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张雄这么一说,司徒波将目光转向正在向他跑来的司徒少峰,后者那狼狈的样子以及屁股后面还在向下流淌的血迹,让司徒波的眉头微微一皱。

    “你是谁?哪个堂的?”

    司徒波冷冷的说道。

    被自己的兄弟直言教下不严,司徒波的面子自然有些挂不住。

    “爹,是我啊,我是峰儿啊!是你儿子啊!”

    司徒少峰哭着喊着说道,说话间又踉跄了一下,噗通一声摔了个狗啃屎。

    司徒波闻言脸上的表情僵硬,诚然,眼前这肿着黑脸小子怎么看怎么不像那继承了自己优秀基因的儿子,可这声音却是不会变的。

    “你……你是峰儿?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司徒波连忙上前,将司徒少峰扶了起来,看到后者那肿胀像是猪头一样的脸,司徒波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不可置信的问道。

    “呜呜,不知道为什么,密室的法阵裂开了,上面也出了个大口子,所以我就想出来,没想到刚一跳出就有一道红色的雷电……呜呜。”

    司徒少峰只觉委屈万分,十几天的憋屈外加刚出来就遭受的一切经历,让他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心里的委屈和怨气全部泄了出来。

    “之后我就看到了这个家伙,他一言不,就说什么都是我干的,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顶了他两句,就被他打成这样,爹,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随着司徒少峰一席话落下,场内登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张雄瞪大了眼珠子,张大了嘴巴,眼角急促的抽动着。

    其余三人也是大眼瞪小眼,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包括司徒波本人也是尴尬至极,自己最好的兄弟,揍了自己的儿子,这……让他偏袒哪一边?

    最后还是张雄率先回过神来,脸上闪过一丝心痛之色,继而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个玉**,打着哈哈走上前道:“误会,都是误会,贤侄,实在是不好意思,之前是张叔叔错怪你了,呐,这是我偶然间在遗迹中现的丹药,就当是送给你的见面礼物了。”

    看到张雄上前,司徒少峰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挪动脚步窜到了司徒波身后,他已经对张雄生出了阴影。

    张雄一边说着,一边向吕安几人使了眼色。

    吕安算是几人中最善于察言观色的了。

    看了一眼张雄拿着的玉**,吕安先是沉吟了片刻,稍作回忆后似是想起什么,神色间掠过一丝讶异,继而笑着开口道:“贤侄无需害怕,这丹药可是宝贝。”

    “怎么个宝贝法?”

    司徒少峰犹豫了一下,问道。

    司徒少峰并不傻,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几人实力都不亚于自己老爹,而且和自己老爹的关系极好,想要让老爹替他出头基本不现实。

    既然如此,那目前最明智的方法就是不让自己老爹为难了,忍过这一口气,来日方长,以后想要报复的机会多着呢。

    见司徒少峰总算肯打理自己,张雄轻松了口气,神色间掠过一丝得色:“贤侄莫要小看这一**丹药,这丹药品阶极高,至少是与渡劫修士相姘美的程度,而且与众不同的是,这丹药低阶修士也可以服用,不但可以治愈身上的所有伤势,而且还能拓宽经脉,这幽云阔脉丹哪怕是在整个炎玄大6都属于相当珍贵的丹药了。”

    原本还漫不经心的司徒少峰闻言大吃一惊。

    而司徒波也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张兄,万万使不得,这丹药太珍贵了,既然都是误会,这件事就一笔揭过好了。”

    然而张雄却是一脸严肃的摆了摆手:“诶,之前的确是我这个做长辈的不对,丹药再珍贵,也是自家人用,没关系的,我看贤侄在元婴巅峰已经停留了很久,服用了这幽云阔脉丹之后,绝对可以一举突破到化神期。”

    “可是……”

    司徒波还想说些什么,司徒少峰却率先伸手将药**接了过来。

    “峰儿,不可!”

    司徒波面色一变,骤然变得严厉了起来。

    然而司徒少峰却充耳不闻,径自晃了晃药**。

    他的资质算得上是中上,外加修炼不努力的缘故,司徒波平时没少喂他吃丹药。

    凭借自己的经验,司徒少峰很轻易的便感觉到,这药**中的丹药并不多,也就四颗。

    司徒少峰径自倒出了一颗,那是一颗银白色的丹药,上面有着一道紫色的纹路在丹药正中央环绕。

    丹药一出现,一股浓郁至极的元气波动在空气中炸开,司徒少峰只是轻轻一吸,便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都绽放了开来。

    “好东西!”

    司徒少峰眼前大亮。

    然而他不经意间的一瞟,却是注意到张雄脸上那一闪即逝的心痛。

    略作沉吟,司徒少峰将**口再次盖好,旋即双手捧着送上前去,笑着道:“张叔哪里的话,之前小侄也有不对的地方,这样吧,这丹药我留下一颗,吃多了也没用,剩下的还是要还给张叔的,相信这丹药对张叔您帮助会很大吧?”

    张雄愣了楞,其余几人也被司徒少峰的这番话弄的呆愣了片刻。

    “司徒大哥,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吕安率先反应过来,有些诧异的说道。

    而张雄却是惊喜万分,的确,这幽云阔脉丹算是一种变相增加自身资质的药,每隔一段时间服用一枚效果最好,不过只有在服用第一枚的时候效果最佳,之后的效果就要弱上一些。

    对张雄来说,送出一枚的话,完全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

    赞扬的看了司徒少峰一眼,张雄也不矫情,伸手接过药**,笑着说道:“贤侄以后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或者一些解决不了的琐事,就找你的几个叔叔的吧,几个叔叔一定会站在你身后,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在张雄介绍几人的空当时,司徒波方才回过神来。

    他看向自己的儿子,这一刻张雄感觉自己好像第一次认识司徒少峰一样。

    留下一颗,其余的送回去,这既不会让张雄觉得自己歉疚,又没有过多的让张雄心痛,也算是给了他这个当爹的很大面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