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妈,你怎么了?妈,你别吓我啊……”

    本来已经在心里为自己计划成功而喝彩的徐敏静,一见母亲的心脏病发作了,立刻吓得面如死灰,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阿姨!徐老师,阿姨这是……什么旧疾发作了么?”

    徐母突然病发倒在了沙发上,林烽也是被狠狠地吓了一跳,按照徐老师给的剧本里面,可没有这一出呀!怎么刚刚还看着好端端的徐母说倒下就倒下了啊!

    “林烽,不好了!我妈的心脏病突发……快快快……你快帮老师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愣着不知道怎么是好的徐敏静,被林烽这么一提醒,急忙说道,然后上前赶紧扶住自己的母亲,慌乱着要让林烽快点打电话叫救护车来。

    “心脏病?怎么回事?怎么这几天我净是遇到心脏病患者啊!路上救的那个老奶奶是心脏病突发,护士姐姐说的隔壁家阿姨也是心脏病,现在连徐老师的母亲……竟然也是心脏病突发!难怪有报告称心脏病已经成为了人类健康的头号杀手了……”

    听到徐母是心脏病突发,林烽反倒是淡定了下来,只不过心里面郁闷这心脏病在中老年群体的高发概率。

    “妈!你挺住,救护车马上就到……马上就……”

    徐敏静按照急救的方法,帮母亲调整体位,保持比较缓和的姿势,但是也急得快要哭了,不断地呼喊着母亲。不过,当她一回头,看到林烽还没有去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时候,立刻就急了,大声叫道:“林烽,你还愣着作什么啊?快点……帮我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徐老师,别担心!阿姨会没事的,先喝杯水缓解一下……”

    刚刚林烽没有去打电话,反倒是从客厅里找了一个茶杯,迅速地从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当中调了一些神水进去,然后急忙端了过来。

    “喝水?喝水有什么用啊?林烽,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我妈现在心脏病突发了……必须马上送医院去,你快点打电话帮我叫救护车啊!喝什么水啊!”

    见林烽这么不知道轻重缓急,徐敏静是真的急了怒了,冲着林烽大声叫道。

    “徐老师,你就相信我!喝了这水,阿姨的心脏病就会好了……”

    事态紧急,而且林烽也知道即便解释了也很难让徐敏静真的相信神水的效果,所以直接上前一步,推开了徐敏静,将徐母扶着,迅速地把这一杯神水给徐母灌了下去。

    而且,这一次在灌神水的时候,林烽还特意将自己的灵识给释放了出来,同时,一只手按压在徐母心脏的位置,同步感受着神水的作用效果。

    “林烽!你在做什么?心脏病突发不能喝水啊!你还灌我妈喝……你疯了么?”

    被林烽一把推开的徐敏静,瞪大了眼睛,简直是要朝着林烽怒吼起来了。这可是自己的母亲啊!关系到母亲的性命,要是耽误了抢救的时间,后果不堪设想啊!而林烽非但不帮忙打电话叫救护车,还帮倒忙灌病发的母亲喝水。

    可是,正当徐敏静对林烽的怒气已经上升到了极点,想要上前去将林烽给一把拉开的时候,徐母却是突然咳了一声,然后整个人苍白的脸色开始缓缓地回复了血色。昏迷过去的神智也清醒了过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醒了?妈……妈!你真的是吓死我了……”

    一见母亲好转过来,徐敏静哪里还记得去怪林烽啊!急忙上前,抱住母亲就呜呜哭了起来。

    “敏静!妈……妈这是怎么了?”

    神水在徐母的体内开始起作用了,这一次林烽感受得最是真切和具体,因为他现在已经有了修真者的灵识,同步观察着神水的作用。林烽就发现,这些神水进入了徐母体内之后,就仿佛一滴滴小生命般,可以迅速地找到身体的问题所在,然后将其中蕴含的一种神奇力量,化解在了徐母的心脏,将她的心脏恢复了健康年轻的状态。

    “太神奇啦!果然是神水,表面看上去和普通的水没什么两样。可是其中竟然蕴含着的神奇力量,竟然比任何医药都更加准确的修复身体器官……”

    林烽也是第一次从内部观察到了神水的作用过程,心里面正在那里啧啧称奇。而一旁的徐敏静却是看着醒过来的母亲,却是立刻拿出了包里的手机,说道:“妈!刚刚你的心脏病突发,你还记得么?现在你觉得怎么样啦?我……我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送你到医院检查一遍……”

    “我的心脏病突发了?好像……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敏静,妈刚刚说话说得激动了,感觉到心口突然一闷,立刻就喘不过气来了。后来……后来怎么了?我怎么觉得,现在感觉好多了……呼吸也更轻松了啊!”

    直起身子来的徐母,深呼吸了几口,脸上的苍白便完全褪去了,整个身体也感觉到倍儿轻松和舒适。

    “妈!刚刚……刚刚好像……好像是……”

    被母亲这么一提醒,徐敏静才恍然大悟了过来,母亲能够这么快的转危为安,不可能是没有理由的。而刚刚那十万火急的情况之下,唯一有可能救母亲的,便是林烽。

    于是,明白过来的徐敏静,立刻转过头盯着沙发上的林烽,惊疑地叫道,“林烽!刚刚是你……是你救了我妈?”

    “什么?小林,真的是你救了我?”

    不仅是徐敏静惊讶,徐母更是讶异非常,她自己的身体状况,她是再清楚不过了。她的心脏病其实不算太严重,但是也已经让她的日常生活负担很重,呼吸喘气很困难,胸口还常常感觉到闷。尤其是最近已经感到越来越吃力,正考虑着是不是要去做心脏支架手术了。

    可是现在,徐母是一点那种胸闷的感觉都没有,完全觉得自己是一个健康的人,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状况和年轻的时候有的一比了。而救了她并且将她的身体改善得这么轻松健康的,竟然会是眼前的林烽,这个她刚刚要逼着和女儿徐敏静分手的林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