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咦?还真的是奇怪啊?在这种地方,怎么还会有笔墨纸砚啊?”

    对于古董也有一些研究的叶柏伟也凑了过来,拿起桌上的那些宣纸看道,“这可是上好的宣纸啊!不过,就算是放几百年也不会有事。倒是这些墨,我就十分奇怪了,为什么在这么低的温度,竟然还不会凝固呢?”

    再一次仔细瞅了瞅这些墨,叶柏伟突然瞪大了眼睛,叫道:“血腥味!这墨……这些墨竟然是血红色的,是用人的鲜血研磨的么?”

    “什么?血做的墨?”

    听到叶柏伟的声音,林烽也好奇地看了过去。其他众人也都纷纷跟了过来,包括那些刚刚醒过来,什么都没有弄明白的六七十年代的女工人们。

    “是呀!老大,你快来看看,这些墨真的都是血墨。可是这也不对啊!如果是血墨的话,那应该更容易凝固才对的啊!”

    叶柏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又拿起那一只毛笔,细细地看了一下,惊道:“果然!这一只毛笔也是用人的毛发做成的,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房四宝?”

    走上前去,林烽也仔细地揣摩了一下这些文房四宝。如果这些出现在古宅或者古墓当中,林烽都不会有丝毫的奇怪。

    但是,现在这些文房四宝,是出现在这诡异的极寒之地当中,也让林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起来。

    “那个屈死的鬼将军,为什么会放这样的文房四宝在极寒之地呢?他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呢?”

    墙上的壁画!

    冰桌上的文房四宝!

    这一切,到底是什么样的用意呢?

    “如果我是屈死的袁将军的话,我想……我并不怕死!怕的却是,这一身的热血和冤屈被埋没了,怕的是一辈子背负着这样的污名,怕的是没有人为自己叫屈……”

    突然,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廖晓冰,走上前来,指着这些文房四宝,说道,“林烽,你看这里的文房四宝,恐怕就是袁将军用自己的血和毛发做成的,我估计他就是希望,有人能够将他的冤屈写出来……”

    “是呀!晓冰说得对,如果是我这样被冤死的话,我也绝对不会心甘情愿去投胎转世的,必然会成为这样的厉鬼冤魂。”萧轩也点了点头,感慨道。

    “难道说,这个鬼将军,是希望我们能够帮他伸冤不成?可是现在都已经过去好几百年了,那明朝的皇帝自己都做了鬼,我们怎么给他平反伸冤啊?”

    慕容辉在一旁啧了啧嘴巴,为难地说道。

    “阿辉,我想这鬼将军要的不是那种伸冤,而是有人能够真正理解他,将他的冤屈给抒发出来reads;。”李凯在一旁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还不简单?看我的……”

    说罢!慕容辉直接拿起那一根毛笔,然后便掀开一张宣纸,直接就大笔挥毫写了起来。

    “阿辉这么厉害?还能写毛笔字?看他能写出什么来……”

    叶柏伟在一旁,瞪大了眼睛注视着。

    “我们能不能出去,就看阿辉的了。”萧轩也是紧紧盯着。

    其他的人,虽然并不太理解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出去,但是也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慕容辉的动作。

    只见,慕容辉一副满腹经纶的样子,拿着毛笔的样子还挺有模有样,在宣纸上一笔一划写了起来。

    “好了!大功告成,我相信,这绝对是那一位鬼将军的心声。”

    嘿嘿一乐,慕容辉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将手中的宣纸给展开,冲着大家邀功道,“大家放心,只要那鬼将军看到了我写的这幅字,绝对会感动的不行,然后将我们都给放出去的。”

    “你写的字?哈哈哈……阿辉,你写的这些,能叫做字么?而且,你写的这都是什么啊?”

    一看慕容辉写出来的这一幅巨大的字,李凯就有些哭笑不得起来,只见慕容辉横七竖八地在宣纸上写着“我真的是冤枉的啊”八个大字。

    “得了吧!阿辉,我如果是那袁将军的话,看到你这么难看字,恐怕都会被气活过来的。”叶柏伟见状,也是哭笑不得地说道。

    “阿辉,这么好的宣纸,被你拿去写,简直就是暴敛天物啊!”萧轩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整个极寒之地却是猛地震动了一下,然后慕容辉就发现自己手中的这一张宣纸竟然脱手而出,然后冒出了火光,自燃了起来。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冷的地方,宣纸怎么……怎么自己烧了起来啊?”慕容辉看着烧成了灰烬的宣纸,可惜地大叫道,“这可是我的心血啊!”

    “得了吧!阿辉,你那完全就是糟粕,算什么心血啊!”

    李凯摇了摇头,不过再看看那地上的灰烬,转头对林烽说道,“老大,虽然刚才阿辉写的字失败了,但是这至少算是给我们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想要出去的话,估计还真的要在纸上写出那袁将军想要看到的东西……”

    “嗯!我想,我大概是明白了……”

    深吸一口气,刚才一直用灵识关注着整个极寒之地的林烽发现,当慕容辉在纸上写完这些字的时候,那熟悉的鬼将军的魂魄气息,似乎便出现了一下,好像是在查看慕容辉写的是什么,直到看到慕容辉写的是这么几个字,而且字迹还写的这么丑的时候,才怒而将这一张宣纸都给烧了。

    “林烽,那现在找到了可能出去的方法,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那个袁将军,究竟是想要看到我们写些什么呢?”萧霓裳皱了皱眉头,转身问林烽道。

    “看那些壁画……这里有那袁将军的一生,既然他死后如此之不甘心。那我就如他所愿,为他鸣冤,为他保节吧!”

    说罢!林烽酝酿了一下感情,立刻从慕容辉的手中夺过了那一根毛笔,然后深吸一口气,便朝着那宣纸之上落笔写去。

    众人连忙低头看去,只见林烽一落笔,先就写出了三个大字“将军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