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徐老师,我这么说的话……岂不是会让阿姨很反感?”

    林烽奇怪道,徐老师这不是故意让自己去受鄙视和白眼,被徐母看不起的么?

    “就是要让我妈反感,林烽,这样一来,我妈才会对你不满意,并且要求我和你分手了!”

    对自己母亲“嫌贫爱富”性格很了解的徐敏静,教林烽这么说的用意十分明显,她就是打算让母亲对林烽不满意,然后逼着她和林烽分手,这样一来,就正如她意,到时候假装不得已地和林烽分手,这件事情就可以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

    而且因为母亲刚逼着自己和男朋友分手,想必也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会再和自己提找对象相亲的事了,简直是一举多得。

    那么现在,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林烽的身上。林烽看了看厨房里忙碌的徐母,又看了看眨着眼睛装可爱看着自己的徐老师,只能颇为无奈地笑了笑,暗道自己这个假扮的徐老师“男朋友”还真的是任重而道远啊!

    于此同时,当林烽和徐敏静刚离开美源女子养生会所不一会儿,一辆白色的宝马车便悄悄地停在了美源女子养生会所门前不远处。

    开车的正是追求空姐罗卿卿的东南航空董事的公子楚中元,而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是一个脸上充满横肉,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目光充满着戾气。

    “王大师,你要找的那个女人……我查过了,应该就是这美源女子养生会所的美女老板娘李雨彤。我都带您到这来了,您可以收下我为徒,教我练习厉害的古武了么?”

    将车停好,楚中元指着外表装潢华丽的美源女子养生会所,对副驾驶座位上的八卦掌传人,古武后天四层的王钟很是恭敬地说道。

    自从楚中元知道了古武真的存在,他便费劲千辛万苦想要拜一名武林高手教自己古武。可惜他用钱找到的大部分都是欺世盗名之辈,只有花架子。而眼前的这一位王大师,是真正的后天四层高手,楚中元自然就死死抓住了这个机会,要王钟收自己为徒了。

    不过,王钟却是提出了一个奇怪的条件,让他帮忙在芝安市寻找一个女人。最后,楚中元通过自己的渠道和情报,找到了这个女人,正是美源女子养生会所的老板娘李雨彤。

    “楚公子,你的资质,想要练武的话,已经过了最佳的年纪。不过,如果单纯只是想要入门,强身健体的话,我倒是可以将我们八卦掌的入门功法传授给你。我在这里下车就好了,等我的事情办完了,自然会回去找楚公子你的。”

    瞄了一眼美源女子养生会所,王钟眯了一下眼睛,确认无误之后,便打开了车门,径直了走了下来。

    “这个老东西!故作高深的样子,最后还不是为了找女人?不过话说回来,那美源女子养生会所的老板娘,听说可是一等一的大美女,而且成天用轻纱遮面,谁都不知道她的真容如何,但是单单那曼妙的身材,就足以令人流连忘返、遐想非非啦……”

    将王钟带到这里之后,楚中元便开车离开了。而那王钟则是悄然躲在了一旁,认真地盯着美源女子养生会所的门口,阴笑了一句道:“静心老尼姑将美颜丹的炼制方法给了她的这个俗家女弟子,看我王钟想办法逼问出来。只要知道了美颜丹的炼制方法,便可以和天山派交换天榜内功心法……”

    而此时,在美源女子养生会所当中,老板娘李雨彤却丝毫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她坐在办公室的位置上,满脸忧伤和惆怅地对着桌上的镜子。现在办公室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她无需任何的掩饰自己的情感。

    看着镜子里那一半天使一半恶魔的脸,她真的好恨好不甘心,为什么偏偏自己会是这幅鬼样子呢?如果可以的话,李雨彤真的愿意用任何条件去换取一张正常而平凡的脸。

    可惜,即便是她费劲千辛万苦和机缘得到了美颜丹炼制方法,却也一直没有能奏效,阴气虽然源源不断地汇聚,可并无法炼制出美颜丹来。

    “敏静呀!我是多么地羡慕你,可以堂堂正正地用自己的面孔见人,长得如此之漂亮!还有一个……一个林烽这样英俊又勇敢正义的学生……”

    想到刚刚还在办公室里的林烽和徐敏静,李雨彤的两只眼睛里都是满满的羡慕,尤其是脑海当中浮现出穿着西装的林烽的时候,就更是再度涌起了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那个林烽小同学,没想到……他看到了我另外半边脸是什么样子了,却一点也没有害怕我……”

    就这样,李雨彤一只手撑着办公室的桌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脑子里面这么想着一个男人,哦不,应该说是一个小男生小屁孩,毕竟林烽现在还只有十八岁而已。

    而这个时候,可不单单只有李雨彤一个女人在想着林烽。

    芝安一中高三年级质检考试的最后一科英语结束了,所有的考生们都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但是于此同时,脑子里面却又要开始烦恼着下周一那惨淡的成绩下来以后,要怎么样在家长会上向父母交代。

    不过,身为一中学霸校花的秦嫣然,却根本不需要担心此事。尽管这一次的试卷难度加大了很多,她做起来也困难了不少,但是她依旧有把握继续蝉联第一的宝座。只不过此时的秦嫣然,不为成绩而烦恼,却因为一个人而心生烦忧,心里面越想就越不是滋味。

    “为什么?林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明明说喜欢我,要靠努力学习提高成绩来追求我,可是却屡屡这么拒绝我的好意给他补课……”

    背上书包,秦嫣然孤单落寞的身影往家走去,一路上越想越委屈,泪水就在眼框里面打转,她想起这几天来和林烽的种种,却怎么也看不透林烽到底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想法。

    一直等到了家,打开家门,姥姥去外地鉴画了,妈妈肯定还在市政府办公,家里面冷冷清清的,就更是让秦嫣然感到孤单和无助了。她反手将屋门关上,扫了眼客厅,却是一眼就看到了放在客厅的一幅被布蒙着的画。

    “那是姥姥走之前画的,好像是给救她的那个雷锋同学画的画像……”秦嫣然突然想起了这个茬儿,便朝着那幅画走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