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林烽也早就已经料到,这杨豫川其实就是一个和事老加上墙头草,反正就是自己不想惹事,又想要大义凛然地沾一点便宜的。

    所以,干脆,林烽就让他当这个和事老,故意设局让那朱易接自己一招。

    在这种堂堂正正的条件比试之下,自己怎么虐杀他们都不为过,都是符合规矩的。

    林烽当然就不客气了,直接就出了个核弹这个杀手锏,灭杀化神期修真者嘛!让他们连元婴都没有机会逃出来,是彻底地飞灰湮灭了。

    至于这杨豫川,倒是有点意思,林烽也对第一大门派天道盟十分感兴趣,所以当时可以控制一下投掷核弹的方向时,就故意留了一手,饶了他一条命,不然的话,只要在他们的中间点引爆核弹,就谁也逃不掉了。

    “鱼羹?我看……就不必了!林道友,我还有要务……就先走了……”

    杨豫川是化神期的修真者,早就已经辟谷不吃东西多少年了。顶多就吃一些丹药和灵酒,至于人间的五谷菜肴什么的,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兴趣。

    所以,看到林烽居然拿出了一碗热情腾腾的鱼羹想要给自己吃,他也是觉得可笑,委婉的拒绝了。

    然而,就是他的这个行为,在千千万万的白羽门弟子们的眼中,却是非常的傻叉。

    “啧啧……这天道盟的杨副盟主,还真的是不识货啊!”

    “缺心眼啊!林道友这么厉害的鱼羹都不喝?还是送到他面前的……”

    “白白浪费了林道友的一番好意啊!”

    “若是他知道这鱼羹的真正功效,恐怕会后悔死了吧?”

    ……

    白羽门的弟子们,都偷偷笑着。

    林烽却是再三说道:“就一碗鱼羹而已,杨老头,你认不认我这个朋友?我难不成还会在这里面下毒不可么?”

    “这……林道友,你就莫强人所难了!我对什么鱼羹,根本没有一点口舌之欲啊!”杨豫川的态度却还是很坚决。

    “原来是这样啊!那算了!我就不强人所难了!你一把年纪也不容易,万一喝了我的鱼羹猝死了,算谁的?我林烽一向是敬老爱老,可不敢对老人家不敬!不过,浪费粮食是可耻的,来来来……白羽门的那个小子,你好像没有尝过我弄的鱼羹,今天算你走运!接着……”

    林烽笑了笑说道,然后便一把将鱼羹甩给了距离他最近的一个金丹期三层的白羽门弟子。

    这个弟子叫做董罗华,之前并没有来喝过林烽的鱼羹,是这两天才从外面赶回来的。

    当他回到门派以后,看到这么多师兄弟们的修为一下拔高了这么多,便十分奇怪,追问了原因后才知道是林烽的英雄鱼羹起的作用。

    当时,他就后悔死了,为什么会在这段时间外出啊?错过了这么一个天大的机缘啊!

    然而,好运还是降临到了他的头上来的。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位让他仰望崇拜的林道友,居然会随手将那杨豫川不要的英雄鱼羹甩给了自己。

    “谢……谢谢林道友!”

    那弟子董罗华见状,受宠若惊,赶忙驾驭着飞剑冲上前去,一下子抓住了装着鱼羹的碗,生怕掉落了一滴,那小心翼翼地样子,简直是好像看护着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一样。

    “哼!白羽门的弟子,怎么都是一群享受口舌之欲的小辈?不就是一碗鱼羹而已嘛?”

    看到这一幕,杨豫川还是很不屑的,在他看来,一碗鱼羹连稍微有点身份的凡人都看不太起,修真者又如何会放在眼中?还用得着这般呵护小心地端着?简直是可笑啊!

    然而,就在他觉得对方十分可笑的时候,所有的白羽门弟子和长老们,却反而觉得杨豫川很可笑……甚至是,可怜和可惜了!

    “若是他知道这鱼羹的真正功效,恐怕会后悔死了吧?”

    ……

    白羽门的弟子们,都偷偷笑着。

    林烽却是再三说道:“就一碗鱼羹而已,杨老头,你认不认我这个朋友?我难不成还会在这里面下毒不可么?”

    “这……林道友,你就莫强人所难了!我对什么鱼羹,根本没有一点口舌之欲啊!”杨豫川的态度却还是很坚决。

    “原来是这样啊!那算了!我就不强人所难了!你一把年纪也不容易,万一喝了我的鱼羹猝死了,算谁的?我林烽一向是敬老爱老,可不敢对老人家不敬!不过,浪费粮食是可耻的,来来来……白羽门的那个小子,你好像没有尝过我弄的鱼羹,今天算你走运!接着……”

    林烽笑了笑说道,然后便一把将鱼羹甩给了距离他最近的一个金丹期三层的白羽门弟子。

    这个弟子叫做董罗华,之前并没有来喝过林烽的鱼羹,是这两天才从外面赶回来的。

    当他回到门派以后,看到这么多师兄弟们的修为一下拔高了这么多,便十分奇怪,追问了原因后才知道是林烽的英雄鱼羹起的作用。

    当时,他就后悔死了,为什么会在这段时间外出啊?错过了这么一个天大的机缘啊!

    然而,好运还是降临到了他的头上来的。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位让他仰望崇拜的林道友,居然会随手将那杨豫川不要的英雄鱼羹甩给了自己。

    “谢……谢谢林道友!”

    那弟子董罗华见状,受宠若惊,赶忙驾驭着飞剑冲上前去,一下子抓住了装着鱼羹的碗,生怕掉落了一滴,那小心翼翼地样子,简直是好像看护着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一样。

    “哼!白羽门的弟子,怎么都是一群享受口舌之欲的小辈?不就是一碗鱼羹而已嘛?”

    看到这一幕,杨豫川还是很不屑的,在他看来,一碗鱼羹连稍微有点身份的凡人都看不太起,修真者又如何会放在眼中?还用得着这般呵护小心地端着?简直是可笑啊!

    然而,就在他觉得对方十分可笑的时候,所有的白羽门弟子和长老们,却反而觉得杨豫川很可笑……甚至是,可怜和可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