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不是吧?飞哥,你们家有好几家公司,资产都过亿了,在京城还排不上号?”

    “过亿的资产,还够不上三流世家,这二流世家……那还得了?”

    “飞哥!那我们如果真的和冲哥搭上线了,岂不是说,我们毕业以后的工作问题,根本就不算事儿?”

    ……

    宿舍里其他的几个男生,大部分都是来自其他的省份,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 他们都以京城的王飞马首是瞻,一方面是因为王飞长得魁梧,为人也豪爽大气,另一方面就是因为王飞是京城人,而且透露出他家里在京城有好几家公司,资产都是过亿的。

    在他们的眼中,王飞无疑就是那种只可能在小说和电视剧上出现的京城阔少了。对于王飞,他们已经是够羡慕的了,可是却没想到和那一位武术社的慕容冲比起来,王飞根本就不算什么。

    如果真的能够和这样的京城阔少搭上线,对于他们这些来自小城市的学生来说,毕业了以后还有发愁工作和发展问题么?

    现在的人都比较现实,尤其是在这种大学生遍地走,研究生多如狗的时候,一个大学应届生还不如一个农民工赚的多呢!这里也不是贬低农民工或者大学生,而是现在的就业市场就是这样,大学扩招之后,教学的水平和能力没有上去,市场的容纳度也有限。

    反倒出现了用工荒,工地上搬砖的一天都赚好几百块,反倒是大学毕业生去实习一天连一百块都很难拿到。

    再加上很多大学生低不成高不就的心理,就更是导致了整个就业市场的供求问题,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越来越多。

    以至于像他们这些刚刚上大学的新生,都开始担心毕业以后的就业问题了。毕竟,京城师范大学虽然也算是重点大学,可在各种牛逼学校遍地走的京城,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特别好的大学。

    如果真的能够在大学期间多结交一些人脉关系,多认识一些京城的阔少和世家子弟,以后不管找工作用不用得上,只要抬出对方的名头说我和某某世家的某某少是同学或者朋友,也能够增光不少的。

    现在很多人就是这么势力,基本上都唯利是图,眼中看重的只有“钱”、“权”、“关系”和“地位”等等。

    基本上,有钱有地位就能代表一切,在人群当中就容易受到人们尊敬和羡慕的目光。

    王飞就是这样,他以前就是念贵族学校的,家里面也有些钱,好几家公司。开始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家特别牛逼,可是后来接触的了京城的上流社会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自己家的那点资产,不过是人家入流世家的一个小指头而已。

    遍布京城大大小小的世家,哪怕是最末流的一个小世家,也不是他王飞惹得起的。关键是,这些世家不仅仅是有钱那么简单,人家还有传承有地位,都是传袭古武下来大世家。

    所以,从那以后,王飞稍微和收敛一些自己狂傲的个性,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是也更加注意要巴结所有可以巴结到的古武世家子弟。同时,对普通人就更加看不起了。

    考上京城师范大学以后,王飞便打听好了,京城慕容家的三少就是学校武术社的社长,他便千辛万苦地搭上了线,想要和慕容冲混熟了。结果,人家慕容冲根本就不鸟他,没将他看在眼里,这让一心想要攀高枝的王飞内心很受伤。

    但是,没过几天,好事就来了。那之前看不上王飞的慕容冲,竟然派人主动来找他了。原来,是慕容冲看上了一个叫做田云云的新生,可是偏偏这个田云云从高中就自带一个男朋友一起上大学。

    这个男朋友不是别人,正是王飞同一个宿舍的张真。慕容冲在几次追求田云云表白失败之后,便开始筹划着要想办法拆散张真和田云云,这样自己才有机可趁。

    以慕容冲对田云云的了解,让田云云主动和张真说分手难度太大了,刚好他又发现田云云男朋友张真是和王飞一个宿舍的,于是乎,慕容冲便找来了王飞,很明确地告诉他,只要他帮自己搞定了张真,让他在田云云面前丢脸,让他和田云云分手,那么他就勉强接受王飞跟自己混。

    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一心想要挤入京城世家阔少阶层的王飞,岂能放过?所以,从那一天以后,王飞便联合了宿舍里的其他几个人,开始针对张真。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将张真往死里面欺负,欺负到张真精神失常,欺负到张真觉得自己都不配谈恋爱了。

    “飞哥,原来这个冲哥这么有来头啊!也怪这真仔太倒霉了,女朋友竟然被冲哥这种等级的看上……”

    “要不我们明跟他说呗!让他将女朋友让给冲哥好了,反正那么漂亮的女孩,跟着真仔,我觉得就是暴敛天物。”

    “老大!你说要不我们就直接威胁真仔和他女朋友分手呗!怎么样?这样见效快……”

    ……

    “你们懂个屁!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刚刚这小子还敢朝着我吼,还敢推我……一会儿他再进来,狠狠地再修理他一顿。”

    王飞却是不着急,其实他心里面还挺感谢张真的,正是因为有他的存在,才让自己有了这么一次巴结和取阅慕容冲的机会。

    而此时,拿着一大盆臭烘烘衣服跑到厕所去的张真,看着镜子里那头破血流鼻青脸肿的自己,心里面真的是委屈得不行,彻底地哭出了声音来。

    “没用!”

    “真他妈没用!”

    “张真,你就算个屁!”

    “窝囊废!被人揍了,连反抗都不敢……”

    ……

    握紧了拳头,张真一肚子的火,一肚子的气,一肚子的委屈却无处撒,他心里面这个恨啊!他恨自己是这种窝囊废!他恨自己连动手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我要是和疯子一样会武功就好了,我就……就揍他们丫的!疯子啊!疯子……我怎么就那么懒,我应该让你好好教我几招的,这样我就……我就不会被人欺负了……”

    揉着臭烘烘的衣服袜子,张真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此时此刻他真的是无比想念林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