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空之上,停滞在半空的暗淡银蛇宛若深夜中的萤火虫,轻轻的闪烁了一下。

    在场的修士,绝大多数人都没能注意到这一点。

    唯独张雄发现了,面色瞬间大变,继而毫无形象的尖叫道:“所有人快点起来!渡劫还没有结束?”

    “什么?”

    听到张雄的话,一众威海帮帮众全部愣住。

    司徒波本人也是一愣,一股极度不妙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而下一刻,他便是发现空中闪烁的银蛇骤然爆发出璀璨无比的光芒,这般光芒比之最初降落之时都要胜过一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徒波彻底傻眼了,下意识的想要调集自己的法宝进行防御,其他人也是如此。

    然而当他们用灵识搜索自己的储物袋时,却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那就是……他们已经没有法宝可以用了。

    也就是说,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他们只能凭借自己的肉身去硬抗。

    一时间,所有人心底生出一丝悲凉和绝望。

    开什么玩笑,眼下这劫雷仿佛爆发出了自己最强的战斗力,在这种状况下用肉身去硬抗?这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

    司徒波心下满是苦涩,他双目失神的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司徒波不甘心。

    这就仿佛,从地狱中行走了数千年,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丝曙光,结果到头来,这曙光只不过是镜花水月,全部都是假的。

    “这是劫雷的回光返照,只要我们抗住这一击,那么这次渡劫就真的成功了。”

    张雄深吸一口气,神色间充斥着凝重,还有一丝……挣扎。

    “抗住?张兄,你在开玩笑吗?现在身上还有法宝的就只剩下我们几人了,就凭我们几个,哪怕把自己的本命法宝全部都丢出去,能够扛得住这回光返照的几百道雷电?”

    司徒波一脸绝望:“我们死定了。”

    眼见着劫雷迅速下落,司徒波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所有人,迅速向我靠拢!”

    就在这一刻,张雄蓦然间下定了决心,运气爆吼道。

    “嗯?”

    司徒波一怔。

    “司徒老弟,你放心,我有方法能够撑住这一下,所有人,想活命的就快点过来。”

    张雄沉声说道。

    因为害怕各自的劫雷会攻击到其他人,因此在场的所有人,每人与每人所占的位置之间还是有着一定空隙的。

    听到张雄的话之后,很多修士一个机灵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向张雄窜去。

    为了保命,什么修士的形象,都不重要了。

    人生的大起大落何等的奇妙。

    听张雄这么一说,司徒波大喜过望:“张兄,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总之,搏一搏吧。”

    看到人过来的差不多了,张雄深吸一口气,印诀一掐,下一刻他的头顶已经出现了一艘船。

    准确来说,是一艘至少在法宝级别的船。

    船身长达十丈有余,将在场的所有修士都笼罩在内。

    “这……这是那件东西?”

    吕安下意识的问道。

    “没错,就是我们在遗迹里面挖掘出来的那艘船,虽然这船是损毁状态,但它之前绝对是超过法宝级别的宝贝,所以,我们能否扛得住就要看他了。”

    张雄强忍着心痛说道。

    这艘船是他几百年前和吕安等人在探寻一处遗迹时搜寻到的。

    起初他以为只是普通的法宝级别。

    但带回来经过一番研究之后,张雄发现自己的判断严重错误。

    铸造这艘船型法宝的材料他闻所未闻,不管是强度还是对天地间元气的契合程度都远超其他所有的法宝。

    很多法宝的材料和这艘船的材料一比根本就是垃圾。

    而且在长达数十年的温养之下,张雄甚至发现,这艘船里竟然还有着器灵的存在。

    只不过这器灵处于一种极度虚弱的状态,根本没办法呼唤它,这么长时间来,张雄也只能将这艘船调动出来,却无法动用。

    船身的损坏,实在是太严重了。

    张雄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观望在侧的林烽看到这船时眼睛蓦然一亮。

    “这艘船……是和炼妖壶一个级别的?”

    林烽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就在刚刚,正在自我修补中的炼妖壶与这艘船之间产生了共鸣。

    “不对不对。”

    这个念头只是持续了一瞬,林烽便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炼妖壶绝对要比这艘船高级的多,可是到底因为什么会出现共鸣?这艘船看上去虽然残破,但还没有到不能使用的地步,只不过需要稍稍的修补一番。”

    蓦然间,林烽眼前一亮。

    他突然想到,如果这艘船是自己的,那么只要他找到修补的方法,应该就不需要等一年半载出海的船只,光凭眼前的这艘船用来渡海应该是足够的吧?

    林烽的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

    唯一麻烦的就是这艘船目前是属于张雄的,张雄的实力,林烽当然十分忌惮。

    要是换成一般的修士,哪怕也是合体后期,林烽都会选择搏一把,将之抢过来。

    心里想着,一道耀眼的光芒将晦暗的天空照亮,宛如白昼。

    积蓄力量许久的劫雷终于按耐不住,疯狂咆哮着发出自己最后一次的冲击。

    这将是它最后一分力量,也是他最强的一分力量。

    “所有人,催动元气注入到这艘船里面!”

    张雄咆哮道。

    回过神来的一众修士登时毫不犹豫,用出了吃奶的劲努力输入元气。

    霎时间,船身上涌现出一抹莹莹白光,与落下的劫雷发生对撞。

    轰!

    所有修士全身剧震。

    修为低一点的直接被震的七窍流血,已经受了重伤,软到在地,有的昏迷了过去,有的还强撑着一丝意识盘膝坐下自我疗伤。

    还能站着的也就只剩下合体期的修士而已。

    船身剧烈的摇晃着,司徒波脸色涨得通红,但眼中却透着一抹兴奋。

    他能感觉到,劫雷的威力正在不断降低。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真的撑住了。

    “这船,还真不一般呢。”

    林烽在一旁摸着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旋即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看向炼妖壶:“咦,总算是把那雷球炼化完了,接下来还要炼化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