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整个版面的帖子,全部都是直接或者间接和林烽挂上了勾。尤其是其中一些帖子已经挂了好几天,浏览点击已经十几万,回复也被刷了上万,李雨彤虽然不怎么玩贴吧,可是也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难道说,林烽还是一中的红人不成?也难怪,这么有魅力的小男生,一定是一中的校草吧!”

    看到这么多议论林烽的帖子,李雨彤就更加好奇起来了,带着这样的疑问和期待,一个帖子一个帖子的点开看过去。

    “我的人生要像石灰一样,别人越是泼我的冷水,我就越是沸腾……”

    “秦嫣然,我会考上年级前十名,让你当我的女朋友的!”

    “咬狗,不准你再欺负我们一中的同学……”

    “人们很少嘲笑你的梦想,而是嘲笑你的实力……”

    ……

    林烽所说过的那些大话、激励人的话,还有一些感慨,都被听到的同学发在了贴吧里。在这些帖子当中,还有许多人是在嘲笑和抨击林烽,但是更多的却是一些力挺林烽的。

    当李雨彤将这些帖子大致浏览了一遍之后,却是被林烽的经历和话语都深深地感动了。从林烽还是默默无名的差生,再到战胜二中篮球队成为一中英雄,仅仅才不过两三天的时间而已。

    “原来林烽原先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差生,连和校花说话都不敢……可是他现在,却一步步成长自信起来,成为了一中的英雄。他完成了自己的蜕变,通过他的努力,他自信,他骄傲……他说的很对,人的一生就应该像石灰一样,不要怕被泼冷水,别人越泼冷水,就应该越沸腾,越努力……”

    人们为什么那么喜欢看一些伟人的励志传记呢?就是因为看到别人从默默无闻受苦受难到崛起荣华的过程,特别的感同身受,同时也能够激励自己像他们一样崛起。

    此时的李雨彤,从贴吧的帖子里了解了林烽在一中的事迹之后,就特别地感同身受。林烽默默无闻饱受别人非议和白眼的时候,不就和自己这半边可怕的脸一样么?人人看到自己都是惶恐和躲避或者在一旁偷笑。

    李雨彤此时是多么希望自己也可以和林烽一样,有一天苦尽甘来,不要再受到别人的嘲笑和躲避。有一天可以堂堂正正地以自己的真面目见人,不必再用轻纱遮面。

    “林烽,你是好样的!彤彤姐支持你,相信这一次的质检考试,你一定会考出好成绩,嘻嘻……然后把漂亮的校花泡到!”

    看着看着,李雨彤不知不觉地就成为了林烽的“脑残粉”,她的心里面和那些一中的小女生一样,也有一中强烈的期盼,希望林烽可以尽快地实现他的目标,考出好成绩,追到校花秦嫣然。

    同样的,像林烽这么励志、厉害又帅气的小鲜肉帅哥,也不知不觉当中走进了她的心里面,走进了她那个自我封闭了十几年的少女心扉当中。不过,李雨彤自己也知道,没有人会喜欢自己这么一个丑八怪的,就算是父母介绍相亲的那些世家子弟,一看到自己的左边脸,无一例外也都是被吓得借故逃走了。

    所以,李雨彤的心里面根本就不奢望林烽能喜欢自己,像现在这样林烽见到自己不害怕,能喊自己一声彤彤姐,李雨彤便觉得心里面很满足了。

    “对了!敏静不是说了么?林烽吃过饭就会尽快赶来的,现在都快九点钟了,怎么还没到?”

    看了看时间,李雨彤发现自己看了快一个小时的一中贴吧了!脑子里面都是林烽两个字,可是现实当中的林烽,却还没有过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门外传来了一点动静,似乎是有脚步声。李雨彤听到心中一喜,认为是林烽来了,于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欢快地跑过去要给林烽开门。

    “林烽,怎么来得这么晚,你再不来,姐姐我就要……”

    晃的一下打开办公室的门,欣喜的李雨彤等到的并不是他意料之中的林烽,而是一个横眉怒目的陌生壮汉。

    “啊!你……你是谁?”

    打开门后,李雨彤着实被这壮汉狠狠地吓了一跳,她本能地往后退了几步,瞪着惊恐的大眼睛,看着那壮汉,叫道。

    “哈哈!你就是静心老尼姑的那个俗家弟子吧?老子在会所的门口等了好几个小时,也不见你出来,只好自己进来找了……”

    没有错,这个横眉怒目的壮汉,就是楚中元带来的那个传承了八卦掌的武者王钟,拥有后天四层的古武实力。他寻找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打听到了美颜丹炼制丹方被静心老尼姑教给了她偶然收下的一个俗家女弟子。

    最后通过楚中元的情报网络,又锁定了在芝安市开美源女子养生会所的李雨彤。刚刚他从楚中元的宝马车上下来,是打算埋伏在会所的门口,等待李雨彤下班之后,跟在她的背后再找机会下手的。

    可是,等来等去,整个会所的员工都已经走光了,里面的灯光都关闭了,王钟也没有发现李雨彤的踪迹。王钟便以为今天可能李雨彤没有在会所,或者是已经走了他没有注意到。

    不过,王钟也不甘心白来一趟,他猜想着也许李雨彤会将丹方留在会所当中,便趁着会所的员工都走光了,悄悄地潜入了进来。谁知道,一进入会所之后,便发现二楼办公室的灯光还亮着,他心中大喜,猜测极有可能李雨彤还没有走。

    这不他才刚走到二楼办公室的门口,李雨彤就从里面打开了门,都省了他踹门撬锁的功夫。

    “你到底是谁?为……为什么会知道我师父的法号?这……这里是私人会所,请……请你出去……”

    被惊吓到的李雨彤,连忙退到了办公室的角落,指着步步逼近的壮汉王钟,警告他道。

    “哈哈!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是来拿丹方的。不想死的话,就把丹方交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