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一幅唐伯虎的《虎踞图》被欧阳风收入了囊中,不仅仅是引得了全场的一阵惊叹和唏嘘,同时也是他欧阳风向大家展现欧阳家实力的一种表现。

    毕竟,近来一段时间,欧阳家实在是有一些太低调了,实力上也因为上一次的长白山天池秘境而大损。

    这一次,欧阳风从泰国做完手术回来,便是打算要一展雄风,先从这次的拍卖会上开始,将这一次拍卖会上sdfds的两件珍品给高价拍下来,让所有人都知道知道他们欧阳家的存在和影响力。

    所以,对于欧阳风来说,这六亿一千万花的并不贵,更何况唐伯虎的画作每一年都在刷新拍卖价格,任何一幅画再拿出去拍卖,都有可能拍出更高的价格来。

    不过这还不是欧阳风这次来的主要目标,或者说,这一次之所以会有如此多的世家子弟前来,目的再明显不过了,都是为了最后一件拍卖藏品《山河社稷图》而来的。

    这一件《山河社稷图》乃是从废都故土当中出土的,其实在京城的各大世家当中,从一开始就关注这件事的人不少,明里暗里也有了不少的争端。

    最后协调之下,想要这一幅画的世家,都做了一个折中的方案,便是举办一场拍卖会,价高者得。

    而在场的这二十多个世家,便无一不是冲着这一幅山河社稷图来的。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也都听到了风声,这一幅山河社稷图很不简单,不仅仅是一件古董字画而已。

    在京城这些世家当中的传言是,这一幅山河社稷图当中藏着一篇绝世功法,如果可以得到这一幅山河社稷图的话,就极有可能领悟到里面的绝世功法,那么成就先天武者的境界,根本就不在话下了。

    当然了,这一切都只是传言而已,因为之前的一些出土文物当中,比如一些青铜鼎和书画当中,的确是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功法,并且帮助了宋洪一等一些武者突破到了先天境界的。

    当然了,这也只是一丝可能的机会而已,并不定所有出土的类似文物,上面都真的有绝世功法。之前也不乏一些世家,花费了几亿,甚至是十几亿结果也就是买来了一堆根本就没有名气的古董字画。

    所以,这就导致真真假假分辨不清,有些收藏者正是看到了这样的契机,会故意放出这样的传言和风声来。

    这次的山河社稷图,其实也是这么一个坑,获得这一幅山河社稷图的藏家,苦于这幅来自汉代的山河社稷图并不是出自什么名家之手,哪怕年代久远也卖不出什么高价,所以就故意造谣出了这么一个风声来。

    果然,这个消息放出去之后,京城的各大世家便纷纷伺机而动,派出了自家的子弟,参与了这一次的拍卖会。

    对于他们这些资产数千亿上万亿的大世家来说,花费一些金钱,谋求这么一个机会,也未尝不可。毕竟,钱没有了还可以再赚,但是如果这个机会失去的话,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碰到了。

    所以,基本上,这一次的拍卖会,各大家族的家主都吩咐了自己的嫡系血脉前来,期望可以争取到这一线可以获得绝世功法,然后突破到先天的机会。

    “各位来宾!欧阳家果然是大手笔啊!六亿一千万,收获了唐寅的这一幅《虎踞图》,那么接下来就请出我们今天拍卖会真正的主角,一幅从汉墓当中挖掘出土的山河社稷图,各位请看大屏幕,上面有这幅画的具体信息……”

    到了最后压轴的重头戏,拍卖师也更加亢奋和激动了起来,开始口沫横飞地介绍着这一幅《山河社稷图》来。

    “这幅画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啊?怎么能当一次拍卖会的压轴啊?”

    “对呀!我之前在新闻报道上也看过,除了年代稍微就远了一点,保存也还算完整。其他根本没有什么亮点,上面没有落款,根本就不知道是谁所作……”

    “如果是个名家的字画,那肯定是价值连城。哪怕不是书画名家,是历史上有数的政治名家,比如董仲舒东方朔什么的,那都绝对价值不菲。可是这幅画连个落款都没有,明显就是无名氏所作,不值钱,我猜,起拍价最多也就是两百万……”

    “两百万还是稍微有些低了,毕竟再没有名气,至少也是汉代的古画啊!我估计在五百万左右,也已经到头了。起拍价五百万,最多也就是拍出十倍的价格,五千万成交价,那可是比刚才的唐寅的《虎踞图》差太多了……”

    ……

    底下那些坐在普通席位上来看热闹的看客们,虽然自己买不起这么多价值不菲的藏品。但是,毕竟他们基本上都是京城比较有名的收藏家和书画家,见识不菲,参加过的拍卖会估计比林烽从小到大开的班会都还要多。

    所以,大家也都议论纷纷起来,都觉得主办方将这么一件没有很大价值的《山河社稷图》放在最后,十分不合理,也大大降低了他们对于这次拍卖会的期待值。

    但是,他们哪里会知道,这幅《山河社稷图》之所以能够放在最后一个拍卖,并不是因为它作为古董字画有多值钱,而是因为这幅画上面蕴含的一个可能性。

    单纯是这个可能性,就足以让京城所有的古武世家为之疯狂了。

    大屏幕上放出来的关于这幅《山河社稷图》的信息,自然不会囊括这隐秘的一点,所以让不知情的人看来,便会觉得这幅画放在最后有点名不副实了。

    “来了!林烽,山河社稷图出现了。就是不知道,这幅画会不会比刚才的《虎踞图》还贵啊?要是太贵的话,我看……还是算了吧?”

    秦嫣然可以说是被刚才那么高昂的价格给吓到了,此时看到《山河社稷图》登场,虽然还没有亮出起拍价,却是已经隐隐觉得一会儿的竞拍绝对也是腥风血雨一场,最后的成交价格绝对不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