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怕什么啊!嫣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是修真者,最不缺的就是钱,对我们来说,最没用的也就是钱。如果能够花个几十亿买下这一幅对你修炼有帮助的《山河社稷图》,那可是绝对划得来的。”

    林烽微微一笑,扫视了一下全场,对秦嫣然说道,“而且,我今天倒是要看看,在场的这些人当中,究竟有谁可以竞争得过咱们。这幅《山河社稷图》,非我们莫属。”

    “嗯!林烽,那我听你的,拿下这一幅画,如果就能够让我也和你一样修真,我一定……一定好好学习……不对!是好好修炼,不会偷懒的。”

    单纯的秦嫣然,从小就是一个好学生,所以刚才说要好好修炼的话,也习惯性地说成了要好好学习,惹得林烽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五分钟以后,基本上在场的人一边在拍卖师的介绍之下,一边看着大屏幕上展现出来的资料,对这个《山河社稷图》有了一个大概的情况了解。

    别看拍卖师夸得那叫一个天上有地下无的,但是实际上,和今天其他的任何一幅书画作品比起来,这幅《山河社稷图》简直可以说是三无产品了。

    一没有作画者落款,不知道出自何人之手。

    二上面就没有一款收藏的印章,也不知道这幅画曾经在历史上被何人收藏过。

    三便是介绍当中,没有一处历史典籍对这一幅画有过记载。也就是说,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都从来没有这幅画的历史痕迹留下来。

    这样的古画,哪怕是在潘家园都卖不出什么高价来。若不是经过多位历史考古学家还有叶老的鉴定,确定了这幅画的历史年份以及上面不俗的艺术水准,恐怕这幅画根本就不够资格拿来参加这次的拍卖会了。

    能够参加这种规格的拍卖会,哪怕是坐在普通席位上的,也都是老油条了。这样的书画作品,根本就不够资格压轴,但是却真的被放在这个位置上了,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拍卖会不够专业,另一个便是这幅画绝对不这么简单,必然另有隐情。

    “好了!想必各位对这幅《山河社稷图》已经有所了解了,下面就进入拍卖阶段。这幅《山河社稷图》的起拍价是一亿人民币,每次加价不少于一千万人民币,并且……本次出价的资格,只有包厢内的贵宾才有资格,普通席位上不具有出价权限。”

    拍卖台上,两撇胡子的拍卖师才将这一次的起拍价喊出来,全场就更是一片哗然了起来。

    当然,喊得大声的都是普通席位上的来宾,这个价格对于包厢内专程为了《山河社稷图》而来的世家子弟们,一点都不意外。

    “抢钱吧!这么一幅没有名气的画,居然起拍价就一亿?比刚才唐寅的《虎踞图》还高两千万啊!”

    “我刚才还估计最高起拍价是五百万呢!这拍卖方肯定是疯了!要这么高的起拍价,绝对要流拍了。毕竟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

    “到底这幅画上面有什么秘密啊!居然起拍价一亿,而且只能包厢里面的贵宾才能够出价……”

    ……

    原本比较安静的普通席位上,顿时又再一次议论纷纷起来,许多参加过多次拍卖会的藏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状况,都纷纷在猜测着其中的隐情。

    而林烽和秦嫣然,也是有些傻眼了!

    对于这个起拍价他们虽然不至于太意外,但是这个出价的规则,却是将他们给难住了。

    什么叫做只有包厢的贵宾才有权利出价啊?

    那就是说,他们这些坐在普通席位上的来宾,哪怕是有钱也没有资格买了。

    对于这一点,基本上是没有人有什么异议和议论的。毕竟,这样的天价,普通席位上的藏家们,哪怕有那个钱也完全不可能出价竞拍的。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这一幅《山河社稷图》最终的获得者,不然是包厢贵宾当中的一位。

    “啊?林烽,我们连出价的资格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啊?”

    秦嫣然闻言,一下就担心了起来。

    林烽却是立刻拉着她的小手,说道:“不就是一个包厢么?走!这普通席的座位坐着屁股疼,嫣然,咱们也去包厢内坐着享享福。”

    当机立断,林烽立刻拉着秦嫣然,直接就离开了普通座位席,朝着上面的包厢位置走了过去,因为他刚才也看到了,还有一些空的包厢。

    “两位来宾!不好意思,这里是贵宾席,请你们返回普通坐席。”

    贵宾包厢的入口,有两个黑衣保安在守着,很礼貌地拦住了林烽和秦嫣然。

    “让开!我就是要去贵宾席的。”林烽却是横着说道。

    “那请出示一下您的包厢号!”保安道。

    “没有!你们给我开一个不就有了么?”

    林烽看着下面的竞拍似乎已经开始了,便催促道。

    “不好意思!贵宾席包厢中途是不能再开的,除非您有预订。而且,我们的贵宾席包厢,是身份的象征,如果您不能出示一些相关的**据,也是无法预订到我们的包厢的。”保安很为难地向林烽解释道。

    “这么麻烦?”

    林烽正为难要不要露出自己身份的时候,突然,靠近出口的地字九号包厢里,秦嫣然的堂哥秦广涛听到动静,好奇地探了脑袋出来瞅瞅,却是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嫣然堂妹。

    “嫣然!嫣然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一看到秦嫣然,那秦广涛也是笑呵呵地走了过来,问道。

    “涛哥!对了,我……我和我的同学林烽,想要进入里面的包厢去。但是,这些保安不让我们进去……”秦嫣然见到自己的堂哥来了,虽然她也听说秦广涛是个花花公子的做派,连大伯都管不住他,但是小时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倒是还不错。

    所以,秦广涛一听到这话,便立刻大手一挥,对那两个保安说道:“这可是我们秦家的大小姐,还有这位是她的同学,是我的人。嫣然妹妹,你们要不就到我的地字九号包厢来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