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两个奸夫****,自从昨天王宝宝将事情暴出来之后,居然还跟没事儿人一样来到了英雄食府品尝美食。。

    王宝宝的银行账户和几乎所有的资金都被这两人给转移走了,所以二人现在正满肚子偷乐呢!

    不过,两人在公共自助区域取鱼羹的时候,说的这些话,却被旁边也在取菜的一个三线女明星任灵给听到了。

    “这声音,还有说的这话?这两个人难道就是……害了宝宝哥的那马容儿和宋吉?”

    女明星任灵认真一看,果然看到了带着帽子和墨镜的马容儿,还有同样做了一些掩饰的宋吉。

    因为之前这个女星任灵和王宝宝有过几次合作,都觉得王宝宝人好又老实,所以当听到两个奸夫****的谈话,登时也是好打抱不平,怒了,直接就上前去冲着那马容儿骂道:“马容儿,你还有脸在这里吃喝玩乐?害得宝宝大哥这么惨,你这个贱女人……”

    说罢!

    任灵是个东北女孩,性子也急,为人仗义。直接就一把将马容儿的帽子给掀开,然后啪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左脸上。

    “啊!”

    措手不及,正得意洋洋的马容儿,突然被人扇了一巴掌,也是懵逼了,然后立刻就泼妇一样朝着任灵破口大骂了起来:“臭丫头!你他妈打谁呢?”

    “打得就是你!你这个婊-子贱货,我这一巴掌,是替无数心疼宝宝大哥的人打的……”任灵一脸正气道。

    “我说你怎么能打人?”

    宋吉在一旁,却是目光闪躲,有点怕事的小声对马容儿说道,“容儿,别生气,别把事情闹大!咱们现在比较敏感……”

    “哟!果然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啊!这么怕被人知道么?”

    听到宋吉的话,任灵便立刻来了主意,嚷着嗓子宣扬道:“各位快过来看啊!害了王宝宝大哥的奸夫****在这里呢!”

    “我说你……别喊!再喊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被任灵这么一喊,宋吉登时就着急了起来,上前想要捂住任灵的嘴。但是,却被任灵挣脱了,两人便扭打在了一块。

    “喂!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还有人打架啊?”

    “快看!那个不是王宝宝的经纪人么?还有那个女的,就是马容儿……”

    “这两个奸夫****,居然还有胆子敢出来?”

    ……

    顿时,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边的打斗声音所吸引了,立刻都跑过来看起了热闹来。

    包括包厢里面的王宝宝和王雅君,还有林烽。

    林烽本来是不认识宋吉和马容儿的,但是刚才用手机上网一搜,便认出了他们来。

    “哟呵!这两个贱货,还真的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笑了一声,林烽便对王雅君和王宝宝说道:“今天他们来得正好,宝哥,你的事儿,我林烽今天就帮你做主了!”

    说着,林烽打了几个电话似乎是催促了什么人,然后就朝着打架的地方快步走了过去。

    “别打了!别闹了……”

    几个保安强行将宋吉和任灵给分开了,别看任灵是个姑娘,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力气却大的出奇,和宋吉扭打在一起,非但自己没事儿,反而将宋吉的脸都给划破了,身上也是挨了她好几脚。

    “臭三八!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把你在娱乐圈给搞臭,看你以后怎么混……”

    宋吉被两个保安拉着,嘴里面说着脏话和狠话。

    “来呀!你当老娘怕你们这对奸夫****么?你俩现在娱乐圈……不!是在整个华夏国内都已经臭得不行了,哎哟!真的是太臭了……”任灵说着便捏着鼻子,嘲讽道。

    “你说谁是奸夫****?”马容儿在一旁,气呼呼地说道。

    “说的就是你们俩,还能有谁。这里谁不知道你俩的奸情啊?”任灵笑道。

    “你……”

    马容儿气得满脸通红,但是周围的宾客们却都对着他们俩指指点点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林烽却是走了出来,对着保安说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这两个贱人怎么能放进来的啊?没看到,我们英雄食府的大门口放着的牌子么?‘贱人与狗不得入内’!”

    “啊?烽少,这哪儿来的牌子……”

    保安也是一愣,之前根本就没有这一块牌子啊!但是现在转头朝着大门口看去,居然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放了这么一块牌子。

    周围的宾客一愣,也先是一愣,然后才纷纷大笑了起来。

    “你又是哪一根葱?原来这英雄食府是你家开的啊!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看到没有,这是你们家大人给我们俩发的邀请卷,我们是你们请来的贵客,知道不?把你爸妈叫出来,原来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的贵客?”

    马容儿见到林烽来出头,充分发挥了贱人的潜质,将两人的邀请卷拿出来晃了晃。

    但是,林烽却是冷笑了一声道:“我还没有追究你们这个呢!据我所知,我们英雄食府是绝对不会邀请你们这样的贱人!保安,把二维码扫描器拿过来,我们发出去的每一个邀请卷,都附上了一个二维码,上面都有记录宾客的信息……”

    听到林烽这么一说,那马容儿顿时脸色就是一变。但是,林烽已经拿过她手中的两张邀请卷,然后放在二维码扫描器上一滴,然后屏幕上就显示出了具体的文字信息来。

    一张邀请卷是送去京城吴家的,另一张是送给卫生部某官员的。

    “哈哈!原来这两贱货是从黑市上买来的邀请卷啊!人家主人家根本就没有邀请他们来……”

    “我就说嘛!哈哈!英雄食府怎么会邀请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

    “买来的入场券,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贵客?笑死我了!不愧是两个脸皮厚的贱人啊!”

    “赶出去!不是说贱人与狗不得入内么?”

    ……

    周围的宾客们也都哄笑一堂,他们可都是京城上流名门成员,几乎所有人都对这二人嗤之以鼻。

    (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