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阿姨好巧啊”

    认出了李慧珠来,林烽的脑海当中却是浮现出了护士姐姐刘艳茹的音容笑貌来。那一身的护士装和气质,可不是根本没有当过护士的王老师能够扮演得出来的。

    “是呀小林,快快快回家里坐坐去,艳茹一会儿就下班了。”

    刘母对林烽那叫一个热情,主要是差不多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林烽了。自从林烽将自己的眼睛给治好以后,就没有怎么来家里坐过了。

    “啊李阿姨,这”林烽有些迟疑,毕竟,说白了他和护士姐姐刘艳茹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当时为了隐瞒李慧珠,结果就被刘艳茹拉去当了一会儿“男朋友”。

    林烽不是一个滥情的人,但却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多情的人。

    “怕什么啊快来快来刚好,今天阿姨包饺子吃,你看买了这么多韭菜,包韭菜陷的。”

    也不管林烽愿不愿意,刘母就热情洋溢地将林烽给拉回了家。

    隔壁,洪芳芳的母亲也见到了林烽,因为林烽也是她的救命恩人,便也立刻上前热情地招呼道“小林,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你不是和我们家芳芳一起在京城上大学么你可是我们芝安市的小英雄,也是阿姨的救命恩人啊”

    对于林烽的身份,洪母后来从洪芳芳的口中听说了,但是刘母却是一点都不知道,毕竟,她之前眼睛就瞎了,也不怎么爱看新闻,虽然知道芝安市有一个很有名的小英雄林烽,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人会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林烽。

    一听到洪母这话,刘母也顿时明白了过来,心里面顿时就咯噔了一下,林烽既然是才上大学的,那就比自己的女儿可小了好几岁呢

    不过,刘母转念想想,女大三抱金砖,现在社会上夫妻之间年龄差距十几岁的都有,这点年龄差距算什么呢而且,她看林烽是哪儿看哪儿顺眼,简直就是她心目中的理想女婿。

    所以,其他的一切似乎都不是问题,刘母依旧热情地将林烽给迎了进来,和林烽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通过和刘母的对话,林烽着实了解了一把,护士姐姐刘艳茹从小就孤苦伶仃,出生在这样的单亲家庭当中真不容易。不过好在现在也算是苦尽甘来,但是林烽从刘母的话语当中,怎么越听她还真的是将自己当准女婿对待了啊

    不一会儿,到了下班的时间,刘艳茹很欢快地跑了回来,在院子里就嚷着叫道“妈我最喜欢吃的饺子,做好了么”

    “呐小林,你看艳茹回来了。”

    刘母眉笑颜开,一边往锅里下着饺子,一边又冲着从门口进来的刘艳茹叫道,“死丫头,怎么还这么野一点也没有女孩子的样,今天小林可是来家做客了。”

    “啊林林烽,你怎么来了”

    一进门,猛然看到林烽也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刘艳茹瞬间心里面似乎有一块一直隐藏着的坚冰瞬间就被林烽的眼神给融化了。

    他怎么来了

    他不是去上大学了么

    他现在可是清北大学的大学生

    他现在可是坐拥百亿财产的大富豪

    他怎么还会出现在自己这贫民窟当中呢

    不是有好几个月,他都没有来找自己了么

    不是有好几个月,自己不管怎么样,都再也偶遇不到他了么

    为什么

    今天他又这样突然地出现了呢

    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一个瞬间

    一个眼神

    刘艳茹的眼睛便觉得一股酸酸的,那些都快要尘封的记忆,瞬间就涌了上来。第一次在医院见到林烽的时候,他不过是一个毛孩子,可现在看起来仪表堂堂,哦,是大男子汉了么

    好几次,自己明明很讨厌这个玩世不恭的臭小子,却偏偏又都好巧不巧地遇上了他。可是为什么,后来当自己想要见他的时候,却再也遇不上他了呢

    她听着关于他的那些新闻

    她听着街头巷角对他的议论和崇拜

    她很骄傲,替他也感到高兴。

    她锁定电视上所有有他的新闻,甚至用电脑将视频存了起来。

    一切的一切,她都关心着。

    可是,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和她再也没有关系了。

    那个人,已经远去,就好像是两条相交的直线一样,只有那么一刹那的相交,之后便更加天南海北的远去了

    有人说,最可怕的感情,便是两个人的人生像是平行线一般,永远都只能这样近距离的仰望着对方,却永远也无法和对方有那么哪怕一丝丝的交集。

    但是,刘艳茹深切地感受到,其实最可怕最悲哀的感情,反而是相交的两条直线。本来毫不相关的两条直线,因为那一个相交点有了交集,是硬生生的从对方的身体当中穿过去的,这是何等的撕心裂肺。

    可在那之后呢

    天南海北

    永远不会再有交集,甚至连相互回头遥望一眼,都成了奢望。

    曾经,刘艳茹以为,自己和林烽之间,应该就是像两条相交线一样,短暂的相交之后,便再也不会有所交集。

    她也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暗示,说着林烽的那些成就,仰望着林烽的身价,再看看自己,不过是一个长得还过得去的小护士罢了。几次巧合的遇见,说过的话,也许还不到一千句不可能五百句都不到。

    这样的相交,也许连缘分都谈不上吧

    刘艳茹常常在深夜里,流着泪的时候,就这样嗤笑着自己。

    是自嘲

    是安慰

    是自卑

    亦或者是无奈之下的放弃

    不管是什么,一切似乎对她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她在学会忘记,学会将心冰冻起来,像个冰块,因为这样一来,心就不会再因为想起他而流血。

    可偏偏,就在她觉得自己已经能够忘记他的时候,毫无征兆,毫无预料,眼前,是梦么还是说,是自己出现幻觉了他,真的出现了么

    就是这么一刹那的眼神交汇,刘艳茹的心里面已经沧海桑田。

    要忙的事情差不多干完了今天晚上加把劲儿,把欠的更新还了不过依旧会干到很晚大家明早起来看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