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朱顺才,是掌门朱易的一个重孙辈的弟子,当日也是跟着这些长老到百草谷那边去待命的。

    只不过,当时他嘴馋离开了一会儿,下山去凡人家中寻找一些吃食,回来的时候才刚好撞见了这一幕。

    当时,这朱顺才完全就是惊呆了,死死地躲在了远处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和气息来,并且录下了最后林烽带着白羽门弟子们杀人的一幕。

    直到林烽他们离开之后,朱顺才这才火速离开,回到了苍云派当中去告状了。

    一堆精英弟子惨死,六名元婴期长老身亡!

    这对于苍云派来说,简直是开派以来前所未有的损失和侮辱了。

    所以,掌门朱易登时就大怒,找来了天道盟的副盟主杨豫川主持公道,朝着白羽门这边杀了过来。

    天道盟,是东黄国十大门派势力之首,实力是最强的。

    但是,天道盟与其说是一个门派,还不如说是一个松散的联盟,在这个联盟当中,并没有传统门派当中的师徒关系,只是广大东黄国无门无派散修们组成的一个强大的联盟。

    而且,天道盟同时也作为了整个东黄国修真者之间势力的一个主宰和协调,天道盟没有掌门,只有盟主和副盟主。

    一个盟主,三个副盟主。

    但凡是整个东黄国当中有什么大的门派冲突之类的,都会由天道盟出面进行调停和协调。

    这位天道盟的副盟主杨豫川和苍云派的掌门朱易关系不错,所以朱易第一时间是拉着他来白羽门这边寻找一个公道的。

    “白掌门,康长老!怎么样?铁证如山,你们白羽门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不管是什么理由,你们白羽门的人在百草谷内对苍云派的弟子赶尽杀绝不算,出来之后,还要灭杀苍云派的诸多元婴期长老,这可就说不过去了……”

    杨豫川站在一旁,也是厉声质问起了白羽门道。

    “这……杨道友,此事……颇有些复杂!还请诸位不要误会,我们白羽门和苍云派虽然一向不和,可是也不至于下这样的狠手吧?肯定是有人污蔑在我们白羽门的头上的……”

    不管怎么样,这个罪名是不能认的,一旦认了就必须要承担相应的赔偿了,所以白掌门立刻就委婉地进行了否认。

    “哼!白掌门,这铁证如山!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你可别说……这个杀人的凶手不是你们白羽门的。”朱易冷哼一声,怒道。

    “哈哈!朱老怪,你这话说的还真的是在理!的确,这杀害你们苍云派弟子之人,的确不是本门的弟子。所以,此事和我们白羽门并无丝毫关联,你看他的服饰,根本就不是我们白羽门的风格……”

    听到朱易这话,康长老却是灵机一动,笑着抚须说道。

    “什么?康老头,你少胡说。周围都是你们白羽门的弟子,此人也是和你白羽门的弟子在一起,你敢说……他不是你们白羽门的人?哼!即便不是的话,也定然和你们白羽门逃不了干系!”

    那朱易不肯罢休,直接回头对天道盟的杨豫川说道,“杨道友,看来这白羽门是打定了心思不认账了。这下,恐怕就要劳烦杨道友启用天道盟的惩罚措施了……”

    “恩!”

    杨豫川闻言,也是点了点头,然后向白羽门的掌门和长老们说道,“白掌门,康长老,这回铁证如山,既然你们不认的话,我只能如实回禀盟主,然后对你们白羽门做出制裁了……”

    “万万不可啊!”

    “这可不行……”

    白掌门和康长老同时拦着喊道,他们可非常清楚的知道天道盟的惩罚有多恐怖。

    其实这也是为什么诸多门派会让天道盟成为十大门派之首的缘故,因为天道盟几乎是掌控着整个东黄国的各种资源的调度和生意来往。

    若是违背了天道盟制订的公约和法则,就要面临可能被天道盟强行制裁的可能,那么以后白羽门的弟子们就一律无法在天道盟的范围之内买卖各自的物品,同时……白羽门托管在天道盟下的那些灵矿和诸多矿脉,都会直接被天道盟补偿划分给苍云派了。

    “有何不可?白掌门,既然你们不承认这事是你们白羽门做的,那……就只能让天道盟的盟主来评判啦!”

    那苍云派的掌门朱易也一甩袖子,转身就打算离开了。

    “怎么办啊?康师叔,这……这下可是大事不好了啊!要不……我们让林道友出来?”掌门白袍立刻就着急了,传音询问康长老道。

    “更加不可!”

    康长老却是严厉地拒绝了,“林道友救了我们白羽门如此多弟子,本来就对我们白羽门有恩!白袍你糊涂啊!怎可恩将仇报?若是此时将林道友给交出来了,他必死无疑!倘若我们白羽门真的做了这样卖友求荣的事情,那往后千百年还有什么颜面立足在东黄国的修真界呢?”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白羽门岂不是……”

    “不用可是了!哪怕我们白羽门因此而没落,甚至在十大门派当中除名!也绝对不能这么做……”

    康长老的态度却是十分坚决的,甚至还反过来指责了白袍道,“白袍!你在掌门位置上这么多年,难道还没有看清楚么?我们修仙求道,最重要的是不能违背本心,不可违背道义……”

    “师叔!我……我知道了!”

    掌门白袍也没有过多的辩解,而是羞愧地低下了头来。

    而这个时候,在另一边,林烽所在的密室当中,他其实在感受到几股强大的气势的时候,就已经从对无上剑诀的领悟当中醒了过来。

    停止了剑之法则的领悟,林烽反而观察起了外面的局势,其实他是在等,也是在考验,他等着看白羽门的人到底是会将自己给交待出来呢?还是保下自己。

    不过,结果还是让林烽觉得十分欣慰和满意,白羽门并没有出卖自己,哪怕苍云派和天道盟的人愤愤要离开了,也并没有将自己就在百米之外的密室当中给交待出来。

    “好!既然你们有情有义保我,那我也保你们白羽门一番!”

    说罢!林烽直接就从密室当中走了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