你商议包厢的归属问题,何谈试探?又跟我有何关系?”

    “你不需要多***只需要回答我一句话就行了,做没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林烽的语气仍然平淡。

    在他刻意改变声音的情况下,林烽的声线显得有些沙哑,听起来与中年男子的声音相重叠。

    “呵呵,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你待如何?”

    司徒波冷冷一笑,他被林烽的猖狂彻底激怒了。

    “司徒大哥,要不要我……?”

    任妖凑上前去,舔了舔猩红的嘴唇,神色间布满浓重的杀机。

    “这么多人,不需要,让居安老头解决就好了。”

    司徒波摇了摇头。

    他打定主意,在没试探清楚林烽的真正实力之前,绝对不可主动出手。

    “好吧,这小子太猖狂了,人家实在是受不了了。”

    任妖哼声说道。

    “那边那个,别以为声音小我就听不见,跟个娘炮似得,去韩国整过容吧?”

    林烽四处开炮,谁也不放过。

    然而说出的这番话却让任妖一脸懵逼:“韩……韩什么国?没听说过啊。”

    不过娘炮他倒是听明白了,登时怒不可遏便要冲上去。

    然而不等任妖动手,被无视了许久的居安长老总算忍不住了,他长啸一声:“竖子猖狂,今日老夫就替天行道!”

    说着,居安长老袖袍一挥,一股恐怖的元气在其掌心涌动而出,下一刻便如同奔雷一般轰向林烽所在的包厢。

    劲风呼啸,所有在场的修士一时间都为林烽默哀起来。

    “唉,也不知道里面的是哪个倒霉修士,竟然把居安长老和威海帮全部得罪了,真是找死啊。”

    “我估计这一下他不死也得丢半条命,居安长老的全力一击啊,想想都很恐怖!”

    包厢内。

    听着外面嘈杂的议论声,感受到那越来越近的恐怖元气,林烽却毫不慌张,翘着二郎腿继续坐在沙上,笑着扭头说道:“芊芊,看你的了。”

    “没问题。”

    芊芊点了点头,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蛇神,眼中有着诡异的青芒绽放出来,下一刻芊芊那修长的双手闪电般结印,继而眼中有着两道幽绿色的光芒吞吐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在了墙壁上。

    咔咔咔。

    清脆的声音响起,林烽只看见包厢的大门上出现了不少灰白色的纹路,有点像是被石化了一般。

    蓦然间,林烽想起以前在地球时看到的神话传说,蛇王美杜莎。

    据传闻,美杜莎的头全部都是由蛇组成,并且双目可以释放出能让人石化的光线。

    但凡一想起那张绝美的脸,却顶着一蛇,林烽就感觉头皮麻。

    相较而言,芊芊就容易接受多了。

    只是林烽没想到,芊芊竟然也有这种类似于石化的能力。

    蓦然间,林烽脑海中涌现出一个念头。

    芊芊会不会也是属性体质?

    由不得林烽多想,居安长老施展的恐怖元气攻击便已轰击到了包厢之上。

    整个包厢剧烈的颤抖起来,然而……也只是颤抖而已。

    在晃动了片刻过后,便没有了声息。

    而外面,却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天啊,威海帮当真良心啊,竟然在包厢上加固了这么恐怖的防御法阵,能抵挡合体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不行了,我都有一种想要换到包厢的冲动了,司徒帮主,还有没有贵宾席位啊?”

    众人议论纷纷。

    唯独司徒波和居安长老一脸懵逼。

    司徒波懵逼的是,这居安长老什么时候攻击手段这么弱了?

    包厢上虽然有防御法阵,但最多也就能防止化神修士的攻击而已。

    合体修士已然能通神,实力和化神修士有着天差地别。

    可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合体修士,在全力施为之下竟然没有把包厢的防御打破。

    这是在逗他玩?

    “司徒帮主,你必须要给我个解释。”

    居安长老气的全身直哆嗦。

    他感觉自己丢人丢大了。

    “给你什么解释?我这包厢上虽然有防御阵法,但却不至于……”

    轰隆!

    一声巨响响起,却是一个包厢应声碎裂开来,露出了里面有些懵的合体修士。

    “司徒帮主,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包厢的防御法阵不一样,难不成老夫的一千块中品灵石是假的吗?”

    坐在包厢里面的那名合体修士还保持着出手的姿势,在稍稍愣过后却猛然起身,愤怒的质问其司徒波来。

    “不是……这跟我无关啊。”

    司徒波有些蛋疼,莫名其妙的就被牵连了进来。

    “行了,那个老头,既然你先出手了,想必也承担好后果了吧?另外我想征询一下在场修士的意见,我现在要出手了,而这一切都是威海帮帮主司徒波造成的,如果误伤了大家……我希望不要怪罪在我的头上,毕竟我也是为了自保,被逼无奈。”

    一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在稍楞之后,便哄笑了起来,其中更有修士直接说道:“道友尽管出手便是,我们不会赖在你头上的。”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