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到两个小时,林烽和萧霓裳所乘坐的专机,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但是,现在徽州机场已经被大水所包围,停机坪根本就无法使用,周围也都是狂风暴雨,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之下,飞机是无法安全降落的。

    “首长!这个天气,飞机根本无法降落,估计这一次,你们只能够……跳伞下去了。”

    副机长一脸抱歉地到机舱汇报道,却又有些担心,“但是,天气如此之恶劣,跳伞的话,危险系数也很大。”

    “呀!飞机不能降落了,林烽,要跳伞下去,你怕不怕?”

    萧霓裳见状,却是一脸地无所谓,笑着说道。

    “怕?在我林烽的字典里面,还根本没有出现过怕这个字呢!”

    说着,林烽一招手,对副机长道,“甭废话了,马上将降落伞拿过来。”

    “嘻嘻!那我们就比一比,谁先安全降落?”

    话才刚说完,萧霓裳就立刻拿起了降落伞,打开机舱门,猛地一下从飞机上跳了下去。

    “喂!疯丫头,你丫还真的是偷奸耍滑的一把手!你给我等着……”

    看到萧霓裳如此果断地在风雨飘摇当中跳了下去,林烽也不再犹豫,直接拿着降落伞背上就往下跳。

    呼呼呼……

    大风那个刮,豆大的雨点密密麻麻地朝着脸上砸了过来,林烽身上的降落伞打开了之后,反而被这些雨点和大风吹得不成样子。

    “妈的!这还不如不要降落伞呢!还是用我的飞剑实在……”

    锵的一声!

    林烽将降落伞解开之后,就召唤出了自己的烽彤剑来,一脚踩在了烽彤剑上,来去自由,而且烽彤剑形成的保护罩,还可以将那些迎面袭来的雨点给滑开。

    再低头一看,萧霓裳的处境比自己刚才好不了多少,偌大的东南风将她的降落伞都吹到了一边去,降落的过程都不平衡了,东倒西歪。

    还有那高空的雨水打在脸上,估计那滋味可不好受吧!不过,萧霓裳高超的跳伞技术,却依旧让她能够比较平稳地控制着降落伞不翻了。

    而这个时候,林烽便一脸坏坏地驾驭着飞剑,嗖的一下往下赶到了萧霓裳的面前,笑道:“疯丫头,你看看……现在我要是想要降落的话,随时都可以,绝对比你快。”

    “飞剑?林烽,你真卑鄙!竟然不用降落伞而用飞剑……”

    萧霓裳一边控制着降落伞的方向,一边瞪着林烽道。

    “我卑鄙?哼!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话刚说完就立刻跳下去了。”林烽反驳道。

    “我那叫做合理地抢占先机,知道么?”萧霓裳撇了撇嘴,继续狡辩道。

    “什么先机?你那叫无耻……”

    “你才无耻呢!”

    ……

    两人就这样在半空当中吵吵嚷嚷地,但是当下降到一定高度,能够看得到下面场景画面的时候,萧霓裳却突然怔住,不说话了。

    “疯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两人打打闹闹的时候,林烽却突然发现萧霓裳的脸色一变,便好奇地也回过头去,朝着地上苍茫大地看去。

    “林烽,你……你快看,这洪水好可怕……”

    在半空当中,俯瞰着底下的滔天巨浪,看着一栋栋的房屋,一亩亩的良田,被那势不可挡的洪峰冲过,这种震撼的感觉,难以言喻。

    “这……洪水竟然如此可怕?”

    低头看去,林烽来之前根本就想象不到,只不过是因为一些降雨而引发的洪水,居然会有如此的威力。

    只见那滔天的巨浪之下,哪怕是一座小山丘,也会被席卷起来,上面的大石块和根深蒂固的大树也被连根拔起,随着洪水被继续冲往下游。

    而另一边,在乡村当中,无数砖石房被洪水冲垮了,许许多多流离失所的人们,只能够爬到地势高的人家的屋顶,在那里苦苦哀求着老天乞怜。周围都是漫天的洪水,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逃出去的可能。

    还有在那涛涛的洪水当中,无数的家畜被卷入其中,林烽才看到一只肥猪在洪水当中露了一个脸,但是下一刻便又立刻被淹没了。

    再看看相对好一些的城市当中,却也已经成为了“水上威尼斯”,一栋栋的十几层的楼盘,虽然足以抵挡洪水的侵袭,但是在洪峰包围当中,每一栋楼都成为了一座孤岛,屋顶上都站满了人,他们的眼神当中,充满着恐惧,充满着无助。

    “林烽,中中部和南部的洪水,已经持续了快好几天的时间了。刚开始的时候,洪水还不大,甚至勉强还可以开车。但是现在,内涝非常严重,诸如徽州和汉城这几个大城市当中,几乎一大半都已经被洪水浸泡其中,数百万人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

    虽然还在不住的往下降落,但是萧霓裳此时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在半空当中,哪怕她平时自诩是铁石心肠的人,但是看到那些流离失所的人们,再看看被洪水摧毁的一栋栋房屋,心也不由得和受灾的人们站在了一起。

    “已经好几天了?形势不容乐观,通常人家的紧急存粮也就够吃几天的,更何况还有许多人被困在根本没有生存物资的地方。如果洪水再不赶紧退去的话,恐怕被困的老百姓们就危险了。”

    林烽小的时候曾经经历过98年的特大洪水,他犹记得那一年,爸妈和他一起躲到了附近一栋高楼的楼顶上,虽然躲过了可怕的洪峰,可是却足足在上面困了七八天的时间。

    高楼上没有一点生存物资,最后他们一家三口,是靠着临时带出来的一袋压缩饼干,才勉强坚持了七八天,等到了人民子弟兵救援的到来。

    所以,对于那些被洪涝灾害困住的人们,林烽其实非常的感同身受,而且,现在已经有洪涝灾害的伤亡人数出现了,据不完全的统计,死亡加上失踪的人数已经超过数百人了。

    “不行!疯丫头,我们得马上行动起来了。不然的话,这次洪涝灾害的后果,甚至可能比98年的那一次更加严重……”见到这灾害千里的景象,林烽不由得越发着急了起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