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画圣方道子?

    林烽仔细地在自己的脑海当中搜索了起来,包括那些记忆的传承,却是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在地球上的修真者本来就不多,虽然也有一些是以各种方式入道的,比如说诗仙李白就是以诗入道的修真者,可是以画入道的修真者,林烽却是在他的传承记忆当中,根本没有搜索到有一个叫做方道子的。

    而且,这个方道子既然自称做是画圣,那想当然名声不会小,如果真的是在地球上的修真者,恐怕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厉害角色。

    但是,现在林烽却是找不到一丝一毫和他有关的线索来,不由得向他投去了一丝怀疑的目光,笑嘻嘻地问道:“老神仙,您这个画圣……该不会是自封的吧?”

    虽然看这个方道子慈眉善目不会害人的样子,但是这可不代表他不会吹牛啊!

    根据林烽的传承记忆当中,越是一些高人,往往就越会说一些漫无边际的话,他们自己称之为玄机的东西,实际上往往都是在吹牛而已。

    “怎么?你以为老夫会是那种沽名钓誉之人么?老夫的画圣不是谁封的,而是在仙界万年一次的画圣争夺战当中力压群雄发夺下来的。”

    方道子这话一出口,林烽就更是瞪大了眼睛,问道:“什么?老神仙,您刚刚说的是什么?仙界?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有仙界的存在?”

    “那是自然的了,不过你们这些下界的凡人,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的好。”

    方道子笑呵呵地说道,他的目光十分深邃,却是一眼就能看透林烽的所有心思,然后淡淡地又说了一句,“尤其是你这种身怀先天重宝,但是实力又如此低下的修真者,也幸亏你是在这修真界的不毛之地,否则的话,就你这样毫不掩饰身上先天宝光的做法,绝对会引来一大堆大罗金仙争夺你身上的宝贝的。”

    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林烽被方道子这话一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浑身一个激灵,然后往后退了一步,问道:“老神仙,你……你是怎么看出来我身上有先天重宝的?而且,你刚刚说的宝光是什么?难道说,我没有将我的宝贝拿出来使用,也会被别人发现么?”

    一直以来,林烽都算是一个人在地球上修炼,根本没有接触到其他的修真者。就算是李雨彤和罗卿卿,也都是跟着他一起修炼的,知道的丝毫不比他多多少。

    所以,林烽根本就不知道,先天宝物有什么宝光之类的东西,更从来没有考虑过,会真的有修真者,甚至是仙人来抢夺自己的宝物。

    一开始,林烽的身上,只有二十四颗定海神珠这么一件先天宝物,只不过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便得到了完整的炼妖壶。

    很显然,炼妖壶可是比二十四颗定海神珠都更加强大的先天宝物,只不过他的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是完整的,而炼妖壶却是破损的,正在慢慢的修复当中。

    而从刚才方道子的话语当中,他又说了什么仙界,有说了什么大罗金仙,那岂不是说,他的修为至少也是仙人之流的了?

    林烽目前只知道,修真者修炼到了最顶级的大乘期之后,据说是可以飞升到仙界去的。但是,那个仙界在哪儿他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这个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现在倒好,直接从这《山河社稷图》当中遇到了一名资深的老神仙,看他话里面的意思,他原来就是在仙界修炼的。

    “也难怪,在这样连灵气都贫乏的下界,估计已经至少数十上百万年没有人飞升了吧?你不知道这些也是正常的,只是我非常奇怪,为什么像炼妖壶和二十四颗定海神珠这样的上古洪荒先天至宝,居然都会出现在这里呢?而且,连载着我一丝灵识的《山河社稷图》,也会飘到了这里来呢?”

    那方道子笑眯眯地说道,却也提出了他的一点疑问。

    不过,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林烽自然更是不得而知了,但是方道子的话,却也让林烽的心中隐隐有些惊骇了起来。

    的确,如果真的按照方道子的话说来,上古洪荒的先天至宝,一件都已经非常难得了,可是现在居然一下就有这么多件出现在了地球上,还都是被林烽给拿到了,这绝对不可能是单纯的巧合。

    “老神仙,你和林烽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都没有听懂啊!还有,您到底是要教我画画还是教我修炼啊?”秦嫣然在一旁听着就有些蒙了,她可不像林烽那样成天看一些修仙洪荒小说什么的,对于什么先天宝物和仙界之类的根本就没有概念。

    但是,从刚才方道子的话语当中,秦嫣然却是看到了另一层希望,那就是她可以修炼的希望了。原来,她的五行体质并不是不能修炼的废材体质,反倒是对于方道子来说非常绝佳的修炼体质。

    之前,为了自己身体属性不能修真的事情,秦嫣然可是伤心了好几个月,现在陡然之间听到自己的体质不仅可以修真,还是另一种绝佳的体质,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

    “小妮子,你放心。老夫既要教你画画,也会教你修炼的。老夫的修炼之道便是画道,而且咱们的修炼更讲究对画境的领悟,不依靠灵气的多少。你的天赋好,相信很快就会超过你的夫君了……”方道子笑呵呵地说道。

    但是,秦嫣然却是被他这一番话说得刷的一下脸就红了起来,嗔了一句道:“老神仙,你……你说错了,林烽还……还不是我的夫君呢!”

    “现在不是,早晚还不得是么?”

    似乎是已经好几千年没有和人说过话了,方道子很享受和秦嫣然以及林烽交流的感觉,笑着说道,“老夫的灵识在这一幅画当中待了这么久,已经好久没有这般与人交流了。今日与你二人有缘,小妮子,老夫便正式将你收入我方道子的门下,把一生的画圣传承都教给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