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切!芸姐,我才不相信呢!难道说,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对任何男生心动过?”

    女生天生的八卦属性,让刘艳茹也笑嘻嘻地追问道。

    “也……也有吧!”

    周芸也不擅长撒谎,而且她说别人的时候头头是道,一说到自己身上之后,便也变得扭捏害羞起来了。

    “是么?那……芸姐你也说说看呗!你喜欢的那个男生到底是怎么样的啊?你们俩在一起过么?”刘艳茹更加好奇地追问道。

    但是周芸却摆手避而不谈道:“艳茹,我……我这还有工作要做呢!先不跟你说了,你早点睡!”

    “芸姐,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都把我心里面的事情跟你说了,你却守口如**。你该不会……该不会是被那个男生伤透了心吧?”

    平时没有少看偶像剧的刘艳茹,猜测道。

    “不……不是,你瞎想什么呢!我……我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呢!哪里来的被伤?”周芸脸色一红,解释到。

    “那你就说说看呗!到底你喜欢的那个男生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啊?芸姐,你该不会和我一样,也从来没有敢表白过吧?”刘艳茹又问道。

    周芸却是有些为难地说道:“我……我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他,只是有……有那么一丝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感觉吧!不过,我俩的差距也很大,我暂时是先不想这事儿了。说不定,我们接下来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

    联想起这几天看到的关于林烽的新闻,周芸便觉得林烽已经高不可攀,根本不是自己可以企及的。

    而且说破天去,自己和林烽也只不过是因为几个采访和新闻才接触了几次,根本就算不上有什么感情,又何必成天将他放在心上呢?

    “啊?芸姐,看来你的问题比我的还严重!那算了,你不好说,我也不问了。你抓紧工作,早点睡吧!别再被你电视台的那个恶霸主任抓到你迟到了……”

    说完,刘艳茹就回去洗漱睡觉了。

    倒是周芸,被刘艳茹将这个话题勾引出来之后,原先被她一直按压在脑海深处的林烽,却是再也藏不住了,林烽的身影就这么一直在她的脑海当中萦绕着,那一次次和林烽的不期而遇,那一次次心与心的交汇,眼神和眼神之间的交融。

    还有林烽曾经对她说的那一句话,让他来帮助自己实现梦想,当自己的贴身保镖。

    这一切,都让周芸的心情难以平复,看着电脑上的稿子,也再也没有心情整理下去了。

    今天的夜晚,似乎显得特别的漫长。

    是呀!有相思作为调味剂的夜里,那吹来的凉风都带着一丝的孤独。

    周芸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想起了林烽来,会有这么一股心如刀割的感觉呢?

    自己对他,真的是喜欢的感觉么?

    如果是的话,要像刘艳茹那样勇敢的去表白么?

    如果不是的话,又为什么会这般的难受呢?

    ……

    几乎是一夜无眠,周芸才刚睡着又被闹钟吵醒,赶紧起床挤地铁到京城电视台去上班。

    “来不及了……”

    慌不迭地跑出门,等周芸到了电视台,大家几乎都已经到了,只有她一个实习生迟到了。

    “周芸,你说你是怎么搞的啊?工作工作做不好,现在上班还迟到?小地方来的果然就是没有时间观念啊!”

    负责周芸的采编部主任潘建德绷着脸,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教训周芸道。

    “对……对不起,潘主任,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迟到了。”周芸心中大喊倒霉,赶紧承诺道。

    “去吧!将你昨天整理的那些材料都交上来,今天大家都急着用呢!”

    潘建德一边严厉地训斥着周芸,眼睛却是色迷迷地在周芸的身上不住的乱看,心里面就开始琢磨着一些坏心思。

    “是是是……主任,我都整理好了,马上……马上就交上去。”

    周芸赶紧将包里面的材料拿出来,忙完这些材料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小芸,你怎么搞的呀!潘主任本来就在针对你了,你还迟到,让他拿到把柄?”旁边的采编记者饶玉,拉了一下周芸,提醒她道。

    周芸却是无奈地回道:“饶姐,我也不想啊!但是……昨天晚上失眠,这才睡了没有几个小时,现在我脑子还是晕乎乎的呢!”

    “哎!也是算你倒霉,潘主任八成是看上你了,然后百般刁难你,好趁机对你图谋不轨,你可得小心一点啊?”饶玉好心提醒道。

    “嗯!饶姐,谢谢你,我自己会注意的。”

    周芸心领神会,其实她也感受到了,自从刚入职的那几天,她拒绝了好几次潘主任请吃饭的邀请之后,潘主任就派了非常多的杂活给她,更是让她一次出去采访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有好几次车潘建德都在暗示她晚上跟他一起走,但是周芸每一次都是很干脆地拒绝了。

    当了这么多年的电视台记者,虽然是在芝安市那样的小地方,周芸却也对这方面的门门道道很清楚。京城的电视台更是一滩浑水,她人生地不熟,更没有什么靠山,所以只能洁身自好,不让任何人有可趁之机。

    砰!

    本来平静的办公室,突然响起了一阵严厉的训斥声来,正是那采编部的主任潘建德在骂道:“废物!你们这几个废物,连一个采访都约不到?他又不是国家领导和大明星,你们这多人会一点办法都没有?这都多少天了啊?”

    “主任,真的不是我们没用啊!那个林烽别看只是一个清北大学的大一学生,但是架子却大得很。别说是我们京城电视台了,我们昨天还看到cctv的那几个招牌记者在英雄食府那边碰了一鼻子的灰呢!”

    有一个男记者,很委屈地说道。

    “就是呀!主任,要是别人能采访得到而我们不行,那我们承认自己没用。可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不可能的啊!英雄食府那边也公开说了,在诺贝尔奖揭晓之前,他们的烽少根本就不接受任何媒体报纸和电视台的采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