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昏暗的楼道,一点也不像白天那个富丽堂皇的女子养生会所。不过,空气中那旖旎的香味,却依旧如故,林烽深吸一口气,便回想起了下午那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幕。

    “下午实在是太刺激了!差点害我走火入魔……”

    走上了二楼,看到两旁依旧关着门的一个个包间,林烽有点意犹未尽。毕竟他还是一个纯洁的热血少年呀!看到那些少妇们光洁成熟诱人的身子,哪里抵抗得住不上火啊!

    “不不不……林烽,你要冷静!冷静!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人了,有什么可激动的啊!时间不早了,还是赶紧找彤彤姐卸妆吧……”

    镇定下来,林烽收了胡思乱想的心思,朝着走廊尽头唯一亮着灯的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而此时,在办公室里,美女老板娘李雨彤正经历着她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突然闯进来的壮汉王钟,将她甩在了沙发上,不仅要逼问她关于美颜丹的丹方,更要对她行不轨之事。

    “你……你不要过来!丹……丹方可以告诉你,求你……求你放过我……不要过来……”

    随着王钟一步步靠近过来,面对威胁,李雨彤害怕到了极点,到了这种时候,她哪里还守得住,为了保住自己的贞洁,便决定将丹方告诉王钟。

    可是,王钟本来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武林败类,丹方在他看来本就是手到擒来的,反倒是眼前这个玲珑身材,诱人声音的美女老板娘,更是激起了他最本能的**来。

    “丹方自然是我的,而你……哈哈!我王钟几十年来玩过无数女人,还从来没有一个有你这么好的身材……快快快……掀开你的面纱,让本大爷看看你那娇容……”

    说着,王钟便兴致勃勃地上前要去揭开李雨彤脸上的面纱,不过李雨彤本能地缩成了一团,两只手挡在面前,瑟瑟发抖道:“不!不要……不要这样!我求求你……丹方就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你……你拿了它走好不好……不要伤害我……求求你……”

    脸上是李雨彤最脆弱的地方,她最害怕被别人看到脸上的胎记,自然百般遮掩。而现在,她更害怕的是眼前这个凶狠的壮汉,伤害和蹂躏自己。

    她想要叫,想要呼救,可是这么晚了,在自己的会所办公室当中,谁又能听到她的呼救呢?

    李雨彤自己也知道,这种时候,除了像王钟这样心有歹意之辈,不会有别人再过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命运这样的坎坷……从小就伴随着这个该死的胎记,让我失去了身为一个女人正常生活恋爱的资格,甚至连喜欢一个人的能力都没有……现在还……还遇到这样的事……真的要被这个壮汉歹徒给糟蹋了,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一刻,李雨彤真的是绝望到了极点,就算从小到大因为胎记被人歧视和嘲笑她都未曾有过轻生的念头,可是现在,被歹徒侮辱的话,就会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就是宁死也不愿意被人侮辱。

    李雨彤虽然生在京城豪门世家当中,衣食无忧,生活富裕,可是脸上的胎记却让她的生命黯淡无光。不过从小到大,她都没有放弃追求生命多姿多彩的希望,她始终相信,总有一天,不管是用什么办法,她会除掉脸上的胎记,做一个正常的漂亮的女人。

    报着这一线生机,李雨彤寻访过许多民间神医,也在神奇的西藏九死一生寻找神药,无论如何,她都坚强地为了这一线希望而坚持下去。

    可是现在,李雨彤觉得自己撑不住了,活着对她来说太艰辛了,命运对她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自己要承受这么多痛苦的遭遇呢?

    “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想通了这一切,心中已经完全绝望的李雨彤,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迅速地从沙发上蹿了起来,拿起梳妆台上的一把剪刀,抵着自己的喉咙,威胁壮汉王钟说道。

    现在,死已经成为了李雨彤唯一保持自己最后尊严的希望了。

    “哟!小妞你还挺烈的呀!不过,你尽管死……反正美颜丹的秘方你已经告诉大爷我了!你死了以后,身体还是热的……哈哈!大爷我可没有什么洁癖和讲究……”

    可是,让李雨彤没想到的是,王钟根本就不怕她的威胁,大笑了一声,再一次步步紧逼了过来,那种压迫感让李雨彤最后的一丝生的希望也断绝了,她深吸一口气,抓紧了手上的剪刀,正准备迅速刺入喉咙给自己来一个痛快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彤彤姐,我是林烽!你在里面么?我来找你帮我卸妆了……”

    原来,是林烽及时赶了过来,他这么一敲门,李雨彤心中那本来已经泯灭的希望之火,便噌的一下重新燃烧了起来。

    “是林烽……对了!这个时候,也就只有要回来卸妆的林烽会到我的办公室来了……”

    听到林烽的敲门声,李雨彤立刻激动了起来,在她都已经完全绝望之下,林烽成了她唯一的希望。就好像是在一片无尽的黑暗当中突然燃起了一盏希望的灯塔,李雨彤刚想开口朝着门口大声呼救,却不料那壮汉王钟速度更快,唰的一下便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了李雨彤的脖子,让她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

    “别以为有人能救得了你!老子可是后天四层的武者,门外这个臭小子既然赶来送死,我就成全他!”

    后天四层修为的王钟,动作飞快,朝着办公室门口走来,他一手抓住李雨彤的脖子避免她发出声音,另一只手却是慢慢地伸到了门把手的地方。

    “彤彤姐,开门呀!我是林烽……”

    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人答应自己,林烽便奇怪道,“难道彤彤姐不在?也下班回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从里面咔咔一声,打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