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ladies-and乡亲们,欢迎大家来到咱们今天的拍卖会。=不得不说啊!今天的拍卖会上,真的是珍藏无数,尤其是特别多的海外藏家,都特意赶了过来,所带来的拍品可都是不多见的……”

    拍卖台上,那个嘴上有两撇胡子的拍卖师,已经开始活跃气氛起来了。

    而拍卖会场前面的二十几个包厢的灯也都亮了起来,这是一种标志,有亮灯的就说明里面有贵宾,而没有亮灯的就是表示乃是空的包厢。

    不过,除此之外,每一个包厢的外面居然还有一个显示屏,上面有的便显示出了一些姓氏名称来。

    “各位贵宾,今天咱们拍卖会可是请来了不少的贵客啊!比如,在天字一号包厢的王家大少王宇,还有……天字二号包厢的杨家大少杨秉坤……”

    有名的几个京城权贵子弟,拍卖师乐呵呵的介绍了一番。林烽这才知道,原来,这包厢外面显示的姓氏名称就代表着他们的世家,有的世家子弟愿意讲自己家的招牌亮出来,其实也是一种让竞拍时候的手段,这样至少别人看在他们世家的背景之下,便经常会有所顾忌,不会讲价格叫得那么高。

    不过这样一来,其实也有不少的弊病,如果碰到敌对或者关系不好的世家,反而会讲价格拼命往高了叫,这就造成了恶意的竞价和攀比竞争了。

    “姨?林烽,今天好像……我的一名堂哥也来了。”

    当主持人介绍到了地字9号包厢的时候,秦嫣然却是一愣,说道。

    “地字九号包厢?秦家的秦广涛?他是你的堂哥?京城秦家的大少?”林烽说着,灵识便立刻朝着那个包厢扫了一下,果然看到里面一个和秦嫣然长得有几分相似的花花公子哥。

    那个秦广涛左拥右抱,两个美女偎依在他的身边,还喂着他吃葡萄,快活的不亦乐乎。

    “是,虽然我只是小时候见过几次这个堂哥,但是听说他……他的名声不太好,成天就是沉溺于吃喝玩乐,我的大伯也拿他没有办法。”秦嫣然摇了摇头,叹气说道,“就是不知道他怎么会来这种拍卖会……”

    “嫣然,咱们不管他。我们的目标是那一幅山河社稷图,里面说不定就能够找到让你能修真的办法呢!”

    又扫了一下这次拍卖会场的其他几个包厢,林烽倒是微微一笑,熟人还真的是不少。

    比如说,欧阳家那个被林烽变成了太监的欧阳风,据说就是去泰国做什么个什么断肢重生的手术,但是现在也是变得阴阳怪气的,坐在宝箱里面不出声。

    还有杨家的杨秉坤,以及其他一些林烽上次在英雄食府王府井分店开业的时候,见过的一些京城世家子弟。

    有这些人的出场,总的来说,今天的这一次拍卖会的档次还是不错的。不过,和其他的拍卖会不同的是,今天所有的拍卖品都是字画,有华夏古代历朝历代的,也有国外中世纪各种流派的油画。

    率先出来的几件拍品,都是国外的油画,在拍卖师口沫横飞的介绍之下,还有美女模特的诱惑展示,几个小世家的公子哥相互竞拍了起来。

    基本上,起拍价在一百万以上,最后的价格都将近上千万了。

    拍卖师乐呵呵地一件一件地介绍着拍品,基本上都是包厢里的那些世家子弟在竞拍,普通的席位上即便偶尔有人叫价,最后却也没有几个能真正讲拍品给拍下来。

    不过,也只有这些世家子弟毫无顾忌,手底下有多少钱,都可以一掷千金出去,只要价格不是贵的太离谱,拍下这些珍藏的艺术品,也并不怎么亏本。

    坐在普通席位上,林烽看着一件件的拍品被人拍下,却也一直都没有出手,他等的就是那放在最后面的山河社稷图。

    好不容易,将近两个小时过去了,拍卖会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白热化阶段。刚才就有发生了一名钟家的少爷和另一名邱家的少爷相互之间恶意喊价,将一件顶多价值五百万的西洋画,喊到了八百多万,引得全场的看客门都是一片哗然起来。

    但是,这也只是几百万的小物件,真正厉害的藏品可都在后面呢!

    这不,倒数第三件藏品,居然是一幅唐伯虎的画作,顿时便引来了全场的一阵轰动了起来。

    要知道,华夏古代的这些画家当中,画作最贵的恐怕就要属唐伯虎了。前两年一幅《庐山观瀑图》在国外甚至拍出了将近六亿美金的天价了,自然而然,今天倒数第二个出场的这一幅唐伯虎的画作,自然是引来了天字号那些世家子弟的狂热追捧起来。

    起拍价是八千万,这幅《虎踞图》才刚叫价,便是一路飙了上去。

    一亿!

    一亿五千万!

    两亿!

    如果是在其他的事情上花这么多钱,肯定会被家族骂是败家子的,但是这唐伯虎的字画可不是什么拍卖会上都能看得到的。

    基本上,每一幅都是绝品,未来的价格只可能是越来越高的。所以,这些世家子弟一路叫高,看得林烽和秦嫣然也是一愣一愣的。

    短短十分钟的时间,这幅《虎踞图》就已经从八千万叫到了五亿人民币了,整整涨了六倍多了。

    “六亿一千万!第三次!”

    最终,这幅《虎踞图》居然是被欧阳家的欧阳风给纳入了囊中,其他几家的世家子弟也是有心无力,价格被叫得太高了,哪怕是他们也要掂量一下。

    “林烽,这……这些人真的是拿钱不当钱啊!六亿一千万人民币啊!就买了这么一幅画?虽然我知道唐伯虎的画很有名,可是这价格也……也太高了。”

    秦嫣然虽然是秦家的小姐,但是从小却是和普通老百姓一样长大的,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世家的那种熏陶,所以在她看来,几十万都算是不得了的大钱了,真的是不敢想象,六亿一千万是一个什么概念。

    “嫣然,这就是有钱人的游戏啊!他们可以一掷千金,就为了一幅喜欢的画,不过……接下来可就轮到咱们出手了,压轴的藏品,就是那一幅《山河社稷图》了……”

    刚才的那些拍卖,虽然和林烽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对那些藏品也丝毫不感兴趣,但是却让他很狠地见识了一番拍卖的游戏规则,还有这些世家子弟挥金如土的秉性。

    拍卖会向来都是有钱人的游戏,而且有时候他们相争的不仅仅是拍卖的物品,更有一口气和一个名头,这些都足以让他们随手付出超出拍品价值好几倍的金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