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死老头子?

    众人一下就被林烽口中所喊得这些话给吓到了。

    不过转念想想,似乎林烽喊得也在理啊!

    苍云派的这些元婴期老怪们,哪一个不是几百岁了,的的确确就是死老头子啊!

    只不过,林烽的这嘴有些太损了一点,他这话一说出口,那苍云派的元婴期长老们全都一个个憋红了脸怒气冲冲起来。

    要知道,修真者们最忌讳谈论的就是一切和年龄有关的话题,尤其是他们这种已经几乎快要耗尽了寿元却还是停滞不前在元婴期的老怪们,听到林烽喊他们死老头子,几乎是肺都快要气炸了。

    他们在门派当中,哪一个不是被万千弟子们尊称的元婴期长老啊!如今,居然被林烽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指着鼻尖骂死老头子,这简直是戳中了他们的痛处了。

    “找死!”

    最先怒的是刘玄青,他的年纪已经将近五百岁了,在元婴期停留了超过了两百年,却一直迟迟无法突破。

    所以,他听到林烽这个毛头小子死到临头居然还敢口出狂言,便恨不得将林烽立刻一巴掌给拍死。

    “哟哟哟……怎么了?老东西!恼羞成怒了么?你们这些苍云派的元婴期长老,就这么以大欺小,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么?你们苍云派的脸面到时候何在?”

    见那刘玄青马上就要发作了,林烽反而很淡定地叫道。

    “你……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看你的年纪不大,能够修炼到金丹期也着实是不容易。不过,今日……老夫就老实告诉你吧!这些人和你,一个都逃不掉,都要死……”

    两眼已经赤红一片,刘玄青哈哈大笑道。

    “林道友,你快逃吧!不用管我们了……”

    王破风几乎是已经绝望了,如果是林烽他们刚出来的时候就立刻逃走,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但是现在这些元婴期的老怪们都盯着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逃走的可能性了。

    “逃?为什么要逃?你们几个老东西,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而且,你们这样杀害白羽门的弟子,就不怕白羽门对你们苍云派宣战么?”林烽眯起眼睛,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就是在拖延时间,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探查一下这些元婴期老怪们的实力和弱点,以及最重要的是那天罗地网法宝的破解之法。

    “哈哈!我们苍云派会怕他们白羽门?况且,这些白羽门的弟子们,竟然在百草谷当中残忍地杀害我们苍云派的弟子,这等血海深仇,我岂能不报?杀死他们是应该的,他们死有余辜而已。”

    因为料定林烽他们逃不了啦!所以刘玄青反倒是不急着动手,而是很戏谑地盯着林烽,笑着说道。

    “哦?你们苍云派的那些龟孙都被人宰了?所以……是要你们这些龟爷爷们出来给他们报仇咯?”林烽笑着说道。

    他这话一说出口,在场的众人便忍不住也都笑出了声来,哪怕是被天罗地网困住的那些白羽门弟子们,也都忍俊不禁起来。

    “岂有此理!看来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老夫这就送你上路……”

    刘玄青气急了,正打算拍掌过去的时候,林烽却突然喊了一个暂停叫道:“停停停……老东西!我这有一个重要消息。”

    “重要消息?”

    听到这话,刘玄青立刻就冷静了下来。因为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寻找到还魂草,所以一听到林烽说了重要消息,便下意识地觉得可能和还魂草有关。

    刷的一下!

    刘玄青收回了大招,然后怒瞪着林烽喊道:“你有何重要消息,若是毫无意义!只是为了想要拖延时间逃跑,老夫明着告诉你,是没有丝毫作用的。你们是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的……”

    “哎呀呀!我说你这老东西,怎么性子这么急又这么暴躁!一点也没有一个老人家的样子,你不是在找杀害你苍云派弟子们的凶手么?其实……我知道真凶是谁……”林烽微微一笑,很淡定地说道。

    “真凶?老夫已经找到了,就是这些白羽门的弟子。”

    刘玄青想当然地说道。

    “自以为是的老东西,你凭什么肯定是他们杀的?你有证据么?”林烽又道。

    “证据?老夫说是他们杀的就是他们杀的。而且,老夫要打开他们的储物袋查看他们的物品当中是否有我苍云派弟子的,他们心虚不肯,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么?”刘玄青冷哼道。

    但是,林烽听到这里却是乐了,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我说老东西,看来你是真的上了年纪,瞎了你的狗眼了。你不用打开他们的储物袋,其实……你们苍云派的那些阿猫阿狗龟孙子们,全都是我杀的。”

    “你杀的?哈哈!滑天下之大稽!我苍云派的金丹期弟子们,一个个都是天之骄子,在同级当中少有敌手。凭借你区区一人,想要全部灭杀我苍云派的弟子们,简直是……是老夫此生听到的最可笑的大话了。”

    一听到林烽说出这话来,那苍云派的长老刘玄青也是一脸地不相信,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他的那些长老们,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他们虽然口口声声说是白羽门的人杀害了他们苍云派的弟子,但是实际上他们是觉得自己门派的弟子们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机遇在里面,还没有来得及出来而已,不可能被白羽门的人击杀的。

    那就更加不可能被林烽这么一个区区金丹期的修真者给全部击杀了,所以一个个都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哟呵!看来你们不相信啊!不拿出一点证据来,你们还以为我在吹牛咯?”

    说着,林烽哗啦一下,很随意地从自己的储物袋当中甩出了一些战利品来。

    “什么?这是我徒儿的飞剑……”

    “天呐!这是我赠与我徒儿的一件扇形灵器,怎么会在他那?难道说,我徒儿真的已经遭了毒手了么?”

    “不!我的儿啊!这是我儿的玉佩,我的儿真的是你杀的?不!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