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名康长老的来历可是非凡,今年已经一千五百多岁,化神期末期,是掌门白袍的师叔,也是现在白羽门内辈分最高的太上长老了。

    其他的太上长老都是和掌门白袍一个辈分的,所以他们对白袍说话还比较客气,然而康长老却是丝毫没有要客气的意思,劈头盖脸地就先将白掌门给骂了一顿。

    “康爷爷……”

    在里面的白双双见状,也赶紧站出来替自己的父亲说话道,“康爷爷,父亲他会向林道友认错的,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父亲只是想要考验林道友一番的。”

    此时此刻的白双双,真的是有些欲哭无泪了。原本一切都是相安无事的,林烽是自己白羽门的救命恩人,父亲只是紧张自己,所以提前考验了他一下,结果却闹出了这么一出误会来。

    险些,还将白羽门都给夷为平地,这玩笑……开的有些大了啊!

    而现在,将五名太上长老都给招惹了出来,就更加不好收场了。

    不过,白双双思来想去都知道是自己的父亲做的太过分了,所以便走到父亲的面前,说道:“父亲!是你误伤了林道友他们,所以……道个歉认错……也……也是很正常的……”

    “双双!连你也叫我道歉?不可能!门派的弟子们都还看着呢?要是我这个掌门都向一个外人这样低头了,我们白羽门……白羽门的脸面呢?”

    有些顽固不化的白掌门,是死不认错,坚决不改。

    然而,其他的那些太上长老们,却还是在琢磨着刚才的那一场炸天的大爆炸。

    因为刚才他们急着要将这个爆炸的威力给化解掉,所以也没有时间过多的考虑和研究。

    现在化解了危机之后,他们分析了一下这爆炸的力量和来源之后,便更加地震惊不已了。

    “这……不可能!一点灵气波动都没有,这是什么法宝?如此巨大的爆炸威力,怎么可能没有灵气波动?”

    “小心!诸位师兄,这爆炸虽然已经结束了,可是好像……威力还在持续啊!你们用灵识扫描一下那周围的花草……”

    另一名太上长老现了辐射,便立刻心悸不已地大叫了起来。

    “看那边的花草?怎么了?长得挺不错的啊!”

    “是呀!还有威力?不可能啊!一点火光和爆炸的迹象都没有啊!”

    ……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太上长老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可是当他们讲灵识试探地扫描一下四周之后,也都纷纷被惊呆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些花草的生机,居然在快地流逝……周围也没有任何地攻击啊!难不成,真的是刚才爆炸的余威么?”

    “这……这爆炸的威力如此之大,还有这样的余威!这样的法宝,一定要弄到手,只是……这根本连灵气都不耗费,老夫太好奇了,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大的威力呢?”

    ……

    这些太上长老们,一个个都是人精了,只要是感受到了刚才的那一场巨大的爆炸之后,都会很清楚这核弹的价值的。

    更不用说,现在核弹的后续威力出来了,这种延续性和破坏力,就更是让这些太上长老们眼睛光了。

    这要是在和人争斗或者被人追杀的时候,随手丢出这么一枚核弹来,那是直接就秒杀一片了。

    只不过,这种攻击完全是无差别攻击的,如果不抓紧时间跑远一点的话,怕是连自己也会搭进去了。

    所谓,核武器有风险,使用需谨慎。

    “快说,白袍!这个林烽究竟在什么地方?你带我们去,然后,你好好认一个错,这个天才骚年,一定要拉入我们白羽门内,不管花费什么样的代价……”

    那名脾气有些不好的辈分最高的康长老,非常肯定地冲白掌门说道。

    “康师叔,这……邀请他加入我们白羽门,这一点我举双手同意。但是让我跟他认错的话,不行!坚决不行……”白掌门依旧在坚持着他自己的脸面。

    毕竟,现在整个白羽门的弟子们都关注着这件事,如果自己这个掌门真的向林烽道歉了,那么恐怕……他的掌门之位也没有脸再坐下去了。

    不过这个时候,在一旁的白双双和王破风看到林烽等人有驾驭着飞剑飞了过来,便赶紧喊道:“各位太上长老,林烽……那就是林烽,他飞回来了……”

    嗖嗖……

    很快!

    林烽和紫霞仙子等人,一下就又飞到了白羽殿的外面。

    “林道友,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父亲,他其实对你没有恶意的……”

    一看到林烽出现,白双双就立刻开始为自己的父亲解释了起来,为刚才的事情感到抱歉。

    但是,林烽却根本不领情,反而冷哼了一声地说道:“哦?没有恶意?如果没有恶意的话,会这样下死手么?”

    “没有的!林道友,父亲其实是在考验你……”

    “有这样考验的么?”

    林烽不再理会白双双,而是转过头去,看向那五个太上长老,笑着说道:“哟呵!五个老家伙出来了,刚才六个人一起弄了一场炸天的秀,表演的挺不错,我给你们99分,剩下一分不给,是怕你们骄傲……”

    这一番话说出口,林烽旁边的萧霓裳她们便哈哈大笑了起来,但是白羽门的太上长老们却是脸色很难看,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林烽的最贱,还不是一般的贱。

    说出来的话,都能够将人给气死了。

    “没有的!林道友,父亲其实是在考验你……”

    “有这样考验的么?”

    林烽不再理会白双双,而是转过头去,看向那五个太上长老,笑着说道:“哟呵!五个老家伙出来了,刚才六个人一起弄了一场炸天的秀,表演的挺不错,我给你们99分,剩下一分不给,是怕你们骄傲……”

    这一番话说出口,林烽旁边的萧霓裳她们便哈哈大笑了起来,但是白羽门的太上长老们却是脸色很难看,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林烽的最贱,还不是一般的贱。

    说出来的话,都能够将人给气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