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晚八点,林家的别墅内可以说是真热闹了!

    以往一般这个时候,林父林母早就已经在英雄食府吃过回来,林烽也不在家,整个林家基本上就是冷冷清清的。而只要林烽不在,李雨彤一般也都不会来林家这边。

    难得今天林烽回来了,而且还带了萧霓裳回家,加上李雨彤和罗卿卿,这叫一个热闹啊!

    “吃饭了?阿姨,你们英雄食府的菜就是好吃。”

    在林家,萧霓裳完全是扮演了一个乖乖女的角色,丝毫也看不到从前那个疯丫头的一丁点影子。这一点倒是让林烽觉得十分纳闷的,暗道还真的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连疯丫头都能展现出这样乖巧的一面来,这个世界简直是欠了疯丫头一个奥斯卡了。

    “你们以后在京城也很快就能吃到我们英雄食府的菜肴了,京城的分店估摸着马上就要开业了。”

    林母乐呵呵地说道,然后又对儿子林烽道,“小烽,京城那边分店的事情,怎么样了?”

    “妈!我才去京城十几天,都忙着军训了,哪儿有空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啊!不是有大伯和姑父他们在弄么?”林烽撇撇嘴道。

    “你大伯和姑父两人做事,我有点不放心啊!”林母有点担心道。

    “贵珠,有什么可担心的,他们在京城还不能比我们熟么?再说了,有彤彤姑娘在把控着,出不了什么事儿。”林父补充说道。

    “彤彤姑娘最近都在忙我们芝安市天姥峰这边的建设,哪儿有空管京城啊!”林母又道。

    “张姨,这些天我的确抽不出空来到京城去,不过我已经让我家族的人帮忙料理了和打点关系了。”

    说到这件事,李雨彤就有些歉疚地说道。

    “张姨,我说你现在操心这么多做什么呢?天塌下来都有臭小子在,我看你就老老实实在家里面吃喝玩乐,当你的太皇太后好了……”

    罗卿卿笑嘻嘻地插嘴道,然后又瞪了瞪林烽道,“臭小子,你也是的!都长大了,这些事情理应该是你来料理的,怎么能还让张姨挂心呢?”

    “卿卿姐,再怎么说,我还是个大学生呢!哪儿那么多时间去做生意啊?”林烽夹了一口菜,反驳道。

    “哎哟!你还有理了?一口一个学生的,学生有空泡妞,就没有空打理公司咯?”罗卿卿醋溜溜地说道。

    此时,这整个大饭桌上,林父林母是坐在一起的,李雨彤陪在林母的旁边,林烽坐在正当中的位置,萧霓裳在左手边,罗卿卿在右手边。

    从一开始坐下来吃饭,罗卿卿其实就已经很自觉地摆出了女主人的姿态来,毕竟她和林家是十几年的邻居了,平常又都在这个家里面住,自然而然算是她的主场了。

    所以,萧霓裳从一开始很识趣地在饭桌上并没有和罗卿卿正面交锋,甚至于和罗卿卿一句话都还没有正式说过。

    但是,林烽心里面可是知道的,这左右两边是一边一个炸药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引爆了。

    “林烽,英雄食府有这么好的手艺和美味佳肴,在京城开连锁的高级餐厅酒楼的话,绝对会非常受欢迎的。刚好我们萧家在京城的产业也不少的,到时候,我可以让爷爷安排,拿出几个黄金位置的酒楼铺位来……”

    从小就在世家里面混的萧霓裳,处理人际关系起来,可是丝毫都不必李雨彤弱多少,而且最知道要怎么样说话和表现更能够讨长辈的欢心了。

    这些话,表面上萧霓裳是说给林烽听的,实际上却是说给林父林母听的。果然林母一听到萧霓裳拿出了背后萧家的这些资源和势力来,立刻便也眉开眼笑地说道:“霓裳,阿姨听说你们萧家在京城可是定有面子的啊!是有头有脸的大世家?”

    “其实也没什么的,阿姨,我们萧家就是在京城混的日子久了一点,在政界和商界都有比较好的关系和人际网络而已。”

    萧霓裳表面上很谦虚地这么说,但是实际上,却已经达到了她的目的,把萧家的势力当做了是自己在林家争宠的一个资本了。

    而听到萧霓裳和林母的这些沟通,罗卿卿顿时就一脸不高兴和自卑起来了。她的家境如何,林父林母是最清楚不过了,什么势力和资源都没有,比起萧霓裳这样的千金大小姐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所以,在萧霓裳说这些话的时候,罗卿卿胸口被堵着气,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狂吃菜。

    “好了!疯丫头,你就别谦虚了。你们萧家算是京城的第一世家,老爷子人也挺不错的。但是,这生意场上的事情,还是算清楚一点好。我们的英雄食府好像已经物色到了好几个酒楼了,暂时不需要你们萧家的帮助。”

    对于在场几个女人的心理反应和动态,其实林烽的心里面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现在他才总算是感受到了古代皇帝的痛苦,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听起来是坐拥齐人之福,实际上成天听到这些女人争风吃醋,明争暗斗,真的是有些生不如死啊!

    不过,萧霓裳和罗卿卿还算是好的了,她们虽然都会吃醋和斗嘴,但是心地都还纯良,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是呀!霓裳妹妹,其实你们这些京城的世家有什么好的啊?没看电视上每天都在报道,京城的空气污染指数基本上每天都是重度或者中度,哪里比得上我们芝安市的山清水秀啊!想当初,臭小子只有这么高的时候,我们一起跑到后面的小溪里面去捉小鱼小虾……那个时候,水还很浅,臭小子就经常脱光了衣服裤子玩水……”

    既然拼家世和势力说不过萧霓裳,罗卿卿就故意将话锋一转,说起了许多自己和林烽青梅竹马的那些趣事来。

    “是呀!卿卿,我就说小烽那个时候,怎么成天身上湿哒哒的回来,原来是和你一起跑去玩水了啊?”林母也笑哈哈地说道。

    “那些都是小时候的事儿了,其实也没多大意思。对了,阿姨,我给你们说说我和林烽在清北大学军训时候的事吧?”

    萧霓裳不服气,瞪了瞪眼,又开口说道,想要扳回一城来。

    “张姨,你还记得么?臭小子小时候有一次把家里的一个大碟子给摔碎了,怕您打他吓得都离家出走了,最后还是我把他给找回来的呢……”罗卿卿也不甘示弱,又是一件一件和林烽小时候亲密的故事说出口来。

    你一句!

    我一句!

    你来!我往!

    二女在饭桌上说得不亦乐乎,都纷纷绞尽脑汁,想要将对方给拼下去。这可苦了夹在中间的林烽了,他根本就插不上嘴了,连带着林母也觉得这气氛太不对劲儿了。

    敢情,萧霓裳和罗卿卿这两女孩不动手,文斗起来却更加可怕得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