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叶家在京城也已经算是发展了上百年的大家族了,各大旁系分支也比较多。 所以,一听到秦嫣然的姥姥也姓叶,那叶桂龙便一下激动了起来。

    如果说,秦嫣然真的也是叶家的一脉,那么一切就好办的多了。

    下面不知道有多少叶家的旁支血脉,想要讲他们的女儿嫁给叶桂龙这个叶家大少呢!毕竟,这些家族分支,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可以和主家攀上关系的。

    “哈哈!如果秦嫣然的姥姥真的是我们叶家的人,那么,她还想要逃出我叶家大少的手掌心么?那个什么林烽,也休想和我争秦嫣然了。”

    想到这里,叶桂龙便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不过,管家叶知财却摇了摇头,遗憾得说道:“龙少,开始的时候,我也一位这个叶慧琴和咱们叶家有点关系。可惜,我找来找去,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那这算什么好消息啊?财叔,你这不是在逗我玩么?”

    叶桂龙撇了撇嘴,很失望地说道。

    “龙少,你着急啊!我说的好消息虽然不是这个,但是和这也有不小的关系呢!”叶知财笑着说道。

    “有什么关系?你就别挤牙膏了,一点一点的,烦不烦啊!”叶桂龙训道。

    “龙少,我打听到了,这秦嫣然和林烽,明天会去参加京城喜登酒店举办的一场画展拍卖会。到时候,在这个展会上,会有不少有名的画作展出。”

    叶知财说道,“这些画作来自全世界各地,中西方的都有,其中一部分是作为展出之用的,而另一部分,却是在展出之后会拿来拍卖的。”

    “哦?可恶!我约秦嫣然出来一起吃个饭都不行,林烽却每次都能够和秦嫣然一起去这去那……”

    听到叶知财打听到的,关于这个喜登酒店画展拍卖会的消息,叶桂龙便嫉妒得咬牙切齿了起来。

    “龙少稍安勿躁。要我说,明天你也得去这个画展。”叶知财笑着说道。

    “我也去这个画展?我去做什么啊!我对那些画一点研究都没有,而且,也没有打算买画啊!”叶桂龙疑惑地说道。

    “龙少,你这次去,不是去看画和买画的,而是去送画的。”

    叶知财笑了笑,说道,“要知道,这一回的画展,咱们老爷也拿出了一些画去参展了。龙少,你大可以向老爷申请,让你替他过去,走这个过场呗!到时候,咱们叶家收藏的字画,可是有一个专门的展台的。而且,这一次我打听了,那个什么林烽所在的林家,根本就没有拿出什么字画来参展……”

    “嗯!财叔,这倒是一个好主意,而且还能够让爸觉得我最近比较上进,连画展都在关注……”

    点了点头,叶桂龙又疑惑道,“可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啊?难道说,我就在林烽和秦嫣然的面前显摆一下咱们叶家的这些字画?财叔,这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啊!”

    “龙少,如果说只是普通的字画,当然没什么效果了。但是……如果说,咱们叶家展出的这些字画当中有那么一幅画,是秦嫣然的姥姥叶老所画的呢?那效果可就大不一样了。如果说,龙少你再做主讲这一幅叶老所作的画,送给秦嫣然,那可就更能体现出龙少的你的用心良苦了。”

    微微一笑,叶知财说道。

    “哦?居然这么巧?爸收集的那些字画当中,正好有一幅是秦嫣然姥姥的作品?”听到这里,叶桂龙也是心花怒放,顿时觉得这应该是老天为了成全他和秦嫣然而特意设下的缘分啊!

    “是呀!龙少,这对于你来说,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就是我今天刚刚打探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觉得十分地不可思议啊!而且,这一幅画,还是老爷机缘巧合之下才买到的。据说,是叶老的封笔之作,意义非凡。”叶知财一脸笑容地说道。

    “对!财叔,这回你立了大功了。只要我在画展那一天,亲自带秦嫣然来到我们的展台面前,然后告诉她,是我特意找到了这么一幅画来送给她作为礼物的。她一看居然是她姥姥的封笔之作,那还不感动死了?“

    叶桂龙已经开始在脑子里勾画着秦嫣然又感动又吃惊的表情,立刻便兴奋地拍板道,“行!就这么干,我这就去和老爸说,明天让我代他去那个喜登酒店的画展。”

    于此同时,在另一边,清北大学,秦嫣然今天在图书馆泡了一整天,查了不少的资料,很多都是关于明天将会参展的一些画作信息。不过这些大部分都是要拍卖的才会提前透露出信息来,还有更多的画作并没有提前透露出来,必须要亲自到画展去一探究竟。

    晚上,秦嫣然便打了电话给林烽,告诉他明天画展的地点和时间,并且二人约好了,就在喜登酒店的门口见。

    林烽对于这些画作其实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兴趣,不过就当陪秦嫣然一起去看看热闹好了,毕竟这次的画展当中,还有着那一幅林烽从新闻上看到的山河社稷图。

    至于萧霓裳,之前还吵着说要去,但是后来林烽和秦嫣然出发之前又喊了她一次,她却还趴在床上,摇头说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所以,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左右,在喜登酒店的门口,就只有林烽和秦嫣然二人来了,算是萧霓裳这次没有当电灯泡了,给了林烽和萧霓裳一个很完整的二人时间。

    “林烽,走吧!听说这一次的画展当中,有中外许多大家的作品来参展呢!参加拍卖的那些其实都没什么了不得的,倒是那些非卖品,每一个都是世界精品,有钱恐怕都买不到的。”

    从小就受到姥姥的熏陶,对绘画艺术有着浓厚兴趣和天赋的秦嫣然,可以说是熟知世界各种画家流派以及他们的代表作。

    一到喜登酒店的门口,看到外面挂着的那些宣传图片,还有里面的人潮涌动,秦嫣然就兴奋了起来,拉着林烽就往画展里面走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