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林烽越是这样,苍云派那边可就越是怒火烧天了。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杨道友,你也看到了!此人如此嚣张跋扈,杀了我们苍云派的弟子和长老,居然还这般恬不知耻地炫耀和承认了。”

    听到这话的苍云派掌门朱易简直是要被气死了,可是他也比较谨慎,刚才林烽能够在他的这个灵识威压之下还没事儿,所以他十分怀疑对方是不是隐藏了修为。

    因此,朱易就直接将天道盟的杨豫川给拉了出来,让他来问责眼前的林烽。

    不过,那杨豫川还没有开口,林烽就又贱兮兮地指着朱易大笑道:“你这个老怪物!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刚才白羽门的掌门他们否认了这事儿,你也不高兴……现在我大大方方,光明磊落的承认了,你还是不高兴?你说说看……你到底要怎么样?你让我承认,我就承认,你让我否认,我保准说这事儿不是我干的!只要你高兴就好!”

    “哈哈哈……”

    “笑死我了!林道友怎么能这么逗?”

    “你们快看……那苍云派掌门的脸都气红了!”

    “这简直是太解气了!”

    ……

    白羽门的那些弟子们,本来被苍云派掌门闹到了家门口,就觉得十分憋屈和不满的。

    现在林烽一出现,这么一番话直接让苍云派那边哑口无言,真的是太解气了,而且关键还林烽的说的话还实在是有些太搞笑了,让人听了都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林烽这个臭小子,还是那么损!”

    萧霓裳露出了一个酒窝,笑着说道。

    “只要你高兴就好?姑姑,林烽这话说得真的是……太好笑了!”红霞在一旁也是忍俊不禁。

    紫霞仙子却是莞尔一笑,摇了摇头说道:“硬仗还在后面呢!比口舌的话,谁能比得过林烽?但是对方这么多化神期的,而且还是后期,来势不小啊!”

    的确,在紫霞仙子看来,自己这边势力太弱小了,哪怕是林烽也不过是元婴初期。化神期的白羽门倒是不少,可是对方会帮自己么?在几天之前,还互相对抗过呢!

    所以,由不得紫霞仙子不为林烽担心,但是,当她看到林烽那嘴角自信的笑容时,便知道林烽肯定是有把握也有办法了。

    “这个林道友,还真的是……”

    另一边,康长老可以说是完全哭笑不得了,他本来就想着林烽刚好在里面躲着不要出来的。结果这下还好,林烽不仅仅是出来了,还出言不逊,直接就承认了自己杀了人家苍云派那么多人,这一下血海深仇是肯定结定了。

    “康师叔,我们这下怎么办啊?保林道友倒是不保啊?”

    白掌门也是一边笑一边苦恼,这事儿闹得,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了。不仅仅是涉及到了和苍云派的恩怨,其中还有天道盟插了一手,那就不是这么好解决的了。

    “保!林道友天资纵横,而且他做的鱼羹更是有有如此奇特的道理,并且救了我们白羽门如此多的弟子,哪怕我们白羽门就此覆灭,也要保住林道友。”

    康长老倒是没有多考虑,白羽门的门风一向如此,修仙修道之人,最基本的仙风道骨,最基本的礼义廉耻是必须具备的。

    这就是白羽门为何近年来一直衰弱下去的原因,其他的门派都是不计手段和办法,一味的修道不修心,只为了自己的实力强大,而不修炼自身的内心,到处杀人夺宝。

    “那……康师叔,毕竟我是白羽门的掌门,让我去和他们交涉吧!”

    知道了康长老的决策之后,白掌门立刻飞身上前,直接就挡在了盛怒的苍云派掌门朱易和林烽的中间,喊道:“朱掌门!且莫动怒,这位林道友也是心直口快之辈,他说的话,你莫要太放在心上……”

    “不要放在心上?白掌门,你这话倒是说的有意思了?他杀了我苍云派数百人,现在又在我的面前炫耀此事,巧舌如簧,我还能不放在心上?哈哈哈……白掌门,看来,是你们白羽门有意要袒护此人了?此人到底和你们白羽门有什么关系?”

    心中还有些忌惮的朱易,此事却是已经被怒火冲了上头,锵的一下就将法宝飞剑给掏了出来,指着面前的林烽,质问白掌门。

    “此人和我们白羽门的关系,这……”

    说到这里,白掌门却是有些语塞了。不是不能说,而是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林烽这算是和他们白羽门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还想要搪塞说没有关系么?杨道友,你看看……这杀人凶手就在他们白羽门的修炼密室当中走出来的,这若是没有关系,能进入这密室么?”

    一回头,朱易又向杨豫川说道。

    不过,这个时候,林烽却是也很嚣张地锵的一下,从自己的神水空间当中弄出了一柄法宝飞剑来,笑哈哈地说道:“可笑!可笑!朱老怪!你来我白羽门的山门之前叫嚣,还敢问我是谁?不怕告诉你!在下就是白羽门的新任掌门林烽是也!怎么样?哈哈哈……是不是要被吓尿了……”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林烽的手中所拿着的法宝飞剑,正是白羽门掌门的象征白羽剑。

    “这是白羽剑?你是白羽门新任掌门?你才元婴期而已……这怎么可能?你是掌门的话,那白掌门算什么?呵呵……白掌门,看来你得好好解释解释一下啊?”

    朱易看着林烽手中的白羽剑,也是愣了一下,因为这白羽门的白羽剑和自己手上的苍云剑是一样的,都是掌门的信物,到极品法宝飞剑,从来不会离手的,可是现在却出现在了林烽的手中,这一下可就奇了怪了。

    而此时此刻,最最最最……尴尬的人,就要属白羽门的掌门白袍了,这尼玛要自己怎么解释啊?

    解释个屁啊!

    难不成,说自己的掌门信物白羽剑被林烽这个元婴期的小家伙给抢去的?这……这尼玛也太丢人了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