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金蛇草,五色花,白须参……

    这些可全部都是炼制结金丹的灵草,但是林烽收集的灵草当中正好还缺这么几种,所以他想要马上利用金蛇草的叶子来炼制结金丹的话,就必须要向其他的白羽门弟子要剩下的灵草了。

    不过,此时大家都在全神贯注的给田伯通护法,并没有听到林烽刚才的声音。

    所以,林烽只好再上前一步,冲着距离自己最近的白双双叫道:“白姑娘,麻烦你们赶紧给我来点五色花什么的……”

    “啊?林道友,你……你要五色花做什么啊?”

    白双双已经泪眼婆娑了,看着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师兄弟在生死关头,自然心里面不是那么好受。

    “这还用问,当然是炼制结金丹了。”林烽理所当然地说道。

    “什么?林道友,你……你要炼制结金丹?这……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炼制的啊?”

    听到林烽说要炼制结金丹,白双双一脸地惊讶,然后立刻摆手道,“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想要救田师兄,可是炼丹和境界修为完全不是一回事。炼丹需要非常丰富的经验才行,尤其是结金丹,因为是用金蛇草作为材料的,药性非常的强烈。如果一个炼制不好,甚至有爆炉的可能性,会受重伤的……”

    “林道友要给田师兄炼制结金丹?”

    “不是吧?林道友如此讲情义,可惜,结金丹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炼制的。”

    “是呀!林道友,你的一片好意,我们白羽门自当记得!但是,这结金丹,你还是万万不可尝试……”

    “爆炉了就危险了!上次我就看到,杨师伯炼制结金丹的时候还爆炉了!所幸不是特别的严重,但是也差点让杨师伯的半边脸被炸毁容了……”

    “擅长炼丹的杨师伯尚且如此,林道友,你万万不可尝试啊!”

    ……

    其他正在给田伯通护法的那些白羽门弟子们,一个个虽然都十分感念林烽的好意,但是也都纷纷劝说林烽千万别去尝试炼制结金丹。

    他们之所以会这么说,就是一眼就看出了林烽根本就没有炼制结金丹的经验。

    毕竟,如果林烽真的炼制过结金丹,那他现在怎么可能还是筑基期巅峰呢?

    而哪怕是一般的炼丹高手,第一次炼制结金丹的时候,都难免会有爆炉的风险,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爆炉,在炼丹师炼丹当中,可是非常危险的情况,整个炉火爆炸开来,足以相当于元婴期修士的一击了。

    如果没有强大的修为抵挡,被爆炉伤害到,那可是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的。

    林烽才筑基期巅峰,倘若真的炼制的时候爆炉了,那可就真的救不回来了。

    但是,林烽现在才不管那么多,在他看来,炼制一个结金丹而已,用得着这么谨慎和小心么?

    反正材料都已经有了,并且碰到了如此紧急人命关天的时候,此时不炼,更待何时呢?

    “白姑娘!你们就尽管放心地帮我将材料给备齐,谁说我不会炼制结金丹的?你们放心,炼丹,我也会!保证不会爆炉的……”

    林烽解释了半天,却似乎一点用都没有。大家都为了林烽的安全着想,怎么也不肯将材料交给林烽。

    “你们不给是不是?那就别怪我了。只能用抢了……定!”

    看看那边,王破风在给田伯通护法,已经快到了最后的阶段了,如果再不尽快给田伯通结金丹的话,他的修为真的可能跌落到筑基初期了。

    所以,林烽也就只能出此下策,一下将面前的几名筑基期的白羽门弟子给定住了,然后捞过他们的储物袋,从里面将自己所需要的五色花、白须参都给找了出来……

    材料都齐全了,下面,就要正式开始炼丹了。

    “林道友,你……你真的没必要勉强。现在田师兄的状态已经稳定下来,顶多就是浪费了数十年的苦功而已,并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

    白双双见林烽如此执意要炼丹,便叹息了一声,“你这又是何苦呢?”

    “白姑娘!看来不给你们露几手,你们是不相信我真的会炼丹了吧?”

    林烽嘴角微微一笑,反正材料都齐全了,便从掌心猛地涌出了一道元气之火来。

    轰!

    林烽的元气之火,因为常年有神水的滋润,透露出了一股比较强大的威严之力。

    “这是……林道友的元气火焰,怎么会如此强大?他不过是筑基期巅峰而已,缘何比起金丹期的王师兄都更加强大?”

    一看到林烽的元气之火,白双双也惊住了。

    “这就是林道友的元气火焰?那……林道友要用什么炉鼎炼制丹药啊?”

    “该不会……是他刚刚拿出来的那个破旧的炉鼎吧?”

    “八成是那个了。那个炉鼎一看就没有丝毫的灵气,可能连灵器都算不上吧?能拿来炼丹么?”

    ……

    白羽门的弟子们,都一脸疑惑地看着林烽,见他将地上那破旧的炉鼎拿了出来,也都纷纷叹息和奇怪起来。

    但是,林烽却是知道,李雨彤曾经放在女子会所下的这个炉鼎,看起来十分普通平常,甚至连法器都算不上,但是却有很奇妙的效果,用它来炼丹的话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轰隆!

    再次猛烈地催化一下自己的元气之火,林烽便直接将所有的灵草都一窝蜂地丢进了炉鼎当中。

    “啊?林道友,你……万万不可啊!你怎么可以这样炼丹?每一种灵草是要单独熔炼的啊!你这样一窝蜂丢下去,灵草的药性是会混杂的啊!”

    一看到林烽的做法,白双双便立刻开口叫道,可惜已经晚了,林烽将所有金蛇草配方当中的灵草都已经丢了进去。

    “不是吧?林道友到底会不会炼丹啊?怎么可以这样炼制丹药?我见杨师伯炼丹的时候,都是分门别类将每一种灵草炼化成为汁液之后,再混合在一起炼制成为最后的丹丸的……”

    “看来!林道友也就是随便尝试一下而已。不过这样也好,这种炼丹的方式,应该就不会爆炉了吧?”

    ……

    (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