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寂静!

    闭关!

    当林烽断绝了自己和外界的所有联系之后,便全心全意地进入了参悟这三个大字的境地。

    “当初那白羽道人,是用怎么样的方法,将这三个字镌刻在这峭壁之上的呢?”

    坐在底下,仰天望去,林烽再一次直视那“白羽门”三个大字。

    “又为什么是留下这三个字呢?”

    “白羽门?”

    “如果是其他的字呢?”

    “不对!应该是任何字都一样的!”

    “奥秘不在于什么字!”

    “奥秘只在于隐藏在字里行间的那种感觉!”

    “那么……这种感觉又是怎么样的呢?”

    ……

    林烽不敢直视这三个字,因为之前就已经尝到过厉害了,只能够悄悄地从旁边扫视过去。

    然而,饶是这样,只要他看到那三个字的形状的时候,就会觉得浑身有些战栗了起来,神魂灵识的力量,都会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冲击。

    “这三个字,果然有点名堂!”

    平复下来心情,林烽已经不再去看这三个字,而是转身将一份份的玉简给打开。

    “好!就先从这康长老的领悟看起。这老头也挺有意思的,居然还说的这么详细,他还真的是不怕我将他们白羽门的无上剑诀给学去,然后反过头来当他们的掌门了。”

    灵识进入这康长老给的玉简当中,里面他录入的那些感悟,全部都一一呈现在了林烽的脑海当中。

    “吾二十八岁时晋升筑基期,第一次仰望先祖所留三个大字。神魂收到强烈冲击!乃修养半年之久,神魂才得到恢复……”

    看到这第一段,林烽便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这康老头也在这三个字上吃了不少的苦头了。

    紧接着看下去……

    “吾五十岁时,晋升金丹期,方敢再次面对先祖三个大字。此次神魂虽然受创,但是从中似乎观看到了先祖舞剑之身影,自创一招灭绝神剑,金丹期已是同阶无敌……”

    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林烽却是一愣:“不是吧?这康老头该不会是骗人的吧?他金丹期的时候,就能够从这三个大字当中看到剑招了?还自创了一招这么吊炸天的剑诀?灭绝神剑?听起来很霸气啊!不过你当时才金丹期啊?”

    又往下看去!

    “吾一百岁时,侥幸进入了元婴期,再次观看先祖所留三个大字时,却是一无所获!是很平淡的三个大字,亦无任何的神魂压迫之力……”

    “吾二百岁时,元婴后期,再次观看,依旧如此!”

    “吾三百岁时,晋升化神期,再次观看,依旧如此……”

    ……

    往后不管是多少次,林烽也就只能看到“依旧如此”四个字的内容了,这倒是让他觉得十分奇怪了。

    “为什么我现在明明是元婴期,看着三个大字的时候,依旧会有神魂被冲撞的感觉呢?而这老头却是一点的没有感觉了呢?”

    怀着这样的疑惑,林烽继续查看其它的玉简。

    不过大多数都和那康长老的是一样,大部分的弟子们都曾经多次参悟这三个大字的内容,但是要么是受到了神魂的冲撞受伤,要么就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仅仅有一部分人,看到了里面似乎有人在舞剑,然后悟出了一些威力巨大的绝招来而已。

    ……

    一千个人的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林烽足足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去参悟这么多白羽门弟子们对于这三个大字的领悟和经验。

    但是,结果却让他自己也觉得十分疑惑。

    他本来以为,大家都会有不同的体验,然而结果却还是那么几种而已。

    并且,林烽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都没有撒谎,也没有对自己有所隐瞒,而是根本就不怕自己会从他们的这些参悟当中得到什么宝贵的经验。

    “失算了么?”

    埋头思考的林烽,有些苦恼,但是他不气馁,一点也没有放弃。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解答一道非常难的数学题一样,将一大堆的公式都摆在了一边,却好像没有一个头绪的样子。

    但是,林烽却始终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解开这一道题。

    “既然是这样的话,好!那就让我再次领略一下,这三个字有什么至理奥秘吧!”

    脑海当中将所有人的领悟都融合在了一起,林烽深吸一口气,继续抬头朝着那三个大字看去。

    ……

    与此同时,林烽闭关修炼参悟,白羽门内却是一片热闹非凡了起来。

    因为林烽弄的英雄鱼羹,简直是让整个白羽门的实力都上了一个台阶,这可不是某个人的实力,而是整体的实力。

    所以,白羽门的长老们,对和林烽一道来的萧霓裳和紫霞仙子她们可以说是热情款待。

    太上长老康长老和掌门白袍这两天也都是笑呵呵地,早就已经和林烽冰释前嫌,毕竟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仇隙,都是一些误会。

    第三日的早上,掌门白袍来到了山前,看着还在闭关的林烽,笑着问身边的康长老道:“康师叔,你说……这林道友,能否在三日之内真的领悟了我们白羽门的至高剑诀啊?”

    “不可能的!没有人能够做到,哪怕是我们的开派祖师自己也说过,若是真的有人能够领悟他留下的剑诀,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强大的积累和多年的苦研……”

    康长老却是笑了笑,摇头说道。

    “也好!这样,他便会乖乖归还我们的白羽剑了。”

    脸色一红,掌门白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毕竟被林烽这么一个小辈夺取了至尊代表的白羽门,的确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

    “恩!不过到时候,也不要为难与他。这样的小辈,天资纵横,前途无可限量啊!”

    摸了摸半截长须,那康长老淡淡地说道,“若是能拉拢他加入我们白羽门的话,我们白羽门未尝不能成为十大门派之首。”

    “哦?康师叔,你真的对他的期待如此之高?”

    “如果说,在我有生之年见过的所有修士当中,真的有人可以参悟先祖留下的无上剑诀,那么这个人……必然是林烽。据说,这剑诀当中蕴含的是……剑之法则!白袍!那可是法则啊!”康长老铿锵地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