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是人人都能够采访成功了,那我还要你们做什么用?一个个都是酒囊饭袋,这个月,你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奖金全部都减半。”

    那潘主任将一干记者采编们骂得狗血淋头,根本就不管他们有什么苦衷或者借口,总之采访任务没有完成,就是工作做的不够到位。

    “主任,这这没有道理的啊?大家都采访不到啊!”

    “又要扣奖金啊!主任,这也太狠了一些吧!”

    “主任,你不能这么做啊!”

    底下的这些记者们,一个个都怨声载道,可是抗议完全无效。

    而办公室当中的其他员工们,也都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一个个也都非常同情这几个做采访的记者。

    “小芸,你看到了没?老潘最近火气大得很啊!这个什么采访,据说是台长亲自交待下来,一定要完成的。可是我们现在派出去了好几拨记者,在各个地方蹲守,都采访不到这个林烽。”饶姐在一旁也是啧啧嘴巴说道。

    周芸听了,却是眼前一亮:“采访林烽?你们说的,该不会就是刚刚获得诺贝尔奖提名的那个林烽吧?”

    “是呀!现在除了他,还有哪个林烽这么有名的啊!只可惜,这个林烽的架子真不别说是咱们京城电视台的记者去采访了。哪怕是的去了,也一点面子都不给,就是坚决不接受采访。”

    饶姐也是在一旁直摇头说道,“我估计现在台长也快要将潘主任给逼疯了吧!我昨天路过办公室的时候还听到,潘主任都已经向台长立下了军令状,说如果三天之内再不能采访到林烽,他就自己辞职呢!”

    “不是吧!这么狠?也难怪,刚才潘主任会这样大发雷霆了。”周芸也是愣了一下。

    “是呀!所以说,小芸,你别看刚才潘主任将他们骂的那叫一个狗血淋头,实际上潘主任他自己更是热锅上的蚂蚁,已经急得不行了。”饶玉笑着说道。

    而这个时候,一个同事路过潘主任的办公室,好像偷听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一般,立刻招手喊大家一起过来。

    于是乎,周芸也跟着饶玉等人凑到了潘主任的办公室门前去偷听,只听到里面潘主任似乎是在跟台长打电话汇报,语气诚恳地喊道:“是!台长,你放心,我向您保证,这两天一定一定能够拿到对林烽的采访报道!当然没有问题了,强将手下无弱兵,我手下的这些记者们已经有了能够采访到林烽的机会了。”

    又是这么一大通的保证之后,啪的一下,潘主任将电话给挂了,然后却又忧心忡忡地自言自语起来:“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这大话都说出去了,手下这伙窝囊废怎么这么没用,一个采访都搞不定啊!”

    “嘻嘻!你们听这回潘主任算是火烧眉毛了吧!”

    “叫他逼着我们去采访,这林烽是谁都能采访得到的么?”

    “最好台长大怒之下,潘主任真的辞职,那咱们就解放咯!”

    看到潘主任这火急火燎的样子,所有人都是一阵解气。而且,知道了这一点后,哪怕他们真的能采访到林烽,恐怕也会怠工推脱了。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整个华夏国的媒体当中,依旧没有一家能采访到林烽。而距离诺贝尔奖最终公布也已经越来越近了,这一日,京城电视台的台长田志国怒气冲冲地直接就冲到了采编部来,一进门就点名道姓叫道:“潘建德在哪里?叫潘建德给我滚出来!”

    大家一看这个架势,也都立刻吓了一跳,田台长亲自找上门来了,这事儿可就非同小可了。

    联想起之前潘主任立下军令状的事情,大家便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台长肯定是为了那林烽的采访而来的。毕竟,三天的期限已经过去了,潘主任却是交出了白卷。

    “哈哈!小芸,你看吧!这回潘主任可惨了”

    饶玉在一旁哈哈笑道,其他的记者采编们,也都是幸灾乐祸了起来,谁让潘建德平常如此剥削他们呢?

    感受到了田台长的怒火,潘建德立刻屁滚尿流地从办公室里面跑了出来,委屈地大叫道:“台长,这这事真的不能怪我啊!”

    “哦?不怪你怪谁啊!不是你说了这三天的时间,采访林烽是没有问题的么?现在呢?别说是采访的录像了,连一份采访的稿子都没有。潘建德啊潘建德,我就问你一句,你立的军令状到底还作不作数啊?”

    看到这潘建德的样子,田台长就是一肚子的气,指着他的鼻子教训道。

    但是那潘建德却是恬不知此地喊着冤枉道:“台长!你看连那边都弄不到林烽的采访,我们我们就更没有那个本事了啊!我这也是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我不管!三天的时间到了,你既然做不到的话,这个采编部的主任,就别当了。下午自己去递交辞职信吧!”田台长却是冷冷地说道。

    “啊!台长别呀!我再努努力行不行?而且,这采编部的主任我要是辞职了,还不得乱了套啊?为了台里面的工作着想,能不能再给我三天的时间啊?”潘建德哭丧着叫道。

    不过,田台长却是更加发怒了:“你说什么?乱了套?潘建德,你的意思是咱们台还真的是没你不行咯?呵呵!”

    “不不是,台长,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潘建德赶紧解释道,看到他那狼狈的样子,办公室内的这些记者编辑们也都是大大出了一口心中的恶气。

    “这个采编部的主任,你就别想干了。”

    说罢!田台长反而朝着办公室内其他的记者和编辑们说道:“今天,我田志国就将话放在这里了,你们当中谁要是能够拿到林烽的采访,这个采编部的主任就谁来当。能者上,庸者下,在咱们京城电视台,就是这么一个物竞天择的道理。”

    ps:悄悄再打个广告吧!火哥和一家影视公司合作的一本书最后的奇门遁甲在阅读也发表了!这是明年要拍成网剧的书,也就是说,大家今年可以看书的内容,明年就能看到影视网剧了哦!我知道这么一打广告,肯定有书友说我一本没有写完,又开新书。但是,火哥没办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能够拍出来的啊!而且我写的也非常有意思,大家愿意支持或想看的,就赶紧去阅读搜索一下最后的奇门遁甲吧!或者搜火哥另一个笔名“端木赐”也可以看到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