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入口!真的是入口……”

    “林道友,你太厉害了!居然真的破开了这个入谷大阵!”

    “快!我们跟上。”

    ……

    白羽门的弟子们,看到这迷阵当中突然出现了通道,一个个都异常兴奋了起来。对于林烽的崇敬又顿时高了好几个层次,这一下让他们在其他门派的面前,完全是扬眉吐气了。

    “师兄弟们!都跟着我来……”

    王破风第一个踏入了通道当中,其他的白羽门弟子紧随其后,而林烽却是笑眯眯地守在了入口,控制着那五行紫霞令的“钥匙”。

    其实,这个六星的五行入谷大阵,是非常难破解的,五行元素相生相克,一个循环一个,哪怕真的是一名六星实力的阵法师过来,恐怕十个里面也没有一个能百分百破开这个五行入谷大阵的。

    不过,对于林烽来说却并不难,因为他熟悉这个阵法的每一个结构和每一个可以找到破绽的地方。

    但是,真的要正正经经地去破阵,恐怕没有个一两天时间是不太可能的了。因为,这毕竟是六星阵法啊!哪怕知道了方法,破阵也依旧需要不少时间和精力代价。

    那么……问题来了!

    林烽又是如何轻而易举地就在阵法当中打开了一条通道来呢?

    原来,他这样的做法并不是破阵,而是解阵。阵法布置出来,要通过只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将阵法破开,自然就畅通无碍,而另一种则是得到阵法布置者的权限允许,才能够在阵法当中自如的行走。

    而现在,林烽用的就是第二种方法。拿到五行紫霞令的时候,林烽其实就知道了,可能便是进入紫霞谷当中的关键。

    再结合谷前的五行阵法,自然就明白了其中的联系。

    五行紫霞令其实便是打开这个阵法当中通道的钥匙,只需要将五行令牌摆出一个小型的五行阵,便可以嵌入到入谷大阵当中,再结合一定的口诀和方法,就能轻而易举地打开一条通道了。

    “林道友,你也快一起进来吧!”

    白双双跟着前面的师兄弟们,走到了入口处,看着支撑着阵法的林烽,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眼前的林烽,如此的优秀,年纪轻轻不仅修为高深,甚至在炼丹和阵法上的造诣也如此之高,这样的旷世天才,不正是她白双双一直以来都所期待的么?

    可是,在白羽门当中一直自视甚高的白双双,站在了林烽身边,却又会变得十分自卑起来。她觉得自己根本就配不上林烽,哪怕她是白羽门掌门之女,在林烽的身边,也没有丝毫的优势。

    “白姑娘,你们先进去吧!我收尾之后也马上进去……”

    林烽点了点头,然后微微笑着看向那些假装成白羽门弟子,跟在队伍后面想要蒙混着一起进来的其他门派弟子,笑着说道:“哟!几位道友,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改换门庭,欺师灭祖拜入了白羽门了呢?”

    这话一出,那几个厚着脸皮想要恬不知耻跟着进去的修真者们,登时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你怎么说话的?我们何时欺师灭祖拜入白羽门了?”

    “就是啊!我告诉你,今天不管你让不让,我们都一定要进去。”

    “你不过是金丹六层而已,我们这里可是有好几个金丹八层的,识相的就让开,否则的话……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

    那几个金丹后期的修真者们见被林烽发现他们想要蒙混过关,便恼羞成怒,反而威胁起林烽来了。

    “哦?这么说来,你刚才是在威胁我咯?我林烽最讨厌的便是别人指着我的脑袋威胁我这威胁我那了……这样让我觉得很没有面子。”

    淡然一笑,林烽走到修为最强的一名身穿黄衫的金丹期九层修真者面前,就这么冷冷地看着他说道。

    “你……你想做什么?你吓唬谁呢?要打么?好呀!我金丹期九层,还能怕你一个六层的不成?”

    那名黄衫修真者被林烽这么盯着,心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毛毛的,但是肯定不能弱了自己的面子,登时拔出了飞剑,指着林烽叫嚣道,“来!拔出你的飞剑来,我们一决高下,不论生死,你……你可想着逃……”

    周围的那些修真者们登时也都凑过来看热闹了,因为刚才白羽门的人都已经全部进去了,那些金丹期的都不在,只剩下林烽一个人,他们自然是不用惧怕。

    哪怕是这名金丹九层的修真者一时半会拿不下林烽,他们一拥而上,这么多人肯定也能将林烽给干趴下,然后再堂而皇之的从林烽打开的入口进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林烽却是轻轻地抬了抬手,冲着那黄衫修真者笑道:“很遗憾!你还不配见到我的飞剑,我杀人……一般是不用飞剑的。”

    “好大的口气,臭小子!是你自己不用飞剑的,那就休怪我无情……”

    那黄衫修真者,虽然修为比林烽高出了三个层次,但是可是一点都不轻敌,因为他从林烽身上感受到的气势非常与众不同,所以也不打算给林烽反应的时间,话还没有说完,便立刻一剑朝着林烽的咽喉刺了过去。

    极品灵器飞剑!

    速度非常之快!

    金丹期九层的实力,也非同凡响。

    “完了!这小子太狂了!难道不知道,此人乃是青峰山剑宗一脉第七代弟子的大师哥么?一剑之下,必然是封喉。”

    “死定了,可惜了!这林烽的阵法造诣可不低啊!放在任何一个门派当中,都算是香饽饽的存在啊!结果死在了他一时嚣张上,若是他允许大家一起进去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管它呢!他死了最好!咱们就可以一拥而上了。速度要快一点了,免得一会儿被白羽门的那些人都抢了先!”

    ……

    黄衫修真者一出剑,观战的众人都认为林烽肯定必死无疑了。

    然而就在黄衫修真者的飞剑马上就要触碰到林烽脖子的一瞬之间,林烽强大的灵识一动,控水法则力量发动,登时就将黄衫修真者全身上下给笼罩住,然后在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将他体内所有的水分抽干。

    “额……”

    黄衫修真者就觉得浑身好像脱力了一样,连叫声都哽咽在了喉咙里发不出来,然后眼前就是一黑,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意识,魂归九天了。

    而在外人看来,则是黄衫修真者的剑陡然停了,紧接着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身体居然在一瞬之间,迅速脱水,然后寸寸尽断,就这么在所有人的面前,化作了一片黑灰。

    “我说过,我杀人一般不用剑,你也不配我拔剑。”

    林烽手掌心飞出一片火焰,沾染在这一片黑灰上,淡淡地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