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法则?康师叔,你莫开玩笑吧!法则连渡劫期的修真者也无法领悟得到,更何况是我们?”

    听到法则两个字,那白掌门也是当即炸毛了,毕竟这实在是有些太虚无缥缈了。

    “是呀!法则!法则!组成天地之间的法则,又怎么能是我们区区修真者能够领会的呢?据说连仙界许多修为高深的仙人们都无法领悟法则呢!”

    目光炯炯,康长老这一下却是盯着那石壁上的三个大字,叹了一口气说道,“当年我们的先祖何其意气奋发!一人之力创建了白羽门,让白羽门成为了第一大门派,打遍天下高手无敌手,然后才飞升的。我想那个时候,他可能就已经领悟了法则”

    “这法则的力量!我们的祖师真的做到了么?”

    白掌门愣住了。

    “是呀!我也是从典籍当中偶然之间看到的!是的,我们的祖师在渡劫期的时候,领悟了剑之法则,但是却无法传授给门下任何个一弟子。因为法则的奥秘,根本就无法说出来,更不能写出来。任何的纸张和玉简都无法承受法则的威压”

    苦笑了一声之后,康长老才指了指那三个大字说道,“所以,最后祖师就用了一个最笨的办法。那便是将剑之法则的奥秘,藏在了这三个大字当中。可是,这样一来,要想领悟却是难上加难,上万年来,根本就没有人成功过。”

    “难怪!真的是难怪我就曾经听说,其他一些门派的渡劫期和大乘期前辈们,也时常偷偷地跑来参悟我们这三个大字。他们门派当中的功法都是顶级修真功法了,也就只有法则对他们会有吸引力了”白掌门也是恍然大悟说道。

    “领悟了法则的力量后,凡人甚至都可以一招灭杀我们修真者,修真者可以一招击杀仙人,不可理喻!这就是法则的力量,哪怕是一丝丝”

    说罢!

    康长老转身离开,说道:“走吧!三天的时间太短,他是无论如何也领悟不到的。”

    “恩!是这个道理,这可是法则啊!”

    掌门白袍也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石壁上的三个大字,心中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勤奋一点,多多去参悟这三个大字。

    而此时,在闭关当中的林烽,却是整整盯着那三个大字一天一夜都没有闭眼了。

    连眨一下眼睛似乎都没有,他已经进入了一种神游的状态当中。

    剑!

    杀人的剑!

    血染的剑!

    用剑,是杀人!

    杀生,灭绝生机!

    在林烽的眼前,一柄柄杀人的剑呼啸而过。

    快!

    太快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林烽目不转睛,但是眼前却还是有一柄柄的飞剑而过,他的目光甚至无法停留在任何一柄飞剑之上。

    因为这些飞剑,实在是太快了。

    “怎么回事?这些飞剑,哪儿来的?”

    林烽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个什么状态,他只知道,眼前的一切,正是他所要痴求的,那隐藏在三个大字背后的至理,似乎马上就可以揭晓了。

    簌簌

    飞剑来!

    簌簌

    飞剑去!

    来来去去!

    此起彼伏!

    春夏秋冬!

    潮起潮落!

    天地之间,一切都有规律!

    世间生灵,也都有各自的生命周期!

    剑!

    是斩杀!

    断绝了其他生命的周期!

    这样的剑!

    是恶魔之剑!

    再快!

    也是一柄杀人的剑

    等等!

    想到这里的时候,林烽的思绪停住了。

    剑?

    不杀人的话!

    还叫做剑么?

    不快的话!

    还叫做剑么?

    这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在盯着这三个大字的时候,自己的脑海当中,会出现这样的一种反思呢?

    不杀么?

    那就等着别人来杀自己么?

    剑身上如果沾染的不是敌人的血,那岂不是就等着自己的血被浸染了么?

    哈哈哈哈

    林烽放声的笑,世人太傻!

    死道友不死贫道!

    天道似乎也是如此,一点都不讲究人情。

    生存,才是唯一的!

    物竞天择!

    这又有什么错误的呢?

    剑,被发明出来,便是一种武器!

    一种杀人的武器!

    难道不是这样的么?

    想到这里,林烽又犹豫了。

    不不是这样的!

    剑,不仅仅是杀人的剑。

    剑还是对了!

    剑还可以是君子剑!

    对!

    剑是兵器当中的君子。

    杀?

    不杀!

    拔剑的用处是杀敌!

    但是,拔剑的最终目的却是为了不再拔剑!

    终于,在这一刻,林烽的所有思绪,在发散出去的时候,又重新归拢在了一起。

    杀!

    不杀!

    杀人之剑!

    君子之剑!

    天道!

    捍卫!

    守护!

    一切的一切!

    剑之法则!

    不在于杀敌多少!

    而在于,剑的君子之道!

    手握利剑的强者,不应该去欺凌弱小。

    不应该去灭杀敌人!

    更应该做的是,去捍卫,去守护,去杜绝一切要拔剑的事情。

    哐的一声!

    林烽悟了!

    三个大字当中,林烽看到了!

    一个人影!

    没错,和无数的白羽门弟子们看到的一样,都是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就是白羽门的开派祖师白羽道人。

    哈哈哈哈

    林烽放声的笑,世人太傻!

    死道友不死贫道!

    天道似乎也是如此,一点都不讲究人情。

    生存,才是唯一的!

    物竞天择!

    这又有什么错误的呢?

    剑,被发明出来,便是一种武器!

    一种杀人的武器!

    难道不是这样的么?

    想到这里,林烽又犹豫了。

    不不是这样的!

    剑,不仅仅是杀人的剑。

    剑还是对了!

    剑还可以是君子剑!

    对!

    剑是兵器当中的君子。

    杀?

    不杀!

    拔剑的用处是杀敌!

    但是,拔剑的最终目的却是为了不再拔剑!

    终于,在这一刻,林烽的所有思绪,在发散出去的时候,又重新归拢在了一起。

    杀!

    不杀!

    杀人之剑!

    君子之剑!

    天道!

    捍卫!

    守护!

    一切的一切!

    剑之法则!

    不在于杀敌多少!

    而在于,剑的君子之道!

    手握利剑的强者,不应该去欺凌弱小。

    不应该去灭杀敌人!

    更应该做的是,去捍卫,去守护,去杜绝一切要拔剑的事情。

    哐的一声!

    林烽悟了!

    三个大字当中,林烽看到了!

    一个人影!

    没错,和无数的白羽门弟子们看到的一样,都是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就是白羽门的开派祖师白羽道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