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的!林烽,我们的任务时间很紧迫,形势也不容乐观!”

    说着,萧霓裳指着下方城市内的主干道,此时已经成为了一片汪洋,那十字路口环岛中心的十几米高的百年大槐树,此时就只能够看得到一个树顶了。

    “首先,我们必须解决这一场大降雨的根本原因,然后再想办法疏通这些城市内的积水……”

    点了点头,林烽看到这种种状况之后,开始思索考虑着解决的方法。

    哪怕林烽是水属性的修真者,而且还能够控水,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对付这么大范围的灾害的好办法来。

    而此时,两人的高度也是越来越低,最后降落在了下方一座无人的高楼的楼顶天台上。

    “林烽,整个城市这么大,要不……我们先分头行动去查看一下具体的情况?发现有价值线索的时候,再相互通知一声?”

    一落地,萧霓裳解开了降落伞,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皱了皱眉头,对林烽说道。

    “嗯!疯丫头,目前我们先要一边排除一些致命的险情,一边查找幕后的黑手。徽州是这一次灾害最严重的地方,我们极有可能能够在这个地方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锵的一声,林烽握紧了烽彤剑,再看看萧霓裳,又道,“不过,疯丫头,我有烽彤剑在手,可以御剑飞行,在这洪涝当中来去自如。可是你怎么办?你要怎么行动?”

    “嘻嘻!林烽,这就不由你担心了,对于这一点,我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了。呐!看到了么?”

    说着,萧霓裳从身上掏出了一堆黄色的符箓来,上面用黑鸡血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

    “御空符?够可以的啊!疯丫头,没想到你还真聪明。如果只是凭借你自己身上的那些元气,根本就无法飞多久,但是如果加上这些御空符的话,应该问题就不大了。

    而且,你也只需要在楼与楼之间短暂的飞行,消耗不算很大。你这御空符用的是最好的黑鸡血,看来准备得很充分啊?”

    看到萧霓裳拿出来的黑鸡血化作的御空符,林烽也是颇感意外。毕竟萧霓裳才成为修真者不久,却已经可以如此纯熟地运用一些修真者的法术和符箓了。

    “那可不!我又没有你那样的飞剑,只能够自己想办法多准备一点保命的东西了。”

    萧霓裳笑了笑,有些嫉妒地看着林烽的烽彤剑,努了努嘴道,“这次回去之后,你也得给我炼制一柄飞剑才行。不然,多不方便啊?”

    “行!疯丫头,等这次回去,叫上彤彤姐,让她用阴火帮你们都炼制一柄灵器飞剑。这样一来,不管是行动还是对敌,都能够有所保障。”

    之前林烽的能力还不足以炼制更好的飞剑,但是现在,他经过这些时日的修炼,已经达到了练气巅峰的修为了,再结合李雨彤强大的阴火,足够将那些玄铁和秘银材料彻底地熔炼一番,甚至连烽彤剑的等级,也能够从极品灵器提升到法宝级别。

    “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吧!用龙组的卫星电话联系……”

    说完,萧霓裳便一个健步从这天台楼顶跳了出去。她的动作非常之矫健,两栋楼之间十几米宽的距离,萧霓裳蹭地一下就跳了过去,甚至都没有御空符,足可见现在萧霓裳的身体素质。

    “好!既然如此,我就好好探查一番,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在祸害我华夏大地。”

    林烽也没有使用飞剑,同样一个健步,朝着另一个方向跳了过去。

    因为出发的时候,为了保密身份,林烽和萧霓裳都戴着掩饰身份的面具,林烽戴的是大圣面具,而萧霓裳戴的却是一个罗刹女的面具,她在龙组的行动代号也被称作“罗刹女”。

    再加上现在大雨磅礴,普通人的视线根本看不清远处的事物,所以林烽根本就不怕被人发现自己的行踪。

    大雨还在下,而且是一种非常诡异的方式倾倒下来,林烽一边穿梭在不同的楼层当中,灵识一边不停地往周围搜索过去。

    “啊!救命啊!快点来人啊!快救救我的孩子……”

    突然,林烽的灵识发现,在六百米外的一处街道,有十几名落难的市民正躲在一处高楼的天台上避难。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调皮的七八岁的小男孩不小心从天台上掉落下来,摔倒了下面的巨浪当中,正在不停地挣扎呼喊着,他的妈妈也急得大喊了起来。

    “天呐!快点救人啊!”

    “巨浪这么大,怎么救啊?”

    “再不救人的话,那小男孩就要被冲到下游去了……”

    ……

    天台上的大人们纷纷记得大叫了起来,但是面对如此凶猛的巨浪,他们是有心想要救人,却偏偏无能为力。因为,在这种时候哪怕是水性非常好的人,掉落到了洪峰当中,一个巨浪打过来,恐怕就要嗝屁了。

    可是,眼看着那小男孩在水中挣扎着就要被冲走了,天台上一名中年男人实在是忍不住了,立刻将身上的而衣服一脱,就打算往水里面跳下去救人。

    “爸爸!你不能去啊!这太危险了啊?”

    在那个男人的旁边,一名十三四岁的小男孩急忙拉住了自己的爸爸。

    “老严,你给我站住!你逞什么英雄啊?这可是巨浪,不是开玩笑的啊!会没命的啊?”那男人的妻子也在一旁厉声阻止他道。

    “阿芳,这里就我水性好,我不去,谁去?我再不去的话,那小鬼就要淹死了!”

    那男人说着,又回过头来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小光!不是爸爸要逞能,也不是爸爸不怕死。有的时候有些事,虽然明知道很危险,但是……必须有人要去做……”

    水灾无情人有情,看到这一幕,林烽也是感慨万千,谁说我们华夏老百姓现在变得越来越冷漠和冷血了?那位叫做老严的父亲说得好啊!有些时候有些事,虽然明知道很危险,但是必须有人要去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