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拍卖师的话音刚落,全场又再一次哗然了起来。

    尤其是那些天字号包厢当中的世家子弟们,纷纷惊叹不已。

    “我勒个去!这秦家的秦广涛要造反了么?就他们秦家,一个不入流的普通世家,也敢和王家和欧阳家他们叫板?”

    “秦广涛看来是真的活腻了啊!”

    “我得打个电话问问秦广涛是什么情况,这戏越来越好看了!”

    那些包厢当中,有认识秦广涛的,便赶紧打了电话过来。

    “喂!涛仔,你疯了么?敢和天字一号二号包厢的抢?是不是吃饱了撑着啊!你们秦家的确能够拿得出二十五亿来,但是这值得么?还得罪了这么多人?”一名周家的公子哥,和秦广涛的关系挺不错,马上打电话提醒他道。

    “周哥,我我这根本就不知情啊!真的不是我出的价啊!这这根本就是一场误会,我等一下再跟你说吧!我先把这个麻烦解决掉!”

    秦广涛看到林烽第一次出价了,真的是被气出了血来,挂了电话之后,立刻就冲到了林烽的跟前,一把按住了那个出价器嘶声地喊道:“住手!你疯了么?二十五亿啊!这又不是你的包厢,你瞎出什么价啊?”

    这一次,秦广涛是真的坐不住了。如果说第一次出价,还可以和其他世家好好解释一下说是误会的话,那么这第二次再度加价,就可以说完全是在挑衅在场的那些古武世家了。

    哪怕秦广涛在家族里面是个不成器的纨绔子弟,但是他也知道哪些人是能惹的,哪些人是他根本就惹不起的啊!

    而现在,林烽的两次出价行为,却是帮秦广涛将在场所有不能惹的世家子弟都给招惹了。

    这一回,秦广涛真的是哭都不知道去哪儿哭了!

    “涛哥,你别紧张,林烽他是故意的。”

    秦嫣然见状,却是赶紧上前,和堂哥解释道。

    “什么?故意的?他还是故意的!”秦广涛听了更是气得半死。

    “不是!我的意思是,林烽是真的要花钱拍下那一幅画,只不过我们在外面没有拍卖的资格,所以正好借你的包厢一用。刚才你一直在跟我说话,所以我也就也就没有机会跟你说这事了。”秦嫣然赶紧解释清楚道。

    “买下这幅画?嫣然妹妹,你开什么玩笑啊!他这个臭小子,能拿二十五亿出来?”

    秦广涛听却是一脸不信,瞪着林烽道,“你给我走开,不准再给我出价了,知道不?你给我招惹了多少麻烦了,就算你真的是我的妹夫,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嫣然刚才已经替我说了,这幅山河社稷图,一定是我们的。你的这个包厢,就算我暂借的。”

    林烽却是淡淡地说道,然后目光盯着拍卖台上的出价数字,依旧是二十五亿人民币,目前已经没有人再跟他竞拍了。

    “宇少,价格已经二十五亿了,超过了咱们的预期。还竞拍么?”

    王家包厢那边,王宇的管家小心地问道。

    “算了!既然有个搅局的普通世家,就让欧阳家他们头疼去吧!反正我们王家已经是太上世家了,不需要什么绝世功法”王宇摆了摆手,却是淡淡地一笑道,“好一个秦家,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怎么带着这一幅山河社稷图离开这里。”

    欧阳家包厢,欧阳风也是气得直骂娘,握紧了拳头喊道:“有种!秦家是吧!我欧阳风记下来了,这幅画就让给你们,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有钱买,有没有命来学这里面的绝世功法呢?更何况,这山河社稷图里面也不一定有功法。”

    最终,欧阳家也放弃了这一次的山河社稷图争夺,毕竟,林烽一下加了四五亿的价格,让他们也都不好下手再继续拍了。

    至于其他的一些古武世家,看连王家和欧阳家都不再叫了,自然也都没敢往前凑,哪怕原先有些打算花三四十亿拼一个机会的中等古武世家,这回也彻底地放弃了。

    “二十五亿!第一次!”

    “二十五亿!第二次!”

    叫到第二次的时候,拍卖师再次停顿了一下,朝着四周高声喊道,“抓紧时间了!各位贵宾,如果还没有人叫出更高的价格,这幅山河社稷图就是秦家公子的了”

    环顾四周,没有人敢再出新的价格,拍卖师也只能啪嗒一下将锤子砸了下去,然后指着秦家包厢的方向喊道:“二十五亿!第三次!成交!恭喜秦公子,这幅山河社稷图归你了。”

    一锤定音,这一次的拍卖会也就完美落幕了。一幅名不经传的山河社稷图,拍出了二十五亿的天价,让到场的那些普通收藏家们都是大开眼界。

    但是,真正在天字号包厢里面的那些世家公子们,却更加感兴趣这秦家的秦广涛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敢和王家、欧阳家叫板起来了?

    于是乎,当拍卖会全部结束了之后,欧阳家、王家等等从包厢出来之后,全部从朝着秦家的地字9号包厢杀了过去,他们倒是要当面看看,这花了二十五亿拍下了山河社稷图的秦广涛到底是何方神圣。

    而此时,在秦家包厢里,秦广涛已经急成热过上的蚂蚁,一个劲儿地喊道:“闯大祸了!哎呀!这下麻烦大了!你们闯大祸了啊!这次肯定要违约了,二十五亿的拍卖成交价格,违约金就要两亿五啊!我全部的现金恐怕就只有这么点了,更不用说得罪了王家、欧阳家”

    不过,就在秦广涛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拍卖会那边将山河社稷图给送了过来,对秦广涛说道:“秦公子,恭喜呀!山河社稷图给您送过来了,一共是二十五亿人民币,还有百分之五的手续费。”

    “这我现在能不能不要了啊?”看到拍卖会的人这么快就将山河社稷图送过来了,秦广涛弱弱地问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