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谁也没有想到,林烽会出现在这一幅画当中,连那叶知财也是一愣一愣的,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嫣然在一旁看着,却是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挽住林烽的手,笑嘻嘻地说道:“林烽,这一幅画的确是姥姥画的。就是那一次你救了姥姥之后,姥姥特意画下来的。只不过可惜,后来被人给偷走了……”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就是不知道,这幅画,怎么会落到了叶大少的手中呢?”

    明白了前因后果的林烽,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也实在是有些太巧了,几个月之前就失窃的画作,居然会辗转流落到了京城叶家,然后又刚好在这一次的展览当中被林烽和秦嫣然给撞见了。

    不得不说,冥冥之中,一切都有安排啊!

    “这幅画是被偷的?这画上的人,真的……真的是林烽?”

    这一下,叶桂龙可就真的尴尬了。本来他还想要好好的用这一幅画讨好秦嫣然一番,可是刚才秦嫣然都说了,这幅画是她们家失窃的,那岂不是就等于叶桂龙即便和这次盗窃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是最后画可是销赃到了他的手中啊!

    “财叔刚才说了,爸是从黑市上才买到的这一幅画。看来,果然是这样的,这幅画还真的是有人从秦嫣然的家里面偷出来的……”

    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叶桂龙不管怎么样尴尬,也要护着他这个叶家大少的面子,将画给取了下来,递给秦嫣然说道:“嫣然,不管怎么样!这幅画也是你们家丢的,更何况,这幅画我本来就是打算送给你的,你就收下吧!”

    如果秦嫣然肯收下这一幅画,不管怎么样,对于叶桂龙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秦嫣然也领了自己的这个情了。

    但是,秦嫣然却是很轻松地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叶学长,这幅画已经没有用了,既然是你们叶家花钱买来的,还是你们自己留着吧!”

    “没有用了?”听到这话,叶桂龙便莫名其妙道,这画还论有没有用的么?

    “是呀!当初姥姥本来都已经封笔不再作画了,却是因为要找林烽,所以才画了这一幅画。不过你看……现在我们早就已经找到林烽这个小英雄了,自然这一幅画也就没有作用了呀!”

    秦嫣然笑眯眯地说道,同时偎依在了林烽的肩膀下,小鸟依人的样子,简直是让叶桂龙看得心如绞痛。

    “原来是这样啊!嫣然,既然这幅画没什么用了,就留给叶大少做个纪念也好。咱们再去其他地方逛一逛……”

    轻轻地搂住秦嫣然的小蛮腰,林烽在叶桂龙羡慕嫉妒又无可奈何的表情之下,又和秦嫣然往其他的展台去了。

    “真没有想到,林烽,一转眼……好几个月过去了,咱们都已经上大学了。当时在芝安一中的时候,我根本就不敢想象,我们真的会有这么一天……”

    拉着林烽的手,在这么多艺术作品的环绕之下徜徉着,秦嫣然真的觉得自己是再幸福不过的了。

    “嫣然,谢谢你!一路上有你伴我,纵使是有再大的风雨,我也不怕!”

    看着秦嫣然那一脸幸福的表情之下,似乎还有一些忧愁在,林烽又紧握住她的双手说道,“真的!嫣然,即便你不能像卿卿姐她们一样能修真,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真的不用太在意,将来,我肯定会修炼有成,然后炼制出长生不老的丹药给你,延年益寿!我们一样可以天长地久的……”

    想当初,林烽还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学渣,秦嫣然却一点也不嫌弃他,还想要给他补课。所以,哪怕到了现在,林烽早已经是凌驾在一般人之上的修真者,他也并不会觉得秦嫣然不能修真就配不上他之类的。

    不过,林烽不在意的事情,秦嫣然却格外的在意,更何况,她本身骨子里就和妈妈陈露萍一样,是一个十分要强的女人。

    从小就要争第一的秦嫣然,怎么能容许自己不能修真呢?

    “恩!林烽,谢谢你能这么想。但是,我一定会想办法修真的,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的。”

    秦嫣然的表情十分坚定,她是不甘愿只当林烽身边的一个好看的花**的。

    “好!嫣然,那么以后我们一起想办法,一定可以让你也修真的。”

    点了点头,林烽也知道,这一直是秦嫣然的一个心结。

    而就在这个时候,酒店的门口突然来了一大帮人,这帮人七手八脚地,都抬着好几个大箱子,朝着最中央的e8展台那边赶过去。

    与此同时,酒店的广播也响起了通知来。

    “各位嘉宾,e8展台即将要展现最近一次,在我国中部地区出土的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书画作品,每一件都是经过专家的鉴定和评析过的。其中还有一些,将会在下午的拍卖会上出现,请大家抓紧时间和机会观摩欣赏……”

    听到这广播上的通知,秦嫣然便回过神来,拉着林烽往那边去:“林烽,快过去看看!你一直想要看的那个山河社稷图,应该就是在这个e8展台上了。”

    “山河社稷图来了?”

    跟着秦嫣然一起过来,林烽便看到了那些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将一件件展览的画作,从这些箱子里面给搬出来,然后按照规划好的位置摆放上去。

    目前似乎还没有看到山河社稷图出来,但是,林烽却是先一步通过灵石一幅画一幅画的扫视过去,在第三个箱子的底部,发现了那天在电视上看到的山河社稷图。

    “这就是那一幅山河社稷图了么?和其他的画作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啊?看材质的年份,应该就是如同嫣然姥姥所说的那样,是一件汉代画家仿造的山河社稷图……”

    林烽用灵识反复查看了几遍,都没有发现这一幅山河社稷图有什么异常,所以心里面还是颇有些失望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