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人是你们抓来的?”

    丁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口问道。

    “不是的叔叔,是他自己送上门来,自己把自己脱光了,又把自己捆在了柱子上,然后莫名其妙就开始破口大骂……”

    看着神色间明显带着不信之色的丁云,丁千山苦笑一声:“虽然这件事有些荒诞,但事实就是这样,所有人都可以证明这点。”

    丁云闻言,目光向一众长老身上扫去。

    那些长老纷纷开口说道:“对啊,太上长老,帮主说的没错,这件事的确很荒诞。”

    “我怀疑这个人应该是受了什么打击,疯掉,所以才做出如此离奇的举动。”

    众长老你一言我一语,总算让丁云相信了下来。

    “一个疯子,留着也没什么用了,杀了吧。”

    丁云稍作沉吟,淡淡的说道。

    “这老家伙好果断。”

    林烽嘴角一抽,这才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火了?

    如果只是为了杀人,他随手一刀就能结果这黑衣修士,又何必绕了这么大一圈,煞费苦心跑到定海帮的大本营来?

    “叔叔,这……是不是有些不妥,他可是司徒少峰的亲卫,如果我们在这上面做一做文章的话,会对威海帮的声望造成极大的影响。”

    丁千山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

    “影响?能造成什么影响?我的侄儿,难不成你以为我们抓个疯子弄的满城风雨,就真的能影响到威海帮了?虽然西华城里凡人居多,但凡人也是有智慧的,既然是疯子,哪怕是****都不会让人觉得诧异。”

    丁千山闻言登时愣住,仔细思量一下……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就算威海帮的人知道了,也只会拿出他已经疯了,跟我们威海帮无关这种理由来推脱,这样一来,反倒是拿疯子做文章的他们看上去有些傻。

    “那就杀了?”

    丁千山隐隐下定了决心。

    “别杀我!我不是疯子啊!我正常的很,我是我们司徒少主的亲卫柴三,我的脑子一点问题都没有。”

    人在面对死亡时总会恐慌,更别说是活了上千年的修士了。

    千年修行不易,谁也不愿意把自己这条小命交代掉。

    听到定海帮的人隐隐对他下了杀心,黑衣修士顿时慌了,连忙解释道。

    “嗯?”

    说完这句话,柴三突兀感觉,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到了他身上,而他也意识到了不妙。

    “既然你不是疯子,那也就是说,之前你辱骂我定海帮,辱骂老夫的话都是故意的了?”

    丁云眯起眼睛,眼中泛着森森寒意。

    “这……”

    柴三傻眼了,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承认自己是个疯子吧,小命就没了,不承认自己是疯子吧……好像小命还是保不住。

    柴三的额头上已然攀爬出细密的汗珠,心下将林烽骂了不知道几千遍。

    在他看来,自己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切,绝对和林烽脱不开干系,甚至是他一手所为也说不定。

    想到这,柴三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一个激灵猛然抬头:“丁长老,还有丁帮主,以及在座的各位道友们,这件事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我敢以心魔气势,来到贵帮绝非我本意啊!”

    “你是说,有人利用了你?”

    丁云皱起眉头,淡淡的问道。

    “对对对,绝对是这样的,之前我在追击一个人……”

    柴三吐沫飞溅,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部吐露了出来。

    定海帮的大本营中,此时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保持安静,静静的……听故事。

    “你的意思是,你追杀一个化神初期的修士,结果被人反虐,然后那人带着你进了我们定海帮的总部,并且把你捆在了这根柱子上,然后用奇特的方式逼迫你破口大骂,我说的对吗?”

    丁云听完后,面无表情。

    丁千山以及其余长老的表情和丁云差不多。

    而下方的诸多定海帮众,却是神色各异,有的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连忙把自己的嘴巴捂住。

    “这……没错,就是这样。”

    柴三弱弱的说道。

    “哦……”

    丁云应了一声,下一刻,他的声音却骤然提高了八百度,甚至忍不住爆了粗口:“无知小儿,你他吗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怒吼声气冲霄汉,同时道出了所有定海帮帮众的心声。

    “谁是负责总部守卫的,全部过来!”

    不等柴三辩驳,丁千山便扫视人群,沉声说道。

    人群中,陆陆续续有数十个修士走了出来,这些修士最弱的都是元婴巅峰,强一些的化神期,化神中期也有不少。

    “帮主。”

    这些人站出来后,纷纷施礼。

    “我问你们,你们是如何发现他进来的。”

    丁千山问道。

    “是这样的帮主,他就是一个人大摇大摆的飞掠进来的,展现出来的速度太快,至少有化神后期修士的速度,所以属下们没能将其拦截下来。”

    其中一个化神中期的修士站出来开口说道。

    “确定没有其他人?”

    “属下以心魔起誓,的确没看到其他人。”

    除了这名修士之外,其余人也纷纷表示没有看到第二个人。

    “各位长老,还有叔叔,可曾用灵识探查过四周?”

    丁千山又问。

    然而丁云却直接伸手制止了众人说话,淡淡的说道:“不用问了,我出关时就已探查过,我们总部方圆十里之内根本不存在任何陌生的气息,所以……”

    丁云将目光转向一脸惊惶的柴三,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之前所说的一切,都在编故事,都是在说谎。”

    “太上长老当真明察秋毫!”

    “就是,故事的确挺精彩,就是没有一点逻辑,堂堂化神后期的修士,竟然会被化神初期的修士击败,真是贻笑大方。”

    “最可笑的是,他居然说是有人带着他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把他捆到了这,恕我直言,这人能说出如此言论,明显把我们所有人都当成傻子了。”

    “能逃过太上长老和帮主灵识探查的,至少应该有合体后期修为吧?这番说辞漏洞百出,真不知道他怎么厚着脸皮编出来的。”

    “嘿,都把自己裤子脱了,脸对他来说还算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