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咦?她是……那天那个漂亮的护士姐姐?怎么这么巧,又被她撞见了?”

    听到有人喊,林烽本能地歪过脑袋一看,便瞅见在夕阳的余晖之下,身着白色护士装,踩着小白鞋的护士姐姐刘艳茹,一脸怒气又傲娇地朝着自己这边追了过来。

    “臭小子!这次再也不能让你跑了,姐姐……姐姐有事要问你……”

    刘艳茹急匆匆地跑了上来,红扑扑的小脸和夕阳两相辉映,显得格外的可爱和漂亮。而在刘艳茹的身边,还紧跟着追上来了一个白大褂医生方德峰。

    “护士姐姐,我没跑呀!你又没欠你钱,嘿嘿……你追着我做什么啊?”

    看着这一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奇怪组合,林烽微微一笑,翘着脚尖说道。

    “前两次都被你跑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你不准再偷偷溜走!姐姐我要……”

    此时的刘艳茹,注意力都在林烽的身上,忽视了旁边也跟着追上来的白大褂方德峰。所以,当她正怒气冲冲和林烽说话的时候,一旁的方德峰就一副很老成的样子掏出一张一百块的钞票,递给林烽道:“小子!又惹你姐姐生气了是吧?这一百块给你,以后别成天让你姐姐操心!”

    想当然的,方德峰以为穿着一中校服的林烽是刘艳茹的弟弟,所以他想要追求刘艳茹,就想着先博得林烽这个“小舅子”的好感。

    “给我钱?还姐姐?这……”

    看着面前的一百元大钞,林烽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了。心道今天这都是怎么回事啊?一个是才见过两面的护士姐姐,不明所以地就一脸怒气冲冲来找自己算账。另一个白大褂的猥琐医生,自己连见都没有见过,竟然一见面就塞钱过来,这算什么意思呀?

    同样有些莫名其妙的刘艳茹,静下来仔细一想,就笑了,摆了摆手,冲着方德峰说道:“方医生,你弄错了!这个臭小子,他不是我的弟弟。我是家里面的独生女,没有弟弟的。”

    “不是你的弟弟?那他是你什么人?哼!艳茹,他竟然敢惹你生气,看我怎么帮你出气!”

    说着,方德峰就眼睛突突的,卷了卷袖管,一副一言不合就马上要和林烽干架的架势。

    “你别激动呀!方医生,我和他根本就没有……”

    话刚说到这里,刘艳茹刚想说自己和林烽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时候,突然心生一计来,自己不是一直很烦这个方医生么?但是碍于他父亲是副院长,不知道该怎么样拒绝他的追求,现在眼前的林烽,不就是最好的挡箭牌么?电视剧和里面,那些女主角不都是拉来一个冒牌的男朋友,用来让像方德峰这样死缠烂打的追求者死心的么?

    考虑到这一点,于是乎,话都已经到嘴边的刘艳茹立刻转换了姿态,从刚刚一副母夜叉怒气冲冲的样子,瞬间变成了温柔体贴的小女人,还是穿着护士装********的,一个健步上前,轻轻地挽住了林烽的手臂,甜甜地叫了一声:“亲爱的,你怎么才来呀!人家等你接我下班呢!”

    “亲爱的?接你下班?这……这又是什么状况啊?”

    还没有想清楚刚刚白大褂方德峰是怎么回事,林烽这又莫名其妙地被漂亮的护士姐姐刘艳茹给挽住了,尤其是被她这娇滴滴温柔地在耳边一叫,就更是浑身都有些不对劲起来了。

    “什么什么情况呀!亲爱的,人家这不是等你来接的么?”

    娇滴滴的刘艳茹,一点也不像刚刚那个怒气冲冲的护士姐姐,反倒还真像林烽的小媳妇。

    “等等……艳茹,这是怎么回事?你……你怎么叫这个臭小子亲爱的?”

    方德峰也懵了,看着眼前穿着校服的林烽,质问刘艳茹道。

    “刘医生,不好意思!我忘了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

    挽着林烽,刘艳茹笑眯眯地介绍道。而方德峰却丝毫都不相信,指着林烽对刘艳茹说道:“他怎么可能是你的男朋友,明明……都还穿着高中的校服,就是一个高中生,你可别以为我这么好哄!”

    “高中生怎么了?我们……我们就是从小订的娃娃亲,他不止是我的男朋友,更是……更是我的未婚夫呢!”

    刘艳茹立刻就恢复了那泼辣的性子,整个人依靠在林烽的身上,抢话说道。

    “我和这个护士姐姐有娃娃亲?我自己怎么不知道?”林烽这下就更是傻了,被刘艳茹的话震得一愣一愣的。

    “你……艳茹,你……这都是什么年代了,你们家怎么还闹出一个娃娃亲来,也……也太封建了吧?”

    这一下,方德峰也没什么话好说,憋了半天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可是,立刻又被刘艳茹给挡了回去:“娃娃亲是封建,可是我也喜欢他呀!这不是两全其美么?所以,刘医生,你人这么好,医院里面漂亮的小护士又不止我一个,你会找到属于你的真命天女的!”

    在圆谎的同时,刘艳茹还不忘给方德峰补上了一张好人卡,这一下就彻底地让方德峰无话可说了。饶是他的脸皮再厚,也没理由在此种情况下再继续纠缠着刘艳茹,只好红着脸一副不爽地对刘艳茹和林烽说道:“那……刘护士,我……我祝你们幸福!”

    说完,方德峰就头也不回地蹬蹬蹬跑回医院里面去了,显然是通过这件事,对追求刘艳茹已经死心了。

    “呼……终于摆脱了这块粘人的牛皮糖啦!”

    见方德峰终于死心地离开了,刘艳茹彻底地松了一口气。这个方德峰是医院副院长的儿子,三十多岁却一事无成,只能凭借父亲的关系,在医院的儿科混个主治大夫的工作。而且最近方德峰一直纠缠着她,像一块牛皮糖怎么也摆脱不了。

    可是,她才摆脱了方德峰,身边一个幽幽的声音便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哎!那个什么……护士姐姐,你好像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吧?我们有娃娃亲?我怎么不知道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