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苍云派和白羽门的这两伙人,打打杀杀的,居然将林烽给晾在一旁不当一回事。

    所以,林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直接就飞身上前,用自己的法宝飞剑指着那一株金蛇草,嚷了起来。

    因为这一次,双方的争夺都在这一株金蛇草上,所以当林烽这个陌生又古怪地家伙走上前去的时候,苍云派和白羽门的人都愣住了。

    “我去!这小子哪儿来的,这么不要命!我们这边可是金丹期的修真者,他一个筑基期巅峰,也敢来参合一下?”

    “他这完全是找死,惹怒了周师兄,就别想活着离开了。”

    “我很佩服他的勇气,不过如果我倒了筑基期巅峰急需金蛇草的时候,倒也并非不可能用尽一切办法,只不过……他的这个办法太傻了!和一群金丹期的修士抢金蛇草,一点胜算都没有,还要搭上自己的小命……”

    ……

    苍云派的修真者似乎都忘了刚才那从外面被人破开的北斗七星阵是谁干的了。

    他们一个个都只看到林烽身上那筑基期巅峰的修为,觉得林烽是在不自量力当中。

    而白羽门的人却是也忍不住苦笑了起来,他们在笑林烽一个筑基期巅峰也敢来瞎参合,也不知道对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至少可以缓解一下时间,等待救援。

    不过,那苍云派的金丹修士周峰却是突然眼前一亮,因为他认出来了,林烽手中的飞剑并非是灵器级别的,而是非常难得的法宝飞剑。

    “快!叶师弟,先别管白羽门的这些乌合之众,过来助我将这个筑基期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先拿下。”

    本来并不打算亲自理会林烽的周峰,一看到林烽手中的飞剑是法宝,并立刻起了邪念,想要多为己有,立刻招呼着师弟叶明道。

    “不行啊!周师兄,现别管那个筑基期的小子了。把白羽门的这几人先解决掉啊!不然他们逃走之后会搬救兵过来的……”叶明却是犹豫地喊道。

    “就让他们喊救兵去呗!等救兵来了,我们早就已经抽身离开了。你仔细看看,那小子手中的飞剑……”

    周峰已经将目标转移到了林烽的身上,他进入金丹期足足快二十年了,最喜欢的就是能够早日拥有一柄属于自己的法宝飞剑。

    可是法宝容易,飞剑难寻啊!想要找到一柄法宝级别的飞剑,是难上加难的啊!

    如今,有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柄法宝飞剑,居然在一名筑基期修真者的手中,对于周峰来说,是绝佳的杀人夺宝机会。

    要知道,普通的法宝飞剑,至少也是元婴期的长老才能够拥有,碰到这种前辈高人,哪怕周峰想要动手抢,那也要有这个本事啊!

    和那些元婴期的猛人比起来,林烽才不过筑基期巅峰的修为实力,根本就是赶着上门来送法宝飞剑的。

    “什么?法宝飞剑?这怎么可能?他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

    本能的,叶明认为筑基期的修真者根本就不可能配备法宝级别的飞剑。哪怕是中土的那些大门派,法宝飞剑不那么缺,也不可能给一名筑基期的弟子配备。

    再说了,筑基期的弟子,连金丹都没有,根本就无法发挥出法宝飞剑当中器灵的威力,甚至连唤醒器灵认主都没有可能,给他们顶多就是比极品灵器飞剑威力更大一些,完全丧失了法宝飞剑的独有特色。

    君子无罪,怀璧无罪。

    就好像刚才林烽大喊一声,站在我的金蛇草上干嘛!

    周峰此时也是转过头来,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林烽手中的法宝飞剑,舔了舔舌头叫道:“小子!如果你识相的话,就将手中的法宝飞剑交出来,我还能够放你活着离开。不然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什么?法宝飞剑?那小子手上的飞剑居然是法宝级别的?”

    “不可能吧!一个筑基期,哪怕是金丹期,都不太可能拥有法宝飞剑的啊!”

    “一柄法宝飞剑可是比一株金蛇草值钱多了。而且,金蛇草常用,而法宝飞剑不常有,完全是有价无市的宝贝。这……这个筑基期的小子,怎么会有?”

    ……

    苍云派的那些弟子,一听到师兄周峰这么一说,便也纷纷定睛朝着林烽手中的湛蓝剑看去。

    果然,湛蓝剑在不注入元气的时候,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具体的品级。只有将灵识凝聚,仔细盯着湛蓝剑的时候,才能发现上面的宝光和器灵气息。

    而白羽门那边的弟子们,也都纷纷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这小子居然拿着法宝级别的飞剑就到百草谷当中闯荡?这不是找死么?哪个门派的弟子啊?财不外露不知道么?”

    “可惜了!这下,又要被苍云派的周峰他们占便宜去了。这小子怕是九死一生了。”

    “别管他了!我们赶紧逃,一会儿再叫援兵过来……”

    ……

    修真者的人情都是比较冷漠的,更何况,这些白羽门的弟子并不觉得林烽是来救他们,所以一发现那苍云派的人都调转枪口去对付林烽,便立刻祭起了飞剑,打算迅速逃离此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嗖嗖嗖……从远处飞过来几道剑光,是白羽门的白双双和王破风等人赶了过来。

    他们的飞剑速度可比不上林烽的湛蓝剑,所以晚到了一会儿。

    “小师妹,王师兄……”

    “是小师妹和王师兄!太好了,我们的援军来了……”

    “小师妹的身上有掌门给的防御法宝,王师兄的剑法也足以力战那周峰,我们不用怕苍云派的人啦!”

    ……

    本来都打算逃跑的白羽门等人,一看到白双双和王破风杀过来了,便又都硬气了起来。想起刚才受到苍云派的侮辱和追杀,一个个都怒气横秋地握紧了飞剑。

    “王师兄,你们可算是来了。要是再晚来一点,我们可就……”一看到王破风,那庞世德便立刻激动不已地说道。

    “晚来一点?不应该啊!庞师弟,救兵早就到了啊!你们不可能有事的……”

    深知林烽实力的王破风,很奇怪地说道,明明林烽不是都已经站在那儿了么?

    “救兵?哪儿来的其他救兵啊?王师兄,目前……好像就只有你们先赶过来,其他的师兄弟都还没有消息啊!我更是没有看到有谁过来的……”听不明白的庞世德,还以为王破风说的救兵是白羽门的其他金丹期弟子呢!

    然而,王破风却指了指林烽那边说道:“林道友不是在那么?他驾驭的是法宝级别的飞剑,所以和我们同时出发,却早到了片刻。”

    一听到王破风这话,庞世德也是愣住了,再次看向林烽,疑惑地说道:“王师兄,你别开玩笑了!你说的救兵,指的就是这个怪人?可……可是他才筑基期巅峰的修为啊?连我都不如,他就算拿着的是法宝飞剑,也完全发挥不出法宝飞剑的威力啊!”

    在庞世德看来,林烽就是一个过来瞎捣蛋的,怎么可能是救兵啊?筑基期巅峰别看听起来好像随时随地就能进入金丹期一样,但是一般的筑基期巅峰修真者和金丹期一层差的那可是十万八千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