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法宝级别的飞剑!

    早就已经可以和修真者心意相通了。

    更不用说,是白掌门这种化神期的修真者,基本上只要这一柄白羽剑在他感知范围的几千里内,他都可以一个念头让白羽剑自动飞回来。

    然而,在刚才白羽剑消失的一瞬之间,白掌门却是惊恐的发现,根本一点联系都没有了。

    完完全全的切断了!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除非对方能在一瞬之间就炼化白羽剑,或者摧毁了白羽剑,不然的话,哪怕是将白羽剑藏得再紧,白袍是可以感受到白羽剑在什么地方的。

    而现在,就好像白羽剑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白袍努力地将自己的灵识给扩散出去,却依旧没有发现白羽剑的丝毫踪迹。

    “白袍!怎么回事?你的白羽剑,去哪儿了?快点找回来啊!”

    看到这一幕,那康长老也着急了,因为这白羽剑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极品法宝,但是实际上,这曾经是一柄仙剑,只是受过一次重要的损害之后,丢失了仙气,才成为了极品法宝的。

    而且,只有这一柄白羽剑,才能够打开白羽门的宝库,也只有这一柄白羽剑,才是白羽门掌门真正的象征。

    每一代的掌门在接受这一柄白羽剑的时候,都曾经发下重誓,剑在人在,就算是自己死亡,也不能让白羽剑有失。

    所以,白羽剑对于白羽门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因此,在发现白羽剑丢失了之后,那白掌门的脸色才一下阴沉了下来,其他的几名太上长老也变得焦急了起来。

    “不好!白羽剑消失了,林道友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办法,居然收了掌门师尊的白羽剑啊?”

    在旁边一直小心翼翼看着的王破风,也是眉头紧皱了起来。

    “啊?父亲的白羽剑被林道友收走了?这可怎么办啊?”

    白双双现在是两面为难,非常的纠结,根本就不知道应该要帮谁了。

    可是,看到父亲的白羽剑被林烽轻易地收取了,又忍不住替父亲担心了起来。

    “是呀!小师妹,我们白羽门掌门的象征就是白羽剑,剑在人在……剑毁人……亡……如果掌门师尊找不回白羽剑的话,按照门规就应该自裁谢罪!”

    王破风面色凝重地说道,“而且,从此以后,我们的练剑宝库便永远无法再开启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那……那我让林道友快快将白羽剑还给父亲吧!”

    一听到这话,白双双的脸色也是剧变。

    这白羽剑不仅仅是掌门的荣誉和象征,还是练剑宝库的钥匙。这个练剑宝库内,有多年来白羽门前辈们的练剑法门,以及一些法宝飞剑沉睡在其中,只有最有天赋的弟子,才有可能进入其中领悟剑诀,并且挑选符合自己的法宝飞剑。

    可能够开启这个练剑宝库的唯一办法,便是这一柄白羽剑了。

    如今林烽将这一柄白羽剑给弄没了,顿时便让整个白羽门的弟子也好,长老们也好,都立刻给炸毛了。

    “小子!把我的白羽剑还来,你把它藏在哪里了?快交出来,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第二千一百七十六章有事好商量啊!

    法宝级别的飞剑!

    早就已经可以和修真者心意相通了。

    更不用说,是白掌门这种化神期的修真者,基本上只要这一柄白羽剑在他感知范围的几千里内,他都可以一个念头让白羽剑自动飞回来。

    然而,在刚才白羽剑消失的一瞬之间,白掌门却是惊恐的发现,根本一点联系都没有了。

    完完全全的切断了!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除非对方能在一瞬之间就炼化白羽剑,或者摧毁了白羽剑,不然的话,哪怕是将白羽剑藏得再紧,白袍是可以感受到白羽剑在什么地方的。

    而现在,就好像白羽剑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白袍努力地将自己的灵识给扩散出去,却依旧没有发现白羽剑的丝毫踪迹。

    “白袍!怎么回事?你的白羽剑,去哪儿了?快点找回来啊!”

    看到这一幕,那康长老也着急了,因为这白羽剑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极品法宝,但是实际上,这曾经是一柄仙剑,只是受过一次重要的损害之后,丢失了仙气,才成为了极品法宝的。

    而且,只有这一柄白羽剑,才能够打开白羽门的宝库,也只有这一柄白羽剑,才是白羽门掌门真正的象征。

    每一代的掌门在接受这一柄白羽剑的时候,都曾经发下重誓,剑在人在,就算是自己死亡,也不能让白羽剑有失。

    所以,白羽剑对于白羽门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因此,在发现白羽剑丢失了之后,那白掌门的脸色才一下阴沉了下来,其他的几名太上长老也变得焦急了起来。

    “不好!白羽剑消失了,林道友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办法,居然收了掌门师尊的白羽剑啊?”

    在旁边一直小心翼翼看着的王破风,也是眉头紧皱了起来。

    “啊?父亲的白羽剑被林道友收走了?这可怎么办啊?”

    白双双现在是两面为难,非常的纠结,根本就不知道应该要帮谁了。

    可是,看到父亲的白羽剑被林烽轻易地收取了,又忍不住替父亲担心了起来。

    “是呀!小师妹,我们白羽门掌门的象征就是白羽剑,剑在人在……剑毁人……亡……如果掌门师尊找不回白羽剑的话,按照门规就应该自裁谢罪!”

    王破风面色凝重地说道,“而且,从此以后,我们的练剑宝库便永远无法再开启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那……那我让林道友快快将白羽剑还给父亲吧!”

    一听到这话,白双双的脸色也是剧变。

    这白羽剑不仅仅是掌门的荣誉和象征,还是练剑宝库的钥匙。这个练剑宝库内,有多年来白羽门前辈们的练剑法门,以及一些法宝飞剑沉睡在其中,只有最有天赋的弟子,才有可能进入其中领悟剑诀,并且挑选符合自己的法宝飞剑。

    可能够开启这个练剑宝库的唯一办法,便是这一柄白羽剑了。

    如今林烽将这一柄白羽剑给弄没了,顿时便让整个白羽门的弟子也好,长老们也好,都立刻给炸毛了。

    “小子!把我的白羽剑还来,你把它藏在哪里了?快交出来,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