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偌大的威海帮总部,此时此刻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张……张兄,也就是说,这是司徒大哥一手创立起来的帮会,而我们……”

    任妖也不娘了,说起话来反倒有些结巴。

    “我们把司徒大哥的帮会给毁了。”

    看着已经完全被血水浸染的小岛,吕安只觉心里堵得慌。

    不光是他,竹竿和张雄也是如此。

    不过到目前为止,张雄依旧不明白,自己之前在街道上得到的消息为什么是假的?

    难不成有人早就知道他们要来,是想要帮主司徒波渡劫的,所以才设下圈套,故意在街道上等待他们?

    可是这不可能啊,他们刚一靠岸,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不可能有人知道他们和司徒波的消息。

    这个谜团在张雄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张雄愈的心烦意乱,甚至连体内的元气躁动起来他本人都未曾现。

    “阳长老,你这话的意思是……这四个把我们威海帮几乎屠戮一空的修士,是友非敌?”

    说出这话,吕长老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其余几位长老也感觉这件事甚是荒谬。

    “不管如何,总之等司徒帮主出来之后再做定夺吧,我们就算想为帮众们报仇,也不是这四个人的对手。”

    阳长老颓然一叹,开口说道。

    几人话音刚落,便是现阁楼上的防御法阵出现了些许波动,紧接着半空中渐渐出现了司徒波的身影。

    看着已经变得一片狼藉的威海帮总部,司徒波睚眦欲裂,怒吼道:“是谁?这些都是谁干的?长老呢?”

    哗啦啦。

    威海帮剩余的帮众以及几位长老齐刷刷的跪了一地,鬼哭狼嚎的道:“帮主,您要为我们做主啊,就是他们,是他们动的手……”

    吕长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能成为司徒波的心腹,吕长老也是在帮会刚刚开始建立起便在帮中代替司徒波打理一物等向的事。

    可以说总部设立在这,并且建造到如此恢弘气派的程度,都是吕长老一手安排的,而这些帮众的吸纳,也都是他一点一点考验,吸纳进来的。

    结果现在,全部都毁了。

    毁的不单单是威海帮,还有他的心血。

    “嗯?”

    司徒波布满血丝的双眼向半空中看去,在看到四人之后,却是僵硬在原地。

    “司……司徒大哥。”

    任妖鼻子一算,却感觉心下愧疚万分,直接凌空跪了下来,这一次血洗威海帮,任妖杀的人是最多的,因此对于司徒波的愧疚感也是最为深重的。

    看到司徒波,许久未见的思念外加愧疚,全部爆出来,他一个堂堂合体中期修士,竟然在这一刻哭的稀里哗啦。

    被任妖这么一哭,司徒波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

    自己最好的几个兄弟来了,但是却亲手把自己创建的帮会弄成了这样,这是什么鬼?开玩笑的吧?

    司徒波暗地里掐了自己一把,觉得疼痛后才真切的意识到,这真不是梦。

    “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一个解释。”

    司徒波深吸一口气,只觉两眼黑,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声音中竟然带着一丝颤抖。

    或许这些帮会的成员每一个拿出来在司徒波看来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挥手即可灭之。

    但司徒波却已经真切的意识到,一个帮会对于一个修士的帮助有多大。

    建造威海帮到现在不到千年的时间,司徒波却已经为自己积累了一笔相当恐怖的财富,这些财富,放在炎玄大6上的任何一个拥有渡劫修士的小型势力都无法比拟。

    但他司徒波,还只是一个合体期修士却做到了这一点。

    一来是因为威海帮在短时间内展到了西华城第一帮会,占据了绝大多数资源,二来也是手底下的修士的确人多,哪怕每人贡献出一百块灵石,全部加起来也是一笔非常恐怖的数字。

    而一百块下品灵石对于任何一个金丹期乃至元婴期修士来说,都算不得什么。

    司徒波尝到了甜头,所以对自己创建至今的威海帮还是十分看重的,可今天,却毁在了自己几个兄弟的手中。

    就算几人的关系再好,司徒波也不免生出了些许怒火。

    张雄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旋即对司徒波隔空鞠了一躬,沉声说道:“司徒老弟,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太过疏忽,被奸人所利用……”

    紧接着,张雄将之前在街上遇到了林烽,又遇到了东华仙师,从这两人的口中得到消息的过程详细无比的说了一遍。

    之后又将来到威海帮之后,看门的威海帮帮众猖狂,以及笼罩司徒波的法阵,和司徒波气息紊乱的一系列缘由和张雄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

    听完这一切之后,司徒波傻眼了。

    自始至终,他竟然没有感觉到任何违和感。

    也就是说,换成是他,也会和张雄的判断一样。

    “那两个修士的面孔,张兄可还记得?”

    司徒波咬咬牙,他知道,今天这件事只能算是自己倒霉了。

    在那些死去的帮众和自己的兄弟面前,司徒波还是选择了自己的兄弟。

    毕竟对帮众而言,只能说帮众们是他的一颗棋子,一直在为他奉献而已,但这些与过命的兄弟却不一样。

    谁该舍弃,司徒波分的很清楚。

    虽然心下不爽,但也只能是这样了。

    “记得,我这就录入给你。”

    张雄心下松了口气,司徒波问出这个问题,证明他心里虽然还有芥蒂,却已经原谅他们了。

    而威海帮的帮众们就不干了。

    特别是吕长老,看着司徒波并没有追究这四人的意思,只觉心下一片森寒。

    “帮主,您……就不想想,那些死去的帮众,那些可都是我们的兄弟啊!”

    吕长老的话说出了帮会其他长老们的心声。

    不过这些长老却都没吭声。

    司徒波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吕长老对这个帮会的投入有多大,可眼下这种情况,难道吕长老本人就看不出来吗?

    司徒波正要说些什么,面色却陡然一变,他感觉到了一股令他心悸的威压正在天空之上缓缓凝聚。

    雷劫……貌似到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