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在几人疯狂屠戮之时,威海帮总部内,那涌动了许久的劫云终于再次有了动静。

    “来啊!老子还不相信了,有能耐劈死我!”

    张雄放声大笑着。

    抗住了第一道劫雷,给了他极大的自信心。

    而张雄能走到今天,和他的性格也有很大关系。

    有道是越闷骚的人,实际上内心的波动就越强烈。

    张雄便是如此,平时看他不苟言笑,不温不火,事实上,张雄一直有着一颗热血澎湃的心。

    在自信心以及劫雷威压的影响下,张雄潜藏在心底,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一腔热血在此刻蓬勃而出。

    他怒吼,他呐喊,对着天空中涌动的劫云,神色间没有丝毫畏惧。

    这一幕林烽看在眼里,心下倒是生出了些许敬佩之心。

    长年累月的修炼,让无数修士心中的热血早已被磨平。

    张雄还能保持至今,实属不易。

    这样的修士,只要中途不夭折,日后的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只不过……虽然钦佩,但这雷劫,该吸还是得吸,没得商量。

    轰……咔嚓!

    劫云似乎被张雄的这一番言论给激怒了,涌动了许久后,宛若水桶般粗细的第二道劫雷轰然下落。

    劫雷所过之处,空间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隐隐有着呼啸之声从里面传出。

    林烽知道,那便是空间裂缝,曾经的他也曾经受过类似的经历,只不过这修真界的空间裂缝明显较之地球上的裂缝要更加恐怖,那些裂缝隐约间吞吐出来的气息,仿佛洪荒猛兽巨口,弥漫着腥臭的气息,令人胆寒。

    分神观察了一下炼妖壶的动静,之前吸收的那一道红色劫雷的能量尚未炼化完毕,不过此时炼妖壶自身的修补程度已然达到了六成。

    炼妖壶的壶身和之前相比已经有了一些变化,那些细密的纹路看上去更为清晰,原本残破不堪的一些部分也逐渐变得圆润起来。

    通俗点比较,以前的炼妖壶表面上看像是一个尿壶,现在升级成普通的水壶了。

    卖相虽然不怎么样,但林烽却晓得,现如今炼妖壶的威力比以前势必提升了一个档次不止。

    林烽抬起头看向自信满满的张雄,心下为之默哀。

    炼妖壶在没有将吸收的劫雷炼化之前,是不会再次吸收劫雷的,所以说,眼下这一道劫雷才是真正全威力的二转劫雷,这一下,就要张雄独自去抗了。

    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要是太足了……容易被打啊。

    咔嚓!

    劫雷精准无比的落在了船型法宝之上。

    一股淡淡的元气光罩在船型法宝上升起,一股股劫雷的力量想要冲破进去,却力有不逮,被光罩阻隔了大半。

    但还是有一小半顺着光罩蔓延到了张雄身上。

    “来吧!”

    张雄自信满满,之前承受过一次,他有着绝对的经验。

    然而当那一丝丝劫雷真的与他身体接触的那一刻,张雄的神色却彻底僵硬了下来,身体更是如筛糠一般颤抖了一下。

    一股细密的红色纹路顺着他的皮肤,蔓延到全身,一股难以形容的危机感让张雄勃然变色。

    “这道劫雷的威力……怎么比之前那一道强了这么多?”

    张雄心下骇然。

    好在他并非一般的普通修士,在危机状况下,张雄还是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疯狂调动起自己丹田内的元气进行防御。

    这股劫雷的力量并不算特别强,张雄还是勉勉强强的抵挡了下来,不过这滋味,着实不好受。

    “这船型法宝,不一般啊。”

    林烽隐隐现了什么,却不敢确定,如果在这个时候用灵识去探查的话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产生的错觉,林烽总感觉这这艘船型法宝里有着什么东西在吸取着劫雷的力量。

    当然,这般吸取量和炼妖壶相比,只能算作是小巫见大巫。

    但按照林烽记忆中的讯息来看,能够做到吸取雷劫的法宝乃至仙器少之又少。

    一时间,林烽对这船型法宝生出了浓厚的兴趣,心下暗想也不知道张雄有没有观察到这一点,不过看他那拼命抵挡雷劫的模样,根本没有心思分神去观察其他,应该是没有现的。

    ……

    威海帮总部,之前司徒波所住的阁楼下方,便是司徒波平日闭关所用的密室。

    这密室都是用最珍贵的法器材料建造而成,坚硬无比,并且还建造在了地底下,而且这密室周围被司徒波亲手布下了一个六级聚灵阵,当真算得上是修炼圣地。

    威海帮里有不少长老都眼巴巴的想要凑进来修炼个一段时间,却从来未曾得逞,但不得不说,他们对这密室是十分向往的。

    整个威海帮上上下下,或许只有一人对这密室看不上眼。

    那便是司徒波的亲生儿子,司徒少峰了。

    这密室对别人来说是修炼圣地,对他而言,就是一个禁闭室。

    自从上次游行风波他回来之后,先是被司徒波狠狠的训斥了一顿,然后就被关在了禁闭室中,没有司徒波的法诀根本打不开这密室的大门。

    于是乎,司徒少峰就苦逼了,整天在密室里生闷气,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在墙上刻林大圣的名字,然后再用匕在名字上狠狠的划。

    司徒少峰对林大圣的恨意已经提升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因为这个林大圣让他的龙族血脉打了水漂,也因为林大圣让他被严加斥责,并且关在这里已经半月之久。

    对于耐不住寂寞的他来说,简直比杀了他都难受。

    就在今天,剧烈的震感让整个密室都晃悠了起来。

    身在密室里睡觉的司徒少峰一个不慎被摔了个七荤八素,起来下意识的想要骂娘,却现密室上方有着泥土掉落下来,整个密室的防御法阵上也出现了阵阵光芒。

    就在司徒少峰对眼前的一幕不明所以时,一道剧烈的轰鸣声响起,震的司徒少峰耳膜疼,用手一摸,耳朵里竟然有血丝渗了出来。

    不过司徒少峰看到这一幕后却不怒反喜,因为这一道轰鸣过后,密室的上方法阵开裂,露出了一角,足够他出去了。

    于是乎,司徒少峰纵身一跃……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