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去去去……就你们父子俩高尚行了吧!老娘的思想和眼界就是这样,电视上报道的那么多老人摔倒讹诈,还有多少做了好事反而被诬陷的血泪教训,都看不到啊?现在这个年代,见义勇为做好事就是傻子!林胜利,你刚退伍那一下逞威风去抓小偷的事情又给忘了?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被林父这么一说,林母也拿出了摆事实讲道理的态势,指着林父的鼻子不服气地说道。

    “哎呀!贵珠,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啦!还提它做什么?而且当时那个失主自己都不知道钱包丢了,哪里还认得出来小偷是谁啊……再说了!最后警察同志不也还我清白了么?我们难道就因为一两次做好事吃亏了,就再也不做好事了么?”

    林胜利是退伍军人出身,他在部队里面受到的思想教育,就是要见义勇为,就是要正义和正直,见到不平的事情就是有责任挺身而出,同样的他将这些理念和思想也都从小贯彻给自己的儿子林烽。

    不过,他的妻子张贵珠却不这么认为。而且拿林胜利刚退伍有一次在街上抓小偷被误会的事情作为教训,时常挂在嘴边。那一次林父林母准备结婚,要到街上拍婚纱照,林父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结果还没有到照相馆,就看到一个小偷正偷了一个行人的钱包,转身就跑。

    身为军人的林父,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二话不说甩下林母就追那小偷去了。最后追了小偷好几条街,还和小偷扭打在一块,身上刚买的贵重西装都破了脏了,才将钱包给抢了回来,并且将小偷扭送到警察局。可是到了警察局以后,失主却反而误会林父是小偷,直到警察验明了身份之后,才还了林父的清白。

    不过,就因为这件事,林父和林母的结婚照显得有些不搭。因为本来林父和林母的服装是精心搭配好的一套,花了两人一个月的工资买的当时最潮的西装和洋裙,结果林父因为这事西装破了,最后不得已只能问照相馆的老板借了一套旧西装拍结婚照了。

    “妈!老爸说的对,做不做好事和结果并没有直接关系,我们做好事是因为我们觉得那样做是对的。不能因为吃过几次亏,就觉得做好人没好报,做好事没有好下场。”

    对于父母拍结婚照的这个小插曲,林烽从小也不知道听母亲唠叨多少遍了。但是,林烽还是受到父亲的影响更多,所以不管他的能力大还是小,见到不平事都会毅然决然地站出来的。

    就好像这几天遇到的这些事情,就算林烽没有获得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的各种能力,也同样会站出来的。

    “行行行……就你们两父子有道理,老娘说不过你们。可是老娘话说在前头,我们家就这么点家底,你们在外面做好事可以,别把这些家底给败光了就行!老娘不跟你们说了,再不做饭,你们爷俩就得饿着肚子做好事了……”

    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林母发现没办法说服这对倔驴父子,就拍了拍手,系上围裙回厨房去做晚饭了。

    “小烽,林叔叔,你们也别怨张姨了。我妈也是这样,女人嘛!都是希望家庭安定一点,自己家别出什么事就好了,更不要去管别人家的闲事……不过!小烽,看到一中贴吧里面同学们对你的评价,姐姐是真的为你骄傲的!”

    等林母进厨房以后,罗卿卿才笑嘻嘻地说道,然后还刻意靠过来在林烽的耳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句:“你们学校的校花小姑娘还挺漂亮的,臭小子,你亲的是不是很爽?”

    原来,罗卿卿关注一中的贴吧,不仅是林烽当英雄的那几个帖子,连之前那些和校花秦嫣然的绯闻帖子,罗卿卿也都全部看到了,包括帖子里面那**烽和秦嫣然不小心撞倒地上亲在一起的照片。

    “啊?卿卿姐,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啊?呵呵……那是个误会!误会啦……不小心的啦!”

    感受到罗卿卿那一脸的醋意,林烽赶紧装傻犯愣地笑道。

    倒是林父笑着替他解围,拍了拍林烽的肩膀,很肯定地说道:“小烽!一个人,不管他的能力大小,思想品质是最首要的。不然的话,他的能力越大,对社会的破坏力就越强,害得人就越多。而我们,虽然没有什么能力,但是碰到不平的事情,该站出来就一定要站出来,也不辱‘男儿’两字!知道么?”

    “嗯!爸,我知道的。而且,我也是一直都这么做的……”

    林烽看着父亲,虽然已经不如小时候看着的时候那么伟岸和无所不能,但是父亲永远是自己心里最伟大的英雄和男人,是林烽一辈子的榜样和楷模。

    而此时此刻,林烽不知道的是,在芝安市的另一处老住宅区,他做好事送出去的神水,正被漂亮的护士姐姐刘艳茹小心翼翼地给端了回来。

    “艳茹姐,怎么回事啊?我看你从医院回来,就一路端着这一杯水……”

    到院子门口,刘艳茹也正好被放学回来的洪芳芳碰见,洪芳芳便奇怪地问道。

    “芳芳,你回来的正好。我……我找到了……”刘艳茹激动地说道。

    “找到了?找到什么啦?艳茹姐……”

    洪芳芳有些疑惑地问道。

    “神水呀!我今天又碰到了上次那个臭小子,然后让他带我去取了这一杯神水来,这一下谢姨的心脏病有救了……”

    端着纸杯的神水,刘艳茹生怕这水换了个杯子就不灵了,所以就是一路这么小心翼翼地端着回家,一滴也没有洒出来过。

    “真的?那太好了!艳茹姐,我妈这几天的起色看起来不太好,还老咳嗽,我真的怕她心脏病一发作起来,就……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洪芳芳本来因为质检试卷题目太难而低落的心情,立刻就亢奋了起来,她两眼精光地盯着刘艳茹端来的这一纸杯的神水,激动地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