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炼制丹药的手法千千万!

    甚至于,同一种丹药的炼制方法都有好多种。

    但是,总的炼丹方法却是比较固定的,比如说,白羽门的弟子们,都已经习惯了他们门派当中的杨师伯炼丹习惯,都是分门别类将这些灵草炼化了之后,再集中在一起炼制。

    然而,林烽的炼丹方法却是完全的大杂烩了,直接将金蛇草、五色花、白须参等等的灵草通通都放了进去,也不管它们彼此之间会有什么反应,每一种被炼制成汁液所需要的温度不同,反正……完全就是嫌麻烦,一锅放了进去。

    “咦?这些家伙怎么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难道说,我的炼丹手法有错误么?”

    林烽费了老大劲儿,将这些灵草都给弄进炉鼎当中,然后开始用元气之火熔炼了起来。

    但是,却发现白羽门的弟子们都用这么一种目光看着自己,顿时就有些不服气起来了。

    “林道友,炼丹不是你这样的……”

    白双双有些好笑地上前来,冲着林烽说道,“你这样炼制,算是浪费了那一片金蛇草的叶子了。”

    “哦?白姑娘,你都还没有看到我练出来的丹药,怎么就觉得我的方法是错误的呢?”

    林烽可不觉得自己有错,他的炼丹手法又不是自己胡乱试探出来的,而是传承记忆当中那些地球上的修真前辈们琢磨出来的。

    或许和这个修真世界的炼丹手法大有不同,可是却是实实在在可以快速炼制出丹药的绝佳方法。

    再说了,林烽刚刚在放入丹药的时候,也同时加入了一些神水,他的灵识已经明显感觉到里面的灵草开始相互之间融合在一起,并且药性一点也没有排斥的。

    “你这样将所有的灵草都放进去的方法,当然是错误的了。我杨师伯曾经说过,不同的灵草之间,药效有可能是互斥的,必须分开炼制才行,否则互相之间影响到了药效,练出来的丹药不仅可能大打折扣,更有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完全被抵消了。”

    白双双倒是说得头头是道,盖因为她之前觉得炼丹好玩,一直纠缠门派的炼丹大师杨师伯教她如何炼丹。只不过,后来发现炼丹原来这么多的讲究,还如此的枯燥,便彻底地放弃了。

    但是,这些炼丹的基础知识和步骤,白双双却是牢牢地记在了脑海当中。

    “哦?白姑娘,倘若我就用你们所说的这种错误的方法,真的练出了丹药来,又当如何?”林烽眼睛微微一眯,说道。

    “这……这不可能的!林道友,你这样炼制出来的,只能是废丹。”

    白双双却是摇了摇头,依旧一点也不相信,林烽真的能用这种方法炼制出结金丹来。

    先不说,林烽的方法根本上就是错误的,哪怕他运用的方法是对的,第一次炼制结金丹,成功的概率也是几乎无限接近于零。

    就连门派内的杨师伯,头两次炼制结金丹的时候,也都是失败的,第三次才成功了,而且总共也才炼制出一枚结金丹来,可这已经算是十分有炼丹天赋的了。

    所以,包括白双双在内,其他的那些白羽门弟子,没有一个人相信,林烽可以第一次炼制就将结金丹练成的。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本大圣就让你们开开眼界吧!”

    闭上眼睛,林烽开始全力进入炼丹的状态当中。虽然他并不觉得这有多难,但是炼丹毕竟还是一个需要灵识全心全意控制的过程。

    若是因为觉得不难就大意了,那就真的有可能炼制失败爆炉了。

    装逼,就要装的认真一点。

    不然的话,难免就会有装逼不成反被艹的风险。

    所以,在夸完海口之后,林烽便立刻专心致志地开始控制着元气之火,慢慢地凝聚丹炉当中的灵草汁液,将它们一丁点地聚合在一起,形成丹药的形状。

    不过,白双双看到林烽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之后,便摇了摇头,以为林烽是无话可说了。

    便也先不管林烽这边,转过头去,和大家一起,紧张地看着正在给田伯通护法的王破风。

    半个时辰之后,林烽这边的炼丹还没有结束,反倒是王破风那边猛地一阵气浪散发出来,气势陡然之间就弱了几分,有点吃力地咳嗽了几声。

    “王师兄……”

    “你没事吧?王师兄!”

    “田师兄怎么样了?”

    ……

    白羽门的弟子,一向都是相亲相爱,相互关心的。

    大家一看王破风给田伯通护法,都受到了这样的冲击,心便纷纷悬了起来。

    “王师兄!到底怎么样了?田师兄这是……”

    白双双也是关切地上前询问道,但是她也知道情况不容乐观,毕竟这是强行结丹,凶险异常。

    “无妨!没事儿了,田师弟这次算是福大命大。强行结丹的力量被我压制下去了,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只是……可惜了……浪费了十几年的苦修功力了……”

    叹息了一声,王破风还是觉得有些遗憾,虽然这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啊?这……唉!”

    白双双一听,也是很可惜地叹了一口气。

    旁边的白羽门弟子们,也都是纷纷情绪低沉了下来,有些弟子更是走上前去,小声地安慰还在打坐静修的田伯通。

    “这也是田师弟自己的气运,诸位师弟也无须太过于担心。”

    王破风收了功,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当他瞟了一眼,看到不远处正在炼制丹药的林烽时,便即刻奇怪道:“小师妹,林道友这……这是在做什么啊?”

    “王师兄,你恐怕还不知道吧?林道友一见田师兄强行结丹,便立刻架起了炉鼎,开始炼制结金丹来。”白双双苦笑了一声说道。

    “哦?林道友还会炼丹?”王破风一阵惊奇地问道。

    “这……应该是不会吧?我见刚才林道友将所有的灵药都通通杂乱无章地丢入了炉鼎当中,会炼丹的炼丹师,谁会这么做呢?”白双双摇了摇头说道。

    “也是!估计林道友也是一时好心,想要帮助田师弟,才大胆的去尝试的。不过,现在恐怕就算林道友真的炼制出结金丹来,恐怕也无用了……”

    王破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田师弟体内的元气已经被打散到体内的诸多经脉当中去了,寻常的下品和中品结金丹是断然不可能短时间之内让他再结丹了,除非……能有上品,甚至是极品的结金丹才行……”

    ……

    和其他的白羽门弟子一样,王破风同样也是不相信林烽真的能够炼制出结金丹来。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那边上一秒还在安静炼丹的林烽,却是突然大吼一声:“成了!出炉吧!结金丹……”

    (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